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09章 跟我回京吧

第2509章 跟我回京吧

和大明的任何一个城市一样,只要有钱,你什么时候都能享受生活。

阿台轻车熟路的带着方醒找到了一家酒楼。

大年初一,酒楼里连伙计都看不到,大门也是紧紧地关闭着。

阿台带着方醒从侧面绕到了后门处。

敲门之后,一个伙计打着哈欠从里面开门,见到阿台后就点头哈腰的道:“殿下这是找香香吗?大年初一还挂记着她,真是一往情深啊!”

阿台板着脸道:“把香香叫下来,再叫两个女人。”

这人倒是有趣,竟然不问方醒就做主了。

方醒也没阻拦,他想看看这个地方的青楼事业是怎么发展的。

男女不平等的惯性到了大明依旧如故,但是如今在广西和云南这两个地方,女人的地位渐渐有些上升的势头。

这就是从交趾那边传导过来的风气,而广西和云南两地的女人又能干,当她们富于反抗精神时,两地的男人就倒霉了。连地方官员也多次发牢骚,说是辖地的女人粗鲁,地方教化很困难。

这家酒楼如内地的构造一样是两层楼,一楼静悄悄的,二楼也是。

伙计仰头冲着二楼喊道:“香香下来,再来两个。”

两边的厢房刚才没动静,这时有人喊道:“大年初一都要来,也不怕马上风啊!”

阿台正准备发怒,二楼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很是高亢。

“香香在茅房呢!”

方醒无语。

伙计看了一眼阿台继续喊道:“客人在等着呢!问她是大的还是小的?”

那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香香,问你是大的还是小的。”

稍后那女人就爆笑起来,然后喘息着道:“香香说是大的,问你们追着不放是不是想吃。”

方醒回过身去,准备去别的地方吃饭,然后就看到了钟定,还有王冀。

钟定是老熟人,而王冀却是才到了兴和这边没两年。

那伙计对阿台并不畏惧,等见到钟定和王冀称呼方醒为兴和伯时,他一溜烟就跑了。

“别处过年都放假,咱们兴和从没这回事。兴和伯不如去下官那里吧。”

钟定笑的很是从容。从一个流放人犯变成今日的兴和文官之首,他的经历在大明已经可以成为传奇了。

方醒说道:“本伯来此只是查看一番,还是住营地里吧。”

这时楼上一阵脚步声,接着一群女人蜂拥着冲了下来。

“殿下……”

“王大人,钟大人……”

这些女人操着半生不熟的大明话在招呼着。

方醒微微皱眉道:“换个地方。”

……

随后方醒就在他们的陪同下视察了兴和城内外,甚至还去了阿台那里,和牧民们亲切交谈。

“如今大家有钱了。伯爷,咱们这里养的牛羊都不愁买,商队还会带来咱们需要的东西,现在都不想去中原了。”

一个憨实的牧民带着方醒在自家的牛羊圈里转了一圈,然后又殷勤的邀请方醒等人去自家吃饭。

方醒同意了,牧民兴奋的就像是一个孩子,疯跑回去,把自己的婆娘踢打出去买菜,还把自己的三个孩子也撵出去,最后还是被方醒拉住了,才止住了他想去杀牛的冲动。

帐篷里生活设施齐全,基本上就是一个家。

“别弄那些奶,拿酒来。”

钟定出去忙碌了一阵,回来时身上带着血腥味。

“刚放翻了一头羊,还准备宰杀几只,说是要用最嫩的部位来款待您,下官阻拦了。”

方醒对阿台说道:“我已经感受到了热情,告诉他们,我们是朋友,是兄弟。”

阿台起身道:“是。”

“大明在这里的存在会一直延伸。”

方醒先定了个调子。

“在解决了肉迷和哈烈联军之后,大明的军队将会一直向着北方探索,直至天尽头。”

他看了一眼阿台,继续说道:“兴和会成为大后方,殿下,此行前,陛下挂念着你在这里为大明安抚鞑靼部多年,已经答应了你在北平定居的要求,稍后就随我一起回京吧。”

阿台的脸瞬间就白了,然后又恢复了正常。

气氛渐渐的变得有些沉闷。

稍后外面就端进来了一个火锅,羊骨头在里面翻滚着,新鲜的羊肉片在碟子里堆的老高。

羊肉很好,甚至连蘸水里都放了腐乳,这让方醒多看了阿台一眼。

钟定没有这个雅兴去迎奉上官,因为他一辈子都不可能离开这里,直至死去。

那么这一切就是阿台安排的。

这是个不错的人,若是现在大明一切安稳,方醒甚至觉得他们之间可以做朋友。

可现在却不成。

稍后陈默求见,带来了信使。

“陛下有交代,让您马上回京。”

信使居然是一个太监,这让方醒的眼中多了冷色。

“可是京城有变吗?”

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要从哪里调集兵力,然后直扑京城镇压那些叛逆。

太监被方醒眼中的杀意吓了一跳,急忙说道:“兴和伯,没有的事,陛下只是说太子殿下该学东西了。”

方醒看向陈默,陈默微微摇头,示意自己问过,但没结果。

“吃饭吧。”

这太监一路疾行,原先白白嫩嫩的脸上全是口子,手上也是,看着很是凄惨。

坐下后他先喝了一碗羊汤,然后才苦笑道:“咱家在路上病了一场,还没好就赶紧上路,就怕错过了,现在喝了一碗汤,才觉得活了过来。”

阿台很有眼力见的说是要去茅房,随后王冀也出去了,但方醒留下了钟定。

“京城什么事?”

钟定听方醒问这个问题,就有些尴尬的低下头。他觉得方醒这是在测试自己的机敏程度。

太监放下筷子道:“兴和伯,京城无事,只是陛下那日带着殿下出宫,殿下见到了那些换防出发的将士和家人告别时哭的厉害,就有些难受,说以后不打仗了,把军队全解散了。”

方醒捂额道:“这只是孩子气的话罢了,难道陛下还当真了?”

太监叹息道:“当时边上有不少人,殿下的声音不小,被人听到了。”

方醒明白了,说道:“传出去又如何?难道那些人还真把这话当做是殿下以后的看法吗?”

太监苦着脸道:“咱家不知道这个,不过宫中却有些动静,说殿下怕是有些妇人之仁……”

钟定突然起身打断了他的话,然后说去茅厕。

方醒点点头,等他走后,太监笑道:“他若是再不走,咱家回头只能让东厂的人来盯着他了。”

“说吧。”

方醒微微皱眉,觉得这事儿真是倒霉催的,但主要责任是在朱瞻基。

若是出门能保证周围的安全距离,谁会听到玉米说的话?

他能想象得到当时皇帝和太子被认出来所引发的轰动,混乱中不知道多少人趁机得了那些话,然后开始向外散播。

“陛下大怒,就收拾了一批人,只是太子殿下这个名声却有些……”

“根深蒂固了?”

太监点点头,方醒说道:“那就用事实去驳斥那些人!”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