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98章 做大明的百姓不容易

第2498章 做大明的百姓不容易

陈杰的效率很快,第三天就把名单送到了方醒的手中。

“兴和伯,这就是最为危险的那些人的名册。”

一共三页纸,方醒看完后把纸缓缓揉成一团,在陈杰的愤怒中扔了出去。

“兴和伯!”

士可杀不可辱,陈杰觉得方醒过了。

“你可知一旦挑起了这股子风潮,那些人会变成什么样吗?”

陈杰把那团纸捡起来,重新打开,愤怒的道:“我们还需要那些人来帮助大明控制瀛洲,他们出面办事比我们快,而且还能帮咱们去做那些得罪人的事,这让我们处于超然的位置,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方醒摇摇头道:“你高估了他们,也低估了他们。”

陈杰失望的道:“兴和伯,这是瀛洲,不是沙场,也不是中原,不是陈某要为他们说话,而是做事要循序渐进,急躁不得,若是误了瀛洲的大事,咱们俩都是罪人!”

“若是有罪,罪人是本伯。”

方醒的执拗出乎了陈杰的预料,可他的官位不足以压制住方醒,所以只得使出了最后的杀招。

“本官会把这些事都记录下来,然后转告陛下。”

他冷静了下来,而方醒从未失去冷静。

“来人!”

“伯爷!”

“去问问锦衣卫和三番,要名册!”

方醒随意的吩咐着,然后说道:“本伯接下来要送汉王殿下去华州,所以要尽快离开。”

陈杰只是冷冷的看着外面。

“本伯一直想游历一番瀛洲,只是此生怕是没机会了,遗憾啊!”

陈杰冷笑道:“兴和伯的游历肯定会带着血腥味,无数人头会被堆积成山,鬼魂也无法找到回家的路,只能夜夜鬼鸣啾啾。”

他是瀛洲布政使,而且瀛洲是海外布政使司,皇帝和朝中对他们的意见很是重视,非同一般。

所以他真是发狠了。

以前和方醒的那点和谐都被抛在了脑后。

稍后三番先来,一脸谄媚的奉上了名册。

——十一张纸!

陈杰看了一眼三番,问道:“你不挂念些旧情?”

“旧情?”

三番开始没明白什么意思,等想通陈杰是说自己不顾原先的乡土之情后,就笑道:“大人,那些都是逆贼,下官的好日子是陛下给的,是大明给的,谁要反对陛下,谁要反对大明,那下官就会把他撕成碎片!”

陈杰无言以对,难道他能说你原先是瀛洲人,不顾乡土之情就是狼心狗肺吗?

随后锦衣卫的名册也送来了。

——二十三张!

每一张就是十余人,而每一人的身后就是几人、十几人……上百人!

陈杰仿佛看到了腥风血雨,仿佛看到了处处烽火。

他摇摇头,急匆匆的去召集了下属。

“看好瀛洲,要警惕。”

在行动之前他不能泄露什么,所以只能暗示一下。

……

“瀛洲的日子看似很好过。”

“是啊!土地分下去了,那些低贱的农夫们第一次热泪盈眶的高喊着陛下万岁,他们对明皇感激零涕。”

“这些年大船时常来回,每一次都运走了无数金银和人口。我们盛产金银,却没有金银,终有一天金银会消失,而我们也会一无所有。”

“这是掠夺!”

横二用长剑敲打着席子,发出噗噗噗的声音。

屋子里坐着五人,都在听着他说话。

这些人的衣着富贵,神色肃然,一看就是上等人。

“随着明人不断迁徙咱们的人离去,又不断的把他们的人运送过来,我敢断言,五十年后,这里的人会完全忘记原先的一切。”

横二微微低头,看着有些忧伤。

坐在他下手的男子说道:“现在出去只能听到大明话,服饰、房屋、甚至是饮食,慢慢的都在变成了大明的模样,我们还剩下些什么?”

他对面的男子冷笑道:“那么我们能怎么办?百姓不站在我们的一边,难道我们要赤手空拳的去和明人理论?”

“我来的时候听到了一个消息,明人要求那些拥有大量土地的人……注意!”

横二见大家有些分神,就用长剑敲打了一下小几。

“这些都是咱们的人,明白吗?他们这是想削弱我们,最后让我们和那些贱民一样的愚昧!”

“横二,你说了那么多,怎么办?归根结底我们该怎么办?”

横二一下就精神了,他说道:“那些百姓很贪婪,他们的胃口永无止境,我们可以去说动他们闹事,你们得知道,明人不愿意往外移民,也就是说,明人还要倚仗咱们的百姓,所以会发生什么?”

“他们会退让。”

一直在冷笑的男子眼中一亮,看向横二的目光中就多了钦佩。

“没错!”

横二微笑道:“他们需要百姓干活,需要百姓待在这里,否则这里就是一座死岛,明人将会一无所获。诸位,记住了,百姓才能源源不断的创造出财富。失去了百姓,不论是我们还是明人,就将是离开了水的鱼儿。”

“记得那句话吗?”

横二的微笑很优雅和矜持:“百姓如水,君王如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所以我们要关注那些百姓,要亲切些,要让我们的人去散播那些话,而所有这一切的目的……”

他的眼中多了水光,把双手放在小几上,哽咽道:“为了曾经……”

五双手都放在小几上,“为了曾经……”

……

阳光很明媚,天空蓝的让人眼睛发酸。

这是蓬莱的天空。

农税降低已经不少年了,百姓的手中也多了钱钞,于是蓬莱城中更加的繁华。

一群读书人拿着折扇在街上招摇着,很是惹人注目。

“我们要科举了!”

这群读书人中间有本地人,也有移民。

此刻他们都聚在一起欢呼着这个重大时刻。

那些百姓羡慕的看着他们,并有些敬畏。

同中原一样,这里崇敬那些学问高深的人,而科举更是让人神往。从当年的大唐到大宋,那些借种船冒着尸骨无存的风险在中原的沿海地区转悠,就是想让那些诗词歌赋的精神略微传递一些到瀛洲来。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有小谢又清发,俱怀逸志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

那群读书人在高声吟诵着先贤的诗词,神采飞扬。

“他们以为这是他们的时代。”

这条街很繁华,而且有不少青楼。

青楼女人总是和文人骚客脱不开关系,按照陈默的说法,文人就是要骚,而青楼女人更骚,所以臭味相投。

方醒就站在一家青楼对面店铺的门里,看着二楼的窗户打开,那些女人挥舞着小手在热情的招呼着。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一阵齐声吟诵后,那些读书人都整齐大笑起来,然后有人指着二楼。

天气有些热,那些女人穿的很薄,大抵都是薄纱,肌肤半露,更是增添了不少诱惑。

两边的眼神一对,顿时就如磁石般的互相吸引住了。

一个男子大步走到方醒的身侧,说道:“伯爷,已经就位。”

他的举动吸引了对面的注意,那些读书人都皱眉看着微微低头的方醒,有人甚至在鄙夷的说着什么。

“这是没钱只能在边上看吗?稍后咱们可以让他进去旁听,听听我等的雄风。”

“这个主意妙极了,有人旁听,小弟更添战力!”

而那些青楼女子见方醒的穿戴很平常,就放弃了这个潜在的顾客,继续和楼下的读书人们打情骂俏。

“本伯离开这里许久了,有许多怀念。”

方醒眯眼看着那些读书人,说道:“要热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大明对待逆贼的态度是如何的热情,宣传也要跟上,要揭露他们的险恶用心。”

男子躬身道:“伯爷,如今的瀛洲百业兴旺,谁也不愿意去跟着他们闹事。”

“不。”

方醒说道:“这里的百姓不一样,所以时隔多年后,本伯再次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想提醒他们一下,做大明的百姓有福气,所以要珍惜。”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