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15章 一尚书,一学士

第2515章 一尚书,一学士

“整座北平城都在等着你发飙,可你却在家里逗弄孩子。”

张辅比方醒早回京两个多月,全程目睹了那场叩阙,所以担心方醒回来会展开报复。

可到了方家后,方醒却不在,最后还是在河边找到了他。

欢欢和无忧坐在边上看渔网,方醒和张辅在边上散步,家丁们在周围游走。

张辅居然胖了一些,这个发现让方醒有些想笑。

“你也黑了。”

张辅有些窘迫的指指方醒的脸。

方醒摸摸脸道:“到了我这个岁数,小白脸就是毛病,所以还是黑些好。”

张辅微微叹息,“土豆他们还小,所以你不能过于莽撞了。”

黑些好,那就是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陛下是底线。”

方醒的话让张辅无话可说,只得嘟囔道:“你啊你,陛下那是钓鱼呢!”

“这是决战,我不在……”

方醒有一种被朱瞻基背叛了的感觉。

张辅不知道他的想法,于是劝了一阵后,就被无忧邀请一起去起网。

“鱼!鱼!”

欢欢跟在无忧的身后欢喜的拍手。

渔网被缓缓拉回岸边,当看到挂着的鱼后,两个孩子都兴奋的不行。

无忧带着欢欢取鱼,最后得了半提篮,就跑过来显摆道:“爹,好多。”

“好闺女,好儿子,走,咱们回家做酸汤鱼!”

方醒夸赞着孩子们,无忧带着欢欢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在前方,他和张辅在后面说话。

“国子监完了,德华,得饶人处且饶人,不然又是一场风波。”

……

方醒进城了。

在回京的第二天早上,他打着哈欠出现在皇城外。

稍后俞佳亲自来迎,给足了面子。

“兴和伯这一次出行辛苦了。”

俞佳主动和方醒寒暄着,方醒也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很是淡然。

从朱瞻基登基之后,方醒就有意和俞佳、贾全这些人拉开了些距离,只是为了避嫌。

俞佳一直在等着方醒问自己宫中的事,可一直等到了方醒进去陛见前依旧无话。

他的胆子依旧大!

俞佳觉得那些说方醒出京是避祸的言论可以消停了,谁信谁就是傻子。

方醒禀告了这一路出行的情况,最后提及了跟着自己回京的阿台。

“阿台在塞外多年,功劳不小。”

朱瞻基简单的下了定义,有功,但是很抱歉,阿台此后也只能享受富贵了。

“汉王叔在华州如何?”

朱瞻基目前最关注的就是这个。

提起汉王,方醒也轻松了许多:“殿下在华州很自在,臣离开之前,殿下带着人已经出发了,准备探索出更适合定居的地方,为后期的移民做好准备。”

朱高煦的性子是绝对坐不住的,才到乌龟镇就下令清理人口,所有的壮丁都要接受操练。

其后他更是派出斥候深入内陆,然后亲自带队出发,准备在华州的内陆建立一个大型定居点。

“臣此次带回来了不少金银,都是从华州和南海诸地出产的。”

“好!只是夏元吉的身体,怕是……”

夏元吉不行了,当方醒到了夏家时,夏元吉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他坐在边上,回想着两人之间的过往,良久不肯离去。

生老病死本是规律,可方醒临走时还精神抖擞,还能骂人的夏元吉却已经再也起不来了。

走出夏家,方醒站在外面,眯眼看着蓝天。

“兴和伯。”

沈阳来了,他也胖了不少,原先阴森森的那张刀疤脸也多了和气。

这就是生活!

方醒此刻才理解了帝王为何喜欢寻求长生不老之道。

他们在进入中年之后,会看着自己的前辈不断在衰老而惶然,当这股惶然从量变转为质变后,宠信方外人就不是什么稀奇事。

“那些人频繁聚会很有钱,钱从哪来的?”

“兴和伯,是几位豪商,他们的背后有些人。”

“那些人很了得吗?”

方醒伸出手去,阳光照在手心上,暖洋洋的。

沈阳为难的道:“兴和伯,为首的一个商人……”

方醒摇摇头,目视着沈阳问道:“谁的人?”

他知道这人的来头不会小,否则哪怕是尚书也不会让沈阳犹豫。

沈阳低声道:“是杨士奇的儿子。”

“杨稷?!”

方醒几乎就是脱口而出。

沈阳点点头道:“杨稷一直在老家,这次有江西豪商在里面搅合,商人已经拿下了,可他供出来自家的生意里有杨稷三成的股子。”

方醒捂额道:“杨稷可掺和进来了?”

沈阳迟疑了一下,“不知道,那豪商供认杨稷掺和了叩阙之事,可却没有书信的证据,还说什么看了信之后,送信人当即就把信给吃了。”

方醒差点想捧腹大笑,他摇摇头道:“杨稷不可能那么傻,还吃书信,那不是扯淡是什么。”

沈阳也失笑道:“锦衣卫传递信息都没那么夸张,下官自然大半不信,只是这个豪商就是靠着杨稷才渐渐做大的……”

方醒也有些头大了。

辅政学士里唯一不让方醒生出反感的就是杨士奇,而杨士奇对自家的儿子也是夸赞有加,每每说杨稷在老家是如何的规矩,如何的不生事。

“当年杨大人把杨稷弄回了老家去,也没安排个职位,这就是大公无私。可杨稷……”

沈阳摇摇头道:“锦衣卫收到了一些消息,说杨稷在老家不大安分,有些纨绔。”

“纨绔?”

方醒想起了有商人向杨稷买杨士奇字画的往事,而当时他提醒过杨士奇,可杨士奇却对杨稷深信不疑。

“纨绔有许多种。”

方醒面无表情的道:“有的只是喜欢出去显摆吹嘘,不务正业。有的欺压乡邻,无恶不作,你说的是哪一种?”

沈阳微微低头道:“下官……地方上有人说杨稷的手上有人命。”

“可确实?”

方醒盯着沈阳问道。

沈阳苦笑道:“下官在得知消息后就已经派人去江西查探,消息很快就能传回来。”

方醒回身看着夏府的大门,说道:“夏大人怕是不行了,杨士奇再下去,朝中就会有些震荡,时机不好啊!”

沈阳目光闪烁道:“兴和伯,那您的意思是……”

方醒拍拍他的肩膀,认真的道:“不要去揣测这些,作为锦衣卫指挥使,你需要的是判断对错,而不是去判断这人背后的势力有多大。”

沈阳拱手道:“下官错了。”

他想起了纪纲,那位可不就是从这些小处开始的吗。

而且东厂一直在想揪到锦衣卫的大错,要是被捅上去了,那就是沈阳想和杨士奇勾结的大罪。

沈阳想到这里时,不禁汗流浃背。

方醒饶有深意的道:“要站稳了。”

沈阳拱手道:“多谢兴和伯提醒。”

方醒说道:“回去吧,此事……我先去找杨士奇问问。”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