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13章 帝王的狗

第2513章 帝王的狗

如果说儒家是大明的主宰,那么科举就是它的长子,而国子监就是它的次子。

国子监象征着国朝和帝王对儒学和儒家的尊重——出来即可做官,几乎就是个干部学校。

长子依旧活的滋润,只是殿试时皇帝明显的只对那些懂实务的考生感兴趣,那等把文章做的花团锦簇,却言之无物的,多半是要被丢到后面去。

这个次子很牛,每每喜欢聚众闹事,褒贬时政。

而前次的叩阙就是它的成名战!

一战惊天下!

整个大明都在说着国子监学生的果敢和担当,那些士绅额手相庆,觉得有这些脊梁在,大家的好日子迟早会再次归来。

可东厂的突袭却断送了他们的希望,也让他们看到了皇帝的意志。

朕只是在逗你们玩!

当国子监的学生像狗一般被拖在长街上时,京城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皇帝这是要彻底的翻脸了啊!

那些学生还在街上时,国子监里就传来了消息,一位学生杀人跑路了。

“这是授人以柄啊!”

闫大建找到了胡濙,忧心忡忡的说道:“大人,那学生被人指认是叩阙的幕后指使,就当场持刀杀人,然后跑出了国子监。”

“抓到了吗?”

国子监和礼部屁关系都没有,可闫大建和胡濙都面色凝重。

“大人,没有,东厂的没管,轮到锦衣卫出场了。”

胡濙抚须问道:“科学对礼仪有些见解?”

闫大建看过科学的书籍,所以马上就给出了答案:“大人,科学的教科书压根就没涉及到多少礼仪。”

胡濙看着闫大建,说道:“国子监以后完蛋了,明白吗?”

闫大建点头,有些沉重的道:“叩阙就是找死,那些人想用学生的冲动来换取自己的好处,该杀!”

胡濙的眼神茫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这是科学,陛下一直在为科学铺路,方醒当年究竟是给陛下灌了什么迷魂汤,让陛下锲而不舍的为科学张目,为此不惜让国子监声名扫地。”

闫大建心中震动,不禁说道:“大人,陛下不会如此!”

胡濙抬头看了他一眼,这是闫大建第一次见到自己顶头上司的凌厉眼神。

“礼部……”

胡濙摇摇头道:“科学崇尚的是简约,直达目的,马苏和李二毛一直在蛰伏,他们在等待着什么?”

闫大建倒吸一口凉气,“怕是在等着平衡!”

胡濙赞赏的道:“没错,就是在等待着儒家和科学之间的平衡,否则一动就是错。”

闫大建已经想通了前因后果,然后颓丧的道:“陛下这是隐忍良久,却一朝暴起……”

胡濙有些疲惫的说道:“这是蓄谋已久的,陛下……这才是帝王啊!”

……

“封住了没有?”

沈阳带着人在往现场赶,街上的百姓都躲在两边,看着他们策马而过。

等到了城西的一家酒楼的外面时,这里已经被锦衣卫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沈阳下马,有人过来禀告道:“大人,冯泽就在二楼,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沈阳看了一眼二楼,问道:“为何不拿下!”

“大人,那女子却是有些名气……”

“艳名远播吗?”

沈阳一巴掌就扇倒了麾下,然后大步过去。

大门外,掌柜见他来了,就弯着腰说道:“大人,小柳和那贼子往日就喝过两次酒,那贼子一直念念不忘。”

沈阳跨过门槛,大堂里的十余人齐齐躬身道:“大人!”

沈阳看着楼梯口上面的两个手下,说道:“看看。”

到了二楼,其它房间都开着,每个房间里都有人,这是预防冯泽从窗户爬过来。

唯一紧闭房门的房间外面,几个锦衣卫正在警戒着。

“大人!”

沈阳点点头走过去,里面的冯泽大概是觉得不妙了,就喊道:“我要杀人!进来就杀人!”

“救命啊!官爷救命!”

里面有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哪怕是这等时候,那声音依旧让人觉得身子酥麻。

沈阳冷冷的道:“回去再收拾你们!”

在锦衣卫的眼中从未有什么人质的牵累,只要是确定要动手,那就算是山崩地裂了也得拿下。

沈阳走过去,伸脚用力的一踹。

“嘭!”

房门被踢开,来回摆动了一下。

室内是标准的青楼摆设:一桌一椅,外加一张床和梳妆台。

冯泽是个英俊的年轻人,可现在他却把一把短刀架在身前女人的脖子上。

那女人不算美,但那双眼睛却有些勾人。

少年喜欢美女,而那些老家伙们却喜欢更多的诱惑,比如说眼神,或是气质。

沈阳的目光在女人的脸上一扫而过,然后盯住了冯泽,问道:“你可知自己的身份?”

冯泽惊惶的在看着门外的那些锦衣卫,然后说道:“我是国子监的学生,是你们逼迫的,是你们逼迫我杀人!”

那女人绝望的看着沈阳,轻声道:“大人……救命。”

冯泽把短刀压紧了些,她连动都不敢动,说话的声音很小。

沈阳看看左右,说道:“可有同谋?”

冯泽下意识的道:“国子监的都是……”

瞬间人影一闪,等冯泽意识到是沈阳冲了过来时,第一反应就是弃刀抱头,并高喊道:“救命……”

沈阳的脚收了回去,然后单手拎着冯泽的后领说道:“刚才有五把弓弩在对着你,你以为本官必定要拿你的活口吗?”

冯泽已经崩溃了,跪在地上哭喊道:“大人,小的是被冤枉的!是他们!是他们!”

“弄走!”

沈阳把他扔了过去,然后拍拍手,说道:“一个时辰之内,本官要看到他把自己有几个女人都交代清楚!”

……

随后消息就传了出去,国子监叩阙的领头人物被同窗揭穿后,果断杀人逃跑,然后被锦衣卫拿获。

而在最后的时刻,冯泽居然是来到了自己老相好那里,用短刀劫持了她。

这等人……

渣滓都不足以形容啊!

“说吧,本官要上次叩阙带头的那些人的名字。”

锦衣卫里,沈阳知道自己怕是拿到了头功,而东厂虽然拿了不少人,可却都没有冯泽的价值大。

锦衣卫的刑房里腥味扑鼻,各种刑具整齐的摆放着,上面仿佛带着些魔力,冯泽见了就尖叫了起来。

“是他们!是他们!”

“软蛋!”

沈阳回身出去,到了房门外后说道:“打个半死再说!”

随后里面的惨叫就延绵不断。

等拿到口供后,沈阳就急匆匆的进宫去请示朱瞻基。

“跳梁小丑。”

朱瞻基看了册子,说道:“那些人都以为朕退缩了,所以得意洋洋。无数人想看朕的笑话,他们希望朕从此就居于宫中,做一个垂拱而治的帝王,可他们却忘记了帝王是要见血的!”

他把名册放下,起身道:“既然要见血,那就别遮遮掩掩,马上动手,那些人全家拿下,兴和伯不是来了奏章,说是水师准备在麻六甲海峡以外弄个补给点吗,那边确认地方后,都丢过去!”

帝王一怒,自然是要流血的。

沈阳牢牢的记得这话,所以在遇到抵抗后,就毫不犹豫的下令斩杀了那家的全部成年男丁。

于是京城的血腥味越发的浓重了,人人都在看着锦衣卫和东厂这两条帝王的狗在横行着。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