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16章 大明不是你的试验品

第2516章 大明不是你的试验品

方醒来到了政事堂,这是他第一次造访这里。

“诸位大人辛苦了。”

方醒笑眯眯的拱拱手。

里面的几位辅政学士惊讶了一下,然后杨荣起身相迎,说道:“兴和伯可是稀客,快请坐。”

这不是什么稀客不稀客,政事堂就是处理政事的地方,到目前为止就没见到有勋戚来过。

方醒笑了笑,对杨士奇说道:“方某有些事想和杨大人谈谈,不知可方便吗?”

杨士奇以为他是来找自己谈政事,就起身道:“那就到外面走走吧。”

两人前后出去。

出了政事堂,等周围无人时,方醒才问道:“杨大人,贵公子可好?”

杨士奇愕然道:“谁?”

方醒这才想起老杨不止一个儿子,就说道:“杨稷。”

杨士奇问道:“犬子一直在老家,兴和伯这是听到了什么?”

方醒再次看看左右,说道:“杨大人,去问问吧。”

他拱拱手就准备回去,杨士奇一把就拽住了他,用力之大,让方醒都觉得小臂剧痛。

他看看自己的手臂,杨士奇这才放开手,歉然道:“老夫失态了,只是想问问兴和伯,犬子可是有什么不妥吗?”

方醒摇摇头道:“杨大人,贵公子在家乡好像有些跋扈,去问问吧。”

杨士奇闻言就皱眉道:“犬子安分老实,兴和伯怕是误解了吧?”

方醒想起多年前在扬州的事,就再次说道:“杨大人,方某建议还是去问问吧。”

杨士奇既然固执,那么方醒也无话可说。

他拱拱手,不等杨士奇再纠缠就走了。

稍后他出现在了乾清宫。

“你认为八九不离十?”

朱瞻基有些震惊,更有些不满,但更多的却是盘算。

方醒知道他在盘算什么,他在盘算杨士奇如果下去之后,能用谁来替代。

“对。”

方醒觉得该来给朱瞻基报个信,让他有些心理准备。

“人命啊!”

朱瞻基一下就靠在椅背上,然后握拳,用拳眼敲打着眉心。

方醒知道这是在给朱瞻基出难题,但也只能交给他了。

当年在扬州时方醒就收到了杨稷不安分的消息,可他当时却是满目皆敌,所以就想留着当杀手锏,关键时刻对付杨士奇。

可后来这个暗招却用不上了,方醒自己也忘的一干二净,直至现在。

现在事情闹大了,按照沈阳的说法,杨稷大抵是跋扈的没变了,在老家甚至还沾上了人命。

地方官呢?

方醒在想着这个问题。

地方官难道就没有发现吗?

方醒觉得不可能,那么就是地方官渎职了。

“此事暂且压下,等消息。”

现在需要的是确认!

辅政学士就那么几人,没有空缺的话,后面那些有资格接任的官员们都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仰慕嫉妒恨也没用。

若是有人坑杨士奇一把呢?

所以方醒和朱瞻基都觉得此事需要确认。

出了皇宫之后,方醒去了五军都督府,把此行的各种情况都转述了一遍。

这是规矩,哪怕有奏章呈上,可在军中的宿将眼中,当面交代会更直观,哪怕只凭着看神色就能多判断出一些问题来。

孟瑛带着一干老将在听着,等听到鞑靼部已经全部变身为牧民后,就问道:“阿台放弃野心了?”

方醒说道:“不知道,不过他肯跟着进京,再大的野心也是白费。”

孟瑛狞笑道:“去年你不在的时候,本候就建议陛下,准备让阿台过的更好些,如今看来却是多虑了。”

“就是,让他待在那里就是个隐患,早日处理掉,大明就早日能收了那些牧民的心。”

如果阿台在这里的话,大抵会觉得骨头缝里都在散发着寒气,然后逃的远远的。

“华州是个好地方,作为大明海疆的屏障,诸位怎么想?”

孟瑛再提了个问题,却无人回答。

方醒也不想回答,他起身道:“此事陛下并无看法。”

说完他点点头,准备回去。

孟瑛起身送他出去,出了大门后,才告诉了他一个消息:“阳武侯不行了。”

瞬间方醒的心情就坏到了极点。

孟瑛知道他的心情,就说道:“阳武侯七十多岁了,御医说他的身子骨算是好的,否则早年的沙场征战就能让他少活十年。”

方醒心情沉重的出了城,随后方家庄就对外放话,说方醒的身体不大好,要休养一阵。

整个北平城都在说着皇帝的恶犬回来了,会带来腥风血雨,所以得了这个消息之后,那些人都额手相庆。

可在方家的书房里,说是要休养的方醒却在接待客人。

“……大概是忌惮山长您,所以书院出仕的学生他们没敢弄,但是那些自学科学的小吏被弄下去不少,大多是被污蔑的。”

解祯亮有些愤怒的道:“当时在下就去求见杨荣,杨荣说会给陛下说此事,可过了许久,依旧没动静,可见他们都是一伙的。”

“别急。”

方醒心中的火气在往上冲,但他知道不可盲动。

可解祯亮却是气得不行:“山长,十余人被打残啊!”

方醒的眼睛一下就红了,边上的解缙干咳道:“德华镇定,镇定!”

方醒压住杀气说道:“解先生,我已经很镇定了。”

解缙也六十多了,不过看着身体和精神都很好。

他缓缓的说道:“开始老夫也不知道你出去的因由,等东厂的人对国子监下手之后,老夫才知道这些都是陛下的局,你们都只是棋子而已。”

方醒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是的,从我出去示弱开始,陛下就在下棋,随后的叩阙更是一局大棋,可最终……如果是持功利的态度,那我认为很好,不能再好了。”

解缙觉得他的情绪不对头,“革新要步步推进,若是等到陛下……的那一日科学依旧不能和儒家抗衡,德华,你就是在为大明埋下祸根,崩乱的祸根!汉末的乱局就不远了!”

方醒辩驳道:“不会出现那种局面,陛下必然会长寿!”

“愚蠢!”

解缙的厉喝连接着剧烈的咳嗽,让解祯亮都担心了,急忙过去劝道:“父亲喜怒,千万保重身体。”

方醒赶紧倒了一杯热茶过去,解缙接过喝了一口,然后才慢慢的缓了过来。

“这里的问题,回头让御医开个方子,趁着春季的机会治好他。”

方醒指着自己的咽喉下面一点说道,可解缙却不领情,继续批驳道:“你在拿大明做你的试验,如同那些物理化学的试验,可物理化学的试验失败了没什么,但是大明呢?你在冒险!”

他气咻咻的道:“老夫早就想跟你说了,科学从开始到现在都是在夹缝中求存,靠的是帝王的支持。可帝王能支持多久?”

“一旦失败,大明内部就会迎来一次清算,正如同史上无数革新失败之后一样的清算,儒家会对科学和科学子弟们展开疯狂的报复,到时候还有什么大明?”

推荐阅读: 《带着仓库到大明》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