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14章 久别归家

第2514章 久别归家

家是什么?

对于方醒来说,家就是他在这个世界存在的证明。

春天的阳光照得人微暖。

方醒站在方家庄的外面,身后一个东厂的番子在说话。

“伯爷,陛下令小的在这里守着,见到您之后就请您赶紧进宫。”

方醒在看着这个庄子,突然说道:“怎么觉得有些陌生了呢!”

那番子随口道:“伯爷,离家久了就这样,小的见过那些离家十几年的,那模样就和疯子一般,大多会跪下来嚎哭。”

“是啊!”

方醒突然笑了笑:“不知道无忧可还记得我这个当爹的吗?走!”

他打马冲进了庄***子喊道:“伯爷,进宫,进宫!”

“没啥急事,明天再说!”

越接近家门口,方醒就觉得心跳的越快。

他从未远离家人那么长的时间,以至于他觉得主宅里会走出一家他不认识的人。

“爹!”

无忧的喊声里全是欢喜和不敢相信,方醒才将下马,她就一头冲了过来,然后扑进方醒的怀里哭道:“爹,你去了好久,你把我都忘记了。”

方醒冲着妻妾点点头,然后蹲下来摸摸无忧的头顶,说道:“都长那么高了,爹没忘,给你带了好些东西。”

等平安从书院赶到方家庄时,就见到方醒坐在院子里,无忧坐在他的身边,急切的追问着袋鼠为什么会有袋袋。

“父亲远行辛苦。”

平安跪下郑重行礼,方醒点点头:“起来吧,回头为父会检查你的功课。”

“爹,大哥没回来。”

孩子总是喜欢一家团聚,可土豆却在武学里,而且他已经是老生了,再过一年多就能毕业。

张淑慧说道:“土豆还有三日就是休沐。”

这话几乎是脱口而出,可见在母亲的心中,最重要的还是孩子,孩子的一切都在时刻惦记着。

“爹,大哥不能请假吗?”

无忧有些失望的问道。

“你大哥都十六岁了,去掉武学里的一年,就只剩下一年的轻松了,丫头啊!过几年你就有侄子玩喽!”

方醒说的轻松,可张淑慧却是满满的纠结。

“夫君,好些人在暗示土豆的婚事呢!”

十六岁的土豆就像是黑夜中的明灯,吸引着那些有闺女的人家。

“我儿子洁身自好,还上进,在勋戚里头可有这等子弟?聪明人自然知道谁好谁差,咱们不愁!”

吃过午饭,方醒带着无忧在庄上散步,身后跟着黄钟。

“伯爷,叩阙如今看来就是陛下的鱼饵,只等那些人志得意满时,陛下突然动手,一下就让国子监声名扫地,顺带还抓了不少士绅官员。”

“那一期的见明报上,几乎都是批驳这些所谓脊梁的文章,揭露了他们的私心,原先被那些士绅蒙蔽了的百姓都转过头来了。”

“陛下说国子监的教导出了偏差,以后要缩减学生的规模,并且学生出来之后只能从小吏做起,国子监里一片哀嚎,如今那些师生都有些慌乱,没人认真教授,也没人认真读书……”

“好些人说陛下这是故意的,是想把科学和国子监的学生们放在一起作比较,看看谁更出色。”

这些消息方醒一路都知道了不少,可黄钟说的更细致。

无忧牵着他的衣袖,很认真的道:“爹,前些天还有读书人在庄外闹事呢!然后被打了出去。”

方醒低头看看闺女,笑道:“那些都是不甘心的,只是没人敢再去叩阙,所以只能发发牢骚。”

“国子监从永乐年间就开始了没落,和科学关系不大。”

方醒觉得有些人大抵是走投无路,准备狗急跳墙了。

而在宫中,朱瞻基得了消息,不禁拍着额头道:“朕倒是忘记他出去了差不多两年,他又是个不喜做表面文章的人,罢了罢了。”

“陛下,国子监如今师生皆无心功课了。”

朱瞻基收了笑容,冷冷的道:“洪武年间,那些所谓的高才都抱着蒙元人的牌位不肯出仕,太祖高皇帝一咬牙就重振了国子监,哪怕出来的学生不合格,可一步步的教导,一颗颗人头作为威慑,总算是把大明最危险的时刻度过了。”

“永乐年间科举渐渐平稳,国子监实则就成了鸡肋,可他们还不自知,一个个都想挤进去,然后混个官来做做,这等事从此断绝,以后也不能再有!”

两名起居注官马上就记录下了这话。

朱瞻基见到他们肃穆的神色,说道:“再过几十年,这也是祖宗之法了吧,一代代帝王生灭,一代代起居注流传下去,可能看出里面关窍的有几人?”

两个起居注官都面色凝重的在记录着。

只要对时政了解的人都知道皇帝这话的震撼之处,更关键的是这话里的态度会不会延伸下去。

比如说权贵高官们致仕或是逝去之后,皇帝常常会简拔他们的儿孙。

以后这种萌荫是不是就没了?

杨荣等人默不作声,若是以往的话,他们大抵会建言一二,可现在他们没有立场去说话。

等回到政事堂后,杨士奇忍不住骂道:“那些蠢货干的好事,以后国子监就成了臭狗屎,帝王心中的垃圾堆!”

“方醒回来了。”

杨溥的话让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那个疯子回来了,陛下把他派出去那么久,这期间……科学子弟被清除了多少?”

“一百余人!”

杨荣叹道:“他们想弄方醒,可方醒不在,于是就把矛头对准了陛下和科学,下手够狠的,其中三十余人说是渎职和贪腐。”

“这是要挖根啊!”

当方醒回京的消息散开后,气氛凝滞的京城终于活跃了些。

“方醒回来了!”

神仙居的二楼,几个商人在喝酒,窗户大开着,有人一直在往下看。

窗户边的商人手中握着酒杯,不时轻啜一口。

“当初那些人可是准备要弄死他,如今那些都被陛下承受了,方醒会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不过按照目前的形势来说,陛下既然动了手,那么接下来就该是平稳,兴和伯怕是要憋屈一阵了。”

“憋屈?”

一个商人放下筷子,一脸智商满溢的优越感说道:“连陛下都要让他出去避祸,他这不是憋屈,而是走运了。”

“哎哎哎!别吵!”

这时坐窗户边的商人回头道:“莫愁带着孩子出门了,看样子是去方家庄。”

“不该是马上陛见吗?”

几个商人面面相觑,然后有人说道:“会不会是……闹翻了?”

方醒和皇帝的交情非同一般,真要是闹翻了的话,那些士绅大概要狂欢了。

几个商人有些忧郁的挤在窗户前,看着楼下大门外。

莫愁让欢欢先上马车,然后回身交代了要弟几句。

几个读书人从侧面走过,见到笑意满腮的莫愁后,他们脸上的愁云让人以为天色阴霾。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