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23章 哪来的平等(感谢书友:“秦Leaf”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523章 哪来的平等(感谢书友:“秦Leaf”成为本书新盟主)

“大明的储君今日上了第一节课。”

“本官觉着自己就站在风口上,下一次大风兴许就会被吹飞了,所谓的首辅……”

太阳很暖和,气温很适宜,让人觉得凉爽。

这是一年之中和秋季并列的最好时光。

可秋季肃杀,所以对于六十一岁的杨荣来说,他更喜欢生机勃勃的春季。

杨士奇在等待着老家儿子的回复,最近有些惆怅,所以精神不大好。

“谁知道他教了什么?估摸着是吹嘘科学吧?”

杨士奇失去了往日的镇定,杨溥看了他一眼,说道:“肯定是,他需要让殿下记得科学的好,然后……弄不好还会贬低儒学。”

黄淮摇摇头道:“那是在动摇的大明的根基。等殿下长大后,他将如何适从?陛下不会允许方醒胡闹。”

杨荣看着外面的阳光,说道:“幼孜还是没来。”

政事堂又渐渐的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翻动纸张的声音。

朱瞻基同样在忙碌着,直至看到了一份奏章。

奏章是宗人府的,提及了汉王在外可好等问题,虽然啰嗦和隐晦,朱瞻基还是知道了他们的想法。

“告诉他们,汉王在华州很好,有奏章跟着兴和伯回京,抄录给各地藩王。”

目前大明还在头痛的事就是藩王。

在士绅们的特权被取消之后,各地对藩王也没怎么客气,该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别跋扈,否则本官弹劾你。

从朱瞻基登基开始,藩王们的好日子就结束了。

朱高燧上个月来了奏章,说自己在封地的各种煎熬,地方官也不尊重等等。

藩王们都不满意,可大明武功鼎盛,没人敢造反,于是他们就难免牢骚满腹。

于是朱高煦的出海就引来了不少关注的目光。

一部分藩王觉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大不了去海外找个地方,虽然条件差了些,可却不用在中原装孙子。

而大部分藩王都很纠结。

习惯了富贵安逸之后,让他们去蛮荒地区重新开始,那和流放并无二致。

于是他们望向了京城,望向了皇帝。

真要流放我们吗?

于是快马出城,奔向各方。

朱瞻基依旧在处理政事,直至天色微黑。

“陛下,用膳吧。”

俞佳带人进来点亮了蜡烛,朱瞻基放下毛笔,然后揉揉眼睛。

“太子呢?”

“殿下早就回了坤宁宫,说是很高兴。”

俞佳觉得杜谦真的是个蠢货,教授了太子那么久,竟然比不过只是上了半天课的方醒。

“今晚吃火锅吧。”

朱瞻基觉得有些冷,从骨缝里渐渐溢出来的冷气让他微微皱眉。

吃完晚饭后,朱瞻基去了后宫。

他现在很少去坤宁宫,去的话也只是看看两个孩子。

帝后的关系已经变成了冰块。

外界对此多有揣测,但是随着太子之位的尘埃落定而慢慢淡去。

除非胡善祥突然去了,否则孙贵妃的儿子就没有机会。

所以那些人才用了各种手段,甚至叩阙的更多原因就是方醒占据了太子老师的位置。

在许多人的眼中,这个位置谁都可以,就是科学不行,方醒不行。

等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女人后,朱瞻基的心情就轻松了些,然后在灯火下微微一笑。

孙氏也微微一笑,两人渐渐走近,然后并肩进了里面,里面随即就传来了孩子的欢呼声。

俞佳站在外面看着这一幕,低声道:“哪来的平等,就算是皇后也只能冷着。”

他看了一眼坤宁宫方向,嘴角微微翘起。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服侍下一位帝王,也就是说,等皇帝驾崩之后,他要么就随着一起去,被赞一声忠仆;要么就只能学孙祥,去守墓。

孙祥的结局很平淡,安纶出面去收殓了他的尸骸,然后悄然去恳求皇帝,只求让孙祥在天寿山的某一个地方入葬。

可这个要求并未得到同意,于是安纶就找了另一个地方。

一番折腾下来,让宫中不少人都在羡慕着孙祥的际遇。

而安纶的形象在此次之后也变得好了不少,只是却越发的沉默了。

俞佳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是什么样的,可却很忧惧。

他不年轻了,每年冬天他的身体就会做出反应,很难受。

看着那些年轻的太监宫女们,他总是会多停留一瞬,然后感慨着。

可随即他就会充满了斗志。

黑夜中,他目光炯炯,丝毫没有忙碌了一天的疲惫。

等皇帝睡下后,俞佳才能休息。

回到住所,一个宫女已经打好了水,然后伺候他洗脸洗脚。

水微微发烫,泡脚很舒服。

等水渐渐有些凉了时,一直在为他按摩脚丫的宫女抬头道:“公公,擦干吧?”

俞佳嗯了一声,宫女就把他的脚提出来,然后用毛巾擦干。

“有些冷。”

俞佳闭上了眼睛。

宫女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揭开了衣服,把那双大脚放在了自己温软的怀里。

过了半个时辰,打盹醒来的俞佳赶走了宫女,然后在床上睡下。

他只能睡两个时辰,然后就醒了。

洗漱之后,他急匆匆的赶到了孙氏的寝宫外等候。

那些太监宫女都已经换过班了,见到他来就纷纷谄笑着。

等皇帝出来后,皇宫中的一天才算是正式开始。

而土豆的假期也结束了。

他有足够的时间回去销假,可方醒却在他吃了早饭之后就把他赶走了。

出了方家,他打马进了城,一路往冯霖家去。

等到了冯家时,他拎着一个小包袱敲门。

“你来做什么?”

开门的是冯霖的嫂子杨氏,作为‘大户’人家的闺女,嫁进来后还要抛头露面做事情,让她的情绪非常糟糕。

等看到是土豆后,她就不耐烦的道:“没见谁整日往别人家跑的,下次再来就叫别人开门。”

土豆笑了笑,看在冯霖的面上忍了一下。

而杨氏的怒火来自于冯翔去年乡试的失败,让她觉得自己所嫁非人,顺带连父母的眼光都怀疑上了。

进了里面,土豆在屋外朗声道:“小子方翰,请见先生。”

“小方来了?进来,看看老夫的这幅画如何。”

侧面的书房传来了冯有为的声音。

土豆进去,杨氏在外面嘀咕了一阵,稍后冯霖买菜回来了,杨氏只是勉强笑了笑。

“嫂子,我哥还在读书呢?”

冯霖笑眯眯的问道,杨氏勉强点点头,姑嫂就此分开。

“好!这鸟儿灵动,先生,这画可以当做传家宝了。”

冯霖听到了土豆声音,就在外面说道:“你又不懂画,胡乱哄我爹。”

她的声音清脆,里面静了一瞬,然后冯有为笑道:“好好好,这画就送你了。”

“多谢先生,小子下次休沐再来请益。”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