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01章 家奴的担忧

第2501章 家奴的担忧

皇城中多了许多花草树木,对于不少人来说是件新鲜事儿。宫中仿佛多了些鲜活的气息。

婉婉听着外面单调的鸟鸣,说道:“只有一只呢!”

青叶见她眉间有郁色,就说道:“公主,等明年就多了!”

宣德朝的长公主孤独的坐在窗户边,脸色微微泛白,就像是一朵见不到阳光的小花,渐渐枯萎。

“嗯,明年……明年会多许多。”

婉婉的眉间更多了郁色,青叶想起最近太后那边又在张罗驸马人选的事,就劝道:“公主,到时候再看看吧。”

婉婉的眼中多了惧色,双手紧紧的握紧。她用力太过,以至于青叶都听到了关节处发出的声音。

“公主……”

午后的窗前,两个女孩在忧郁的看着外面。

外面悄无声息的进来了一条狗。

小方缓缓走到婉婉的脚边,然后仰头摇着尾巴。

婉婉笑了一下,就像是白纸上突然多了淡淡的几笔,笔画素淡,却沁人心脾。

……

自从被册封为太子之后,玉米的安生日子就彻底消失了。

早上迷迷糊糊的被宫女们弄起来,还在打盹时,就被完成了洗漱的工作,然后吃早饭。

吃完早饭就是学习时间,地点是文华殿。

因为他还小,所以朱瞻基令人准备了轿子。

到了文华殿之后,启蒙先生杜谦就躬身行礼,然后玉米躬身还礼。

随即玉米坐下。

杜谦没有打开书本,而是给玉米温习昨天教的功课,然后就开始临帖。

半个时辰过去后,早上的功课就结束了。

这是皇帝钦定的时间,每天加起来一个时辰,然后慢慢的增加。

玉米一路到了乾清宫,朱瞻基还在和辅政学士们处置政事。

“早上都学了什么?”

“儿臣学了……千字文,还有写字。”

小小的太子站在下面,却站的很直,说话也是一本正经的。

杨荣看着这样的太子,抚须微笑,随后渐渐就冷淡了下去。

回到京城的金幼孜看着老了许多,他看了玉米一眼,然后茫然的低下头去。

“好生学,回去吧。”

朱瞻基对这个儿子看来很满意,等玉米走后就笑道:“太子如今倒是会了不少字,上次朕看了他的字,差不离就是墨团,不过稚气可爱,让朕倒是多吃了一张饼。”

大家都笑了笑,气氛却不怎么热烈。

朱瞻基的笑意渐渐淡去,说道:“山东那边的后续,泰宁侯怎么说?”

金幼孜还在发呆,杨士奇就干咳一声,然后低声道:“陈钟。”

朱瞻基看到了杨士奇的小动作,也听到了他自以为很小声的提醒,但没发怒。

金幼孜干咳一声说道:“陛下,泰宁侯只说自己有罪。”

朱瞻基笑了笑,没说话。但杨荣却知道陈钟的请罪奏章早就到了宫中,皇帝不说话,那就是要高高吊起,让你提心吊胆,做事小心翼翼,不敢越雷池一步。

这等手法在太平时节是帝王的拿手好戏,但王朝末期的话,不小心就会让武将离心,甚至是背叛。

“哈密那边经常和联军游骑拼杀,损失不小,回头让兵部和五军都督府汇拢议事,看看是怎么个调动法。”

皇帝看似有些漫不经心,杨士奇就提醒道:“陛下,他们一直在亦力把里和大明较劲,按照保定侯的说法,这对于联军来说就是亏本的买卖。亏本的买卖他们还做,大明要小心啊!”

朱瞻基冷冷的道:“朕统御大明,是掌总,六部各管一摊,你等辅佐君王,若是朕什么都管了,那你等的俸禄可领的安心?”

皇帝莫名其妙的就发飙了,几人急忙请罪。

“散了吧。”

朱瞻基淡淡的赶走了臣子,然后叫了安纶来问话。

“有人在为陈钟打抱不平?”

这个问题让安纶一下就懵了,随即就想到了老对手锦衣卫。

“陛下,那消息还未证实,奴婢才将派人去查探,大约要几日方能有消息。”

朱瞻基瞟了他一眼,说道:“去吧。”

安纶告退,等出了宫殿之后,只觉得浑身汗湿。

他没有回东厂,而是一路出宫。

当他出现在锦衣卫的大门外时,没人阻拦。

“咱家要见沈阳。”

等见到沈阳后,安纶指指闲杂人等。

“都下去。”

沈阳也没准备招待安纶,茶水都没有一杯。

“陈钟的事,你和兴和伯是不是有了默契?”

沈阳淡然的道:“你想知道些什么?”

安纶说道:“陛下先前问京中有多少勋戚在为陈钟奔走,咱家能怎么回答?你们有了默契不打紧,可陛下却问了咱家。出丑的不是你们,自然可以偷笑,可锦衣卫下次是不想和东厂合作了吗?”

沈阳说道:“本来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勋戚之间的事不就是看谁得势吗!陛下问你也只是不满罢了,这个不满也不是冲着你去的,你急什么?”

安纶冷冷的道:“咱家是陛下的身边人,今日答不出来,明日答不出来,后日咱家就可以去守陵了。”

沈阳不为所动,若是安纶被赶去守陵,锦衣卫上下只有欢喜的。

安纶话锋一转,说道:“兴和伯临走前要了东厂的人配合,这一路大概就是清理,可陛下最近在商议户籍之事,甚至还谈论了夜禁的开放与否,可朝中反对者众多,兴和伯此时出去的时机可不对。”

沈阳摇摇头,不屑的道:“你安纶亲自来探口风,传出去我锦衣卫可要出名了。”

安纶低喝道:“你我都是陛下的家奴,别装什么尊贵!方醒不在京城,陛下独立支撑何其艰难,锦衣卫不同舟共济也就罢了,还要冷眼旁观吗?”

沈阳骂道:“什么叫做冷眼旁观?锦衣卫在边墙外、在海外为国效命,每年要死多少人?东厂整日就盯着大明内部的官员,蝇营狗苟,也配和我锦衣卫相比吗?”

安纶一拍桌子,起身说道:“我东厂的好汉子依旧不少,在撒马尔罕,是我东厂的人在哨探,舍生忘死,那时候你们在作甚?”

沈阳气急而笑,说道:“撒马尔罕!锦衣卫的兄弟死在撒马尔罕和通往肉迷的那条路上的有多少你可知道?”

这方面东厂比不过锦衣卫,安纶就转了个方向:“清理田亩之事我东厂上下四处奔波,抓了多少人?若非如此,你以为那些造反会雷声大雨点小吗?”

沈阳指着门外道:“话不投机半句多,请吧!”

安纶冷哼一声,但走出两步后就回头道:“那些勋戚中有人和官员勾连,东厂仔细查探了下去,发现他们准备要给兴和伯来一下,前所未有的一次叩阙。”

沈阳一怔,然后说道:“你知道了什么?”

安纶不屑的道:“咱家说了,东厂上下就是陛下的家奴,你以为家奴要避讳什么吗?”

沈阳吐出一口气,说道:“陛下早就察觉了此事,本来是要动手,可兴和伯突然自请送汉王殿下出海,顺带去清理一番海外。”

安纶得了答案,拱手道:“这算是为陛下着想的忠臣,咱家走了。”

沈阳说道:“你弄的那些别以为能瞒过所有人,安纶,小心夜路走多了撞邪!”

安纶已经走到了门口,闻言停步,说道:“咱家行事经得住查,你若是胆大,那尽管去,咱家等着你立功的那一日呢!”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