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90章 京观,朱高煦的命数

第2490章 京观,朱高煦的命数

汉城的变化很大,如果你时隔五六年再来看看的话,基本上就认不出来了。

王宫被拆除了,据说是因为前年的冬天太冷,积雪太厚,压塌了城中不少房屋,布政使司忧心百姓冻饿,就开放了一直被封锁的王宫给这些百姓住。

可王宫里在早年就经历过一场大火,里面大多建筑都被烧光了。

所以为了百姓,布政使司就下令拆除剩下的建筑,然后在原地搭建窝棚,供百姓暂时栖身。

当时城内一片欢呼,陛下万岁的呼声响彻云霄,让那些仅存的顽固分子暗自咬牙愤恨不已。

于是原来的王宫在第二年春天就彻底的没了,原址上出现了无数屋宇,却都是百姓的居所。

特别是大明来的移民,听闻那里可以修建屋子后,竟然去贿赂官吏,就想在那里建屋。

而被查出来后,那些百姓振振有词的说是王宫的吉气肯定不少,去沾染一些,说不定对子孙有好处。

好吧,布政使司知道了也只是不管,然后就随便他们折腾。

一年之后,这里已经成了一个和大明那些街区并无区别的地方。

街道两侧都是店面,左布政使钱映皱眉看着一个喝的醉醺醺的男子倒在路边,说道:“巡查的人呢?”

身边的官员急忙解释道:“大人,这些大多都是当年的贵族,后来大明没给他们职务,就借酒浇愁。”

钱映说道:“别小看了他们,借酒浇愁大多在家中,所以出来的这些要盯紧些。”

“是。”

这里如今算是稳定了,可原来的一些旧贵族时不时的会弄些鬼,所以钱映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配合锦衣卫的人盯住他们。

才出了街口,一骑就冲了过来。

及近,骑士大声的道:“大人,汉王殿下和兴和伯已经在城外了。”

钱映一怔,说道:“为何没有消息?”

……

城外几里地的地方有几个大土包,这里是本地人最为忌讳的地方,别说是靠近,见到了都要低着头。

大土包的前方有一块碑石,一群人站在碑石的前方。

“皇明混一域内,超三代而轶汉唐,际天极地,罔不臣妾……”

朱瞻垣在念着碑石上的文字,他的那些兄弟们都在看着,有些惊讶。

“今有倭奴跳梁,王师驰援,一战荡寇,可为后世诫!”

“京观为凭,若有四夷作乱,斩之!”

“此石为证,若有窥视神州,灭之!”

“大明兴和伯方醒,斩倭奴首级,铸京观于此,敬告各方,勿谓言之不预也!”

朱瞻垣念完后,叹道:“见此不禁就悠然神往当年的大战,足利义持败亡,奠定了大明在这边的地位,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瀛洲布政司。”

朱高煦回身,见儿子们大多神色激动,就说道:“等到了华州之后,你们都要好生操练起来,一路寻摸过去。”

“是,父王。”

既然都出来了,也没机会挽回了,那还纠结个什么?

还不如好好的想想到了华州之后怎么分地盘吧。

“祖父,杀敌!”

一个五六岁的孙子站在中间,突然喊了一嗓子。

朱高煦看了他一眼,说道:“此处有煞气,晚些回去请见野看看,驱除一番。”

这是祖父怜惜孙儿之情,却让他的儿子们有些吃醋了。

见野站在方醒的身边说道:“汉王和文皇帝在许多时候是最像的,汉王并非愚钝,只是喜欢愚钝。”

方醒了然点头,借着愚钝来闹腾,借着愚钝发泄,一切的一切,都起于靖难,却意外的终结于方醒之手。

“汉王今年五十,当年贫道见他时,就对燕王说,此子活不过五十岁,后来竟然阴差阳错,贫道也不知是对是错,所以得知汉王来了金陵,就赶紧来看看,看看他的命数。”

“如何?”

方醒觉得这个老道士果真有些门道,历史上的朱高煦在朱瞻基登基没多久就被铜缸覆盖,直接一把火烤死了。

见野有些迷惑的道:“如今再看汉王,却是富贵绵长的命数,果真是天道不可凭。”

方醒突然大笑起来,朱高煦见他高兴,就问道:“可是想到了当年吗?”

方醒摇摇头,说道:“殿下,华州那边是富贵地方,今后大有作为!”

他很认真的说了这些话。

这是我给你的担保,你若是信得过,那就放开心结,好好的在华州过完下辈子。

华州资源丰富,而且还有地方可供放牧,堪称是风水宝地。

朱高煦点点头道:“好,本王就在那边看着。”

“殿下,布政使钱大人来了。”

钱映的到来有些不合时宜,朱高煦板着脸拂袖而去。

朱高煦打头,一群儿孙跟在后面,至于女眷,在靠近京观时就进城了。

“见过兴和伯,殿下这是怎么了?”

钱映觉得自己很冤枉,而且他对这些京观也有些头痛。

方醒说道:“无事,和你无关。”

朱高煦想在这里给儿孙们上一课,钱映的到来打断了他的计划,没出手打人就算是和气了。

钱映松了一口气,这位在朝鲜说一不二的高官露出了笑容,说道:“兴和伯,这边的人口交换了不少,只是粮食还有些缺口,朝中能否让奴儿干都司每年贴补些?”

方醒点点头道:“移民的可以给,但是要按照期限办事,不养懒人,过了期限就是买卖,不然奴儿干都司那边的地就白种了。”

钱映失望的道:“本官还想着多些好处,能多引些移民过来。”

“这边的人可归心了吗?”

钱映点头道:“差不多归心了,不过本官觉得最好还是要不停的交换下去,奴儿干都司那边就不错嘛。”

方醒摇摇头道:“别扎堆,一处来一点,扎堆了以后麻烦。”

钱映心领神会的道:“那倒是简单,海外那边也需要不少人……本官自然会发动一番,好歹要为陛下分忧啊!”

这是个老狐狸!

但方醒却赞赏的道:“是个好主意,汉王殿下此次要去华州,那边也需要不少人口,慢慢的来吧。”

钱映抽抽鼻子说道:“这些京观就在城外,风大时卷了土进城,还有就是那些肢体露在外面,吓到了不少百姓。”

这是隐晦的建议把城外的京观撤掉。

这个建议并非错误,在两边互相融入的时候,留着京观就是在时时提醒着本地人以前的事。

但方醒却不同意。

“留着,若是以后兴起什么大浪,那也不是京观能左右的,根本还是在于大明自身的强大与否。”

钱映不好再说,但还是决定要上一份奏章,把这个事和朝中提一下。

两人朝着城中而去,身后的京观在太阳下依旧孤寂。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