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10章 熬日子

第2510章 熬日子

杜谦觉得自己前世一定是作恶多端,所以今生才为太子启蒙。

“殿下,武人就是要征战,要守卫边墙,如此我等才能安居乐业。”

玉米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

杜谦额头上青筋蹦跳着,握紧了手中的书,但不敢扔过去。

他转身准备去请见皇帝,一定要压住太子这股子不尊师重道的势头。

真一就在门外看着,见他出来,就说道:“杜大人,殿下昨夜没睡好。”

杜谦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大步离去。

但凡有些地位的官员都不会看得起宫中的人,胆大的甚至还敢喝骂几句。

杜谦这一路见到不少花树,春天地气勃发,有些枝头已经变成了嫩绿色。

可在他的眼中却没有半点欣赏之意,按照他和许多官员的看法,宫中就不该种植树木,免得给那些刺客什么的提供躲避的地方。

等见到了皇帝之后,杜谦就说了玉米打瞌睡的事。

“……陛下,殿下虽然年幼,可立志要趁早!”

“朕知道了。”

朱瞻基摆摆手,等杜谦走后,就与俞佳说道:“去问问。”

春天来了,大明各处工程也陆续开工,就像是一台大机器般的在轰鸣着。

户部的夏元吉在年前上奏章请骸骨,朱瞻基压住了,派了御医去诊治,可反馈回来的消息不大好。

而蹇义那边却有些奇葩,被朱瞻基拖住之后,他的身体竟然一日好过一日。只是他最近迷上了斋戒,据说已经不大吃荤腥了。

夏元吉……

朱瞻基担心的只是夏元吉,失去了夏元吉,大明就失去了钱袋子。

“夏元吉的病情如何了?”

有太监去问了,稍后回来禀告道:“陛下,太医院说夏大人的身体怕是……要熬了。”

朱瞻基的眼神冷了几分,说道:“出宫!”

朱瞻基带着人便衣出了皇宫,俞佳追上来禀告了玉米的事。

“陛下,说是殿下在念叨着……要兴和伯做先生,说杜大人很笨。”

“所以他就不想学了?”

朱瞻基有些恼火,不过通过观察,他也知道杜谦不适合做先生,只是别人他又很难放心。

一路到了夏元吉家,朱瞻基屏蔽了那些繁文琐节,直奔卧室。

等见到瘦的不成人形的夏元吉时,朱瞻基不禁问道:“才半个月没见,夏大人怎么瘦脱形了?”

跟来的御医说道:“陛下,夏大人这是在熬啊!”

夏元吉就躺在床上,面色惨白,哪怕是盖着被子,可依旧能感受到那瘦小的身躯在被子里的轮廓。

熬,就是用最后的生命力在拖延着,直至油尽灯枯。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朕不该让他修两朝实录啊!”

朱瞻基站在床边,兴许是挡住了光线,床上的夏元吉嗯了一声,然后缓缓睁开眼睛。

“陛下!”

夏元吉挣扎着想起来,朱瞻基伸手按住他的肩膀,说道:“快躺着,你的身子要好好养,万万不可妄动。”

夏元吉喘息着道:“陛下,臣自觉身体里被开了个口子,那些元气不断在外泄,越来越慢,怕是要辜负了陛下的……”

朱瞻基心中微酸,说道:“你且安心,朕稍后令太医院会诊,你自己也要好生养着,户部没了你,你让朕如何安心?”

夏元吉眼中落泪,颤声道:“陛下,臣……臣历经几代帝王,无悔了!”

朱瞻基挥挥手,俞佳带着屋里的人出去。

过了一刻钟后,朱瞻基出了卧室,眼睛有些红,说道:“仔细看。”

皇帝亲临探病,一般来说不是股肱之臣就是想让你赶紧死。

夏元吉显然就是前一种。

皇帝坐镇夏家,太医院马上倾巢出动,一时间夏家几乎都被各色人等给围满了。

而在宫中,一位嫔妃身体不适,就派人去皇后那里请示。等太医院回报时,却说是没人了。

“人呢?”

“娘娘,都去了夏大人家里。”

“夏大人?”

胡善祥虽然不管朝政,可依然知道夏元吉对于皇帝和大明意味着什么。

“太子呢?”

太医院那么兴师动众,多半是皇帝的意思,那么夏元吉多半是难熬了。

胡善祥深深的同情着夏元吉,并有些悲伤,但更多的是自己的儿子以后没有夏元吉这种股肱之臣的忧虑。

稍后玉米被带来了。

“母后。”

七岁的玉米行礼有板有眼的,而且看着有些严肃。

胡善祥见他穿着整齐,就笑着拉他过来,低声问他今天学了些什么。

玉米有些不满的道:“母后,杜先生……板着脸。”

胡善祥板着脸道:“那是先生,先生都是板着脸的。”

玉米低着头,看着有些委屈的道:“母后,兴和伯什么时候回来?”

胡善祥一怔,然后说道:“不知道。”

皇帝最近很阴郁,昨天真一护送玉米去乾清宫,回来说乾清宫的太监宫女们都是战战兢兢的,已经有三人被打了板子。

……

朱瞻基的心情是不好。

他站在卧室外,冷冷的看着太医院的人进进出出,却没人敢看自己一眼。

没有好消息,他们担心触怒皇帝,所以大家都装傻。

最后还是一个愣头青被驱使来禀告了坏消息。

“陛下,夏大人就是在熬日子了。”

这位年轻的御医大抵本事不小,可越是这般年少有为的人,在进了一个新地方之后,就会被大家所忌惮,然后疏离,并下意识的给他挖坑。

年轻的御医看着很平静,作为有本事的医生,他见惯了生老病死。

“你怎么看?”

朱瞻基突然问道。

御医想了想,说道:“陛下,夏大人这是多年积劳成疾,不然再活十年当不在话下。现如今他已经耗尽了精气,最好的法子就是顺其自然,若是吊着的话,对夏大人来说太过煎熬。”

太医院从不乏吊命的手段,在那些不得外传的秘技中,吊命排在第一位,而第一目标自然就是帝王。

朱瞻基点点头道:“知道了。”

他没说吊不吊着夏元吉的命,年轻的御医有些茫然,正想问时,朱瞻基却转身走了。

他的脊背微微弯曲,冲着在边上等候的夏元吉的家人微微一笑,然后点点头,就被簇拥着走了。

那年轻的御医觉得皇帝做事不爽快,摇着头回身,准备进去看看夏元吉。

可等他回身后,就见到那些同僚,不管是胡子花白的,还是风华正茂的,都在看着自己。

是什么眼神?

年轻的御医不知道,只记得自己当初被宣召进宫时,那些郎中的模样。

羡慕嫉妒……恨!

年轻御医心中微微舒畅,这两年的憋屈算是消散了不少。

可等进了卧室后,见到醒的炯炯的夏元吉,他的心就直往下落。

那双眼睛很亮,脸上虽然瘦,却好似有些了些血色。

这是在熬精气神,榨骨髓啊!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