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00章 真是血流成河啊!

第2500章 真是血流成河啊!

一把倭刀在空中闪过,然后劈砍在铁甲上。

军士抬头看了一眼那绝望的对手,顺手就捅了一下。

那人才将闪过这把刺刀,边上又有人一个突刺。

看到这个最厉害的暴民被刺刀挑在地上,方醒说道:“个人武勇只能鼓舞士气,但是在火器和默契的配合面前,这些都是水中花,井中月。”

现场全是尸骸,两边的百姓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是有预谋的谋逆!”

三番出现了,他是瀛洲最有名的本地人,身居高位。

他的圆脸上全是怒火,站在人群前说道:“这些人都是平民,可他们怎么来了这里?怎么变成了嗜血的怪物?那是因为有人在蛊惑!”

百姓们渐渐抬起头来,看向他们私下里艳羡不已的三番。

这个前走私分子,和大明海盗勾结的人渣,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瀛洲布政使司的左参政。

“那些人不敢抛头露面,就蛊惑了平民来闹事,来杀人,来抢掠,他们想干什么?”

三番的声音很大,而这时有身死的女人和读书人被抬了出来。读书人还好些,女人们的身上大多惨不忍睹。

“看看那些可怜的人。”

三番悲愤的道:“背后的那些人为了什么?他们为的是重新奴役你们!让你们重新成为贱民,重新缴纳让你们不堪重负的赋税!”

那些百姓渐渐的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方醒见了就点点头,有人走到三番的身边说道:“伯爷有令,动手!”

三番抬头看着人群的后面,狰狞的道:“那些人很大胆,还敢在这里观看这出惨剧,他们的心是什么做的?啊!”

顿时人群全体转身,没人再面对三番。

“抓住他们!”

三番一声厉喝,一群军士就冲进了人群之中。

“老爷,走!”

一个男子突然回身,然后从怀里摸出一把短刃,就迎着那些军士去了。

横二叹息一声,说道:“为什么要着急呢?”

他缓缓回身,正好看到自己的忠仆被一个男子一刀斩首。

长刀斜指地面,鲜血缓缓滴落。

“横二?”

男子正是辛超,他冷冷的盯住了横二,说道:“你的梦碎了。”

横二缓缓走来,说道:“你们的梦也不会长久,这里终究是我们的地方,我们……”

他的双手抱腹,突然脚步踉跄,鲜血渐渐染红了衣裳。

他看看左右那些百姓,没有看到同情或是悲伤,全是兴奋。

他看向走来的方醒,说道:“你是个屠夫,你的子孙会被神灵降下灾难,永世为奴……”

“你想激怒我?”

方醒微微摇头道:“你代表的是那群想奴役百姓的旧贵族,看看他们,谁愿意再回到以前的日子。”

方醒缓缓环视一周,那些百姓都兴奋不已。

“你们愿意吗?”

方醒问道。

“不愿意!”

声音不算是整齐,不过反而映衬着这些意愿的真实性。

那些眼神炽热,看那模样,若非是方醒被人围在中间,他们就敢跑过来顶礼膜拜。

原先的神灵被方醒拉下神坛,失去了精神依靠的百姓们只得去寻找别的慰藉。

而瀛洲的征服者,大明兴和伯,京观魔神,这一系列头衔让人头皮发麻的同时,也让这些百姓找到了自己的神。

横二缓缓跪在地上,艰难的抬头看着这些膜拜,苦笑道:“这只是弱者膜拜强者,不长久。”

“是的,不过大明会长久。”

方醒说道,然后指指横二的身后。

“跪下!”

横二的同伴们缓缓跪在地上,有人在唱歌,歌声婉约,渐渐悲伤。

“伯爷,是思念故乡的小曲。”

方醒点点头,说道:“那些旧贵族不甘心落寞,他们还想再次出现在众人之前,那么就成全他们。”

陈杰不再反对,此刻他已经知道了方醒来瀛洲的目的。

“斩首!”

方醒转身,然后朝着两侧拱拱手,微笑着,被军士们簇拥着离去。

“你的子孙将会世代为奴!”

横二用来自杀的小刀短了些,所以此刻死不成,反而被剧痛煎熬着,生不如死。

“你激怒了我。”

方醒皱眉回身道:“好吧,你的希望过于殷切,那我成全你,来人。”

“伯爷!”

三番就像是最佳奴仆,及时出现在方醒的身后。

方醒对横二点点头,说道:“他们的家人全部为奴!”

三番看到了欢喜,等方醒回身离去后,他说道:“以为做奴隶就是好事吗?横二,你们会在地底下为自己的子孙嚎哭,悔不当初!”

“你就是个叛逆!”

横二说出了最后一句话,然后就被一名军士一脚踢在嘴上。

“兴和伯,您来瀛洲可是为了清除后患?”

陈杰觉得自己是猪,方醒何等的忙碌,哪有时间来瀛洲转一圈。

而且汉王居然没来,这就说明方醒此行是处理急事的。

瀛洲什么是急事?

银矿!

可银矿是布政使司和驻军的头等大事,没谁会疏忽。

那些百姓在看着方醒,当他的目光转过去时,就胆怯的低下头去。

无人敢和他对视。

“近几年革新不断,中原颇有些板荡之势,本伯奉旨出京,一是护送汉王殿下去华州,二是来清理大明在海外的地方,打扫干净了才好迎接客人嘛!”

陈杰好歹是封疆大吏,而且还身处海外,所以非常敏感的道:“可是要准备大战了吗?泰西还是哈烈?”

“泰西才将被击败,他们的水师几乎全军覆没,就算是造船跟得上,可水手却需要不断的操练,他们不会是大明目前的主要对手。”

陈杰心中一凛,想起朝中这两年不间断的大动作,皇帝和方醒在其中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可想而知。

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依旧还在准备着和哈烈人开战,这是……

“兴和伯,时机不好。”

陈杰劝道:“这几年大明内部多番动荡,本官以为当修生养息,等各方安定后,再论征伐之事。”

方醒摇摇头,这是身后传来了惊呼声。

这是开始砍头了。

方醒看着远方,眉间好似有些忧郁,但更多的却是振奋。

“此事可以压住,但是需要外交调和,大明甚至需要做出种种姿态来让他们放心,否则就是白费功夫。”

外交调和很难,特别是在双方都认定了对方是自己的大敌时。

“当年哈烈老王英雄一世,却对大明俯首,可文皇帝可没被他蒙蔽,后来果然撕开面具,倾国远征,可惜死在了道上。”

陈杰见方醒唏嘘不已,就说道:“若是开战,那必然是血流成河……”

“好多血啊!”

“喷出来了!好高!”

“都像是小河……”

“看看下一个,要砍头了!”

“真是血流成河啊!”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