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05章 孙长老的故事

第2505章 孙长老的故事

这两个太监就是玉米身边的武力存在,所以当玉米喊打时,他们犹豫了一下。

真一骂道:“你们都是叛逆!”

还未成年的她不知道这句话会带来什么的风暴,就冲了过去。

余珊还在想着哄哄玉米,见真一冲过来,就骂道:“贱婢也敢……”

啪!

余珊压根想不到真一敢动手,所以挨了一耳光后有些发愣。

真一单手拎住她的脖颈,然后右腿一扫,余珊就扑倒在地上。

噗!

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扑倒,但凡经历过的,大抵都会成为自己人生中最惨痛的教训。

玉米楞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欺负人,还打人,所以要打你,你可服气了?”

真一揪住余珊的头发,用力的提起她的脑袋,喝道:“殿下问话,答!”

玉米看到了一张变形的脸。

那张脸上全是青红,鼻血喷涌。

他侧身过去,说道:“叫御医给她堵鼻子,等好了再打。”

这是仁慈。

余珊刚想惨叫一声,听到这话后就憋住了,然后那股子气一冲,鼻血就喷的更厉害了。

“带出去!”

胡善祥进来了,见到一地的血,就指指外面。

真一单手就把余珊拎了出去,玉米过来揪住胡善祥的衣袖,仰头冲着她甜甜的笑道:“母后。”

胡善祥摸摸他的头顶道:“我儿很好。”

该强硬时就强硬,最后的仁慈更是画龙点睛。

你说这是孩子的怜悯之心也好,或说是不知所措也罢,玉米的表现无可挑剔。

……

“……那个余珊霸道,在殿下的身边说一不二,还索要好处,不给就打压,找毛病赶走。”

“殿下审……说是审案子,喝问了那个春梅,春梅说了底细,殿下大怒,就令人打余珊,后来余珊……”

来禀告的太监想起余珊的那张脸,不禁脊背一凉,然后继续说道:“陛下,殿下果决,见余珊受创过甚,就令人请御医看,好了再打。”

朱瞻基闭上眼睛,俞佳指指外面,那太监躬身告退。

太子厉害啊!

俞佳心中暗自盘算着此事可能会造成的影响,觉得太子那边大概要有一场清洗。

清洗好啊!

清洗之后就要换人,到时候……

俞佳正在想着自己下面那些人谁更可靠些,好安排过去时,朱瞻基睁开眼睛,说道:“让太子来。”

俞佳心中一凛,然后出去交代。

他站在外面,袖手看着远方。

远方的天际依旧灰蒙蒙的。

方醒不回来,群臣好像又找到了默契啊!

俞佳想起最近的朝局,哪怕对方醒有些不满,可依旧希望他能尽快归来。

等玉米到时,朱瞻基已经换好了便衣,身边的是贾全和沈石头。

带着玉米来的是真一,朱瞻基没管她,伸手过去。

玉米习惯性的把自己的小手放在那宽大的手中,然后问道:“父皇,去哪玩?”

“就知道玩!”

朱瞻基牵着他上了轿子,一溜烟出了宫。

下了轿子后,玉米习惯性的喊道:“真一。”

真一的脚步不慢,只是贾全和沈石头两人故意挡在前方,让她不能去照看太子。

是的,她认为这两个家伙是故意的。

所以听到玉米喊了一声真一之后,真一就冲前方两人的中间冲了过去。

前方的贾全和沈石头是想给真一一个下马威,可却没想到这姑娘的性子是这样的毛躁,结果在没防备的情况下,两人竟然被撞开了。

两人还在踉踉跄跄时,真一已经到了玉米的身边,微微低头。

朱瞻基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但没管,只是牵着玉米,说道:“今日请了土豆来,你可以再问他故事。”

合着这不是第一次出宫,更不是第一次叫了土豆来聚会。

父子俩走在前方,身后是保镖一串,有些纨绔的味道。

一路游荡到了神仙居,两人上了二楼。

“客官要吃什么?”

此时已经是午后了,饭点也过了,所以伙计面带难色。

关键是厨子已经喝了些酒在睡觉,打死都不会起来做菜。

朱瞻基说道:“茶水。”

这不是茶馆啊!

伙计想拒绝,外面却出现一人。

“大少爷。”

土豆沉声道:“这里不用你。”

伙计赶紧告退,等到了楼下后,见要弟已经出来了,站在柜台后面。

“不许人再进来。”

要弟的话没有半点营养,伙计指指门外和大堂里的贾全等人,说道:“大少爷在上面,估摸着是权贵。”

“别管。”

要弟赶走了伙计,见真一也站在边上,就说道:“过来坐吧。”

真一摇摇头,要弟也不勉强。

而在楼上,土豆照例说了一段孙长老打妖怪的故事。

等听完后,玉米遗憾的道:“先生多久回来?好想听后面的。”

这种催更让土豆有些尴尬,他想起了当年自己小时候和弟弟一起催更自家老爹的经历,然后就有些黯然。

“担心了?”

朱瞻基问道。

土豆点头道:“陛下,家父出海许久未归,家母和家妹都甚为挂念。”

朱瞻基看了他一眼,说道:“兴和伯现在怕是已经到了北方。”

土豆心中一喜,朱瞻基接着说道:“今年回不来了。”

见土豆又黯然,朱瞻基笑道:“家事国事总是难以割舍,不过兴和伯倒是以国为重,你呢,这次国子监叩阙你怎么看。”

土豆说道:“小子还想着那日的场景,觉得人心最难违。”

朱瞻基指指他说道:“狡猾!这是你爹教你的?”

土豆赧然道:“小子有些胆小。”

“你哪里胆小了!”

朱瞻基笑道:“人心难违,所以需要制衡,一时成败不算什么。”

土豆躬身受教。

能被皇帝教导的勋戚子弟也只有他了,外间羡慕他的人比比皆是,若非是方醒凶名在外,土豆早就被人套了麻袋暴打一顿。

今日皇帝召见,土豆算是得了假期,所以出了神仙居就一路打马归家。

“大哥大哥!”

进了前院,就听到无忧在喊。土豆循声望去,就见到无忧带着两个庄上的女娃子在跳绳,还得意的边跳边冲着他叫嚷着。

土豆笑道:“好厉害。”

土豆上次回家还是五天前,所以无忧就和小伙伴作别,跟着他去了前院的书房。

“大哥,娘给你准备了好些肉干,说是让你带到武学去吃,还有果脯,那果脯好甜的。”

“你偷吃了?”

无忧瞪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摆手道:“没有没有,我没吃。”

土豆拿这个妹妹没辙,就说道:“你啊你,爹可是说过让你不许吃太多的甜食,否则以后会变成了个小胖墩。”

“没有吃。”

无忧下意识的摸摸肚子,然后理直气壮的反驳着。

等到了书房外面时,两兄妹也说完了话,无忧去了后院。

黄钟稍后进来,土豆说了今天和皇帝见面的事。

“父亲已经到了北方登陆,大概是要在那边巡查一番,明年才能回来。”

黄钟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国子监之事……当时群情激昂,大家都以为陛下会出动锦衣卫和东厂,甚至是军队来抓人,可最终却忍了回去,如今看来倒像是陛下在示敌以弱,最终还是要等伯爷回来当恶人。”

土豆说道:“黄先生,我家和士绅们本就是对头啊!”

黄钟愕然道:“在下却忘记了,既然是对头,那就要下手整治一番才是。”

土豆说道:“陛下不是妥协的性子,所以我估摸着他是不是骄敌之计。”

黄钟皱眉道:“难说,毕竟先前那些人都在暗中筹谋,蓄积了好大的势,准备对伯爷下手。这股子势头不磨去,后续的革新会很麻烦。”

土豆冷冷的道:“那些人是想逼迫陛下,都是乱臣贼子。”

黄钟摇摇头道:“他们想天下响应,只是陛下却令伯爷去了海外,这一拳就没地方去了,难受,于是陛下就磨了他们一下。”

“可革新的气势却低了。”

土豆觉得皇帝还是太手软了些,当时若是把那些国子监的学生们拿下,最后流放一批,保证能震慑住那些家伙。

黄钟笑道:“要有硬有软,一味的强硬只会让士绅官员们觉得愤怒和憋屈,这股子气不能憋太久,要时不时的磨一下。”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带着仓库到大明》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