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88章 孝陵的秘密

第2488章 孝陵的秘密

“啊!”

女人的尖叫总是让人烦躁,当然,喜欢小鸟依人的例外。

两个女人尖叫着往后逃去,常建勋笑道:“胆小如鼠!”

这些外域女人多有奢望,所以才敢出言干涉,只是她却估错了朱高煦,把他当做了普通人的性子,结果就是一刀两段。

方醒端起酒杯轻啜一口,说道:“殿下需记得一件事,到了那边之后,要靠着自己的人。”

朱高煦点点头道:“本王知道这些,现在只想着怎么杀敌!”

他的话里带着森然之意,多年郁积的煞气需要找个地方来发泄。

方醒对那些人没有丝毫的同情,说道:“如此朝中可以期待华州早日安稳了。”

……

金陵,太阳晒得人浑身油汗,可一群人却依旧站在码头边上等候着。

当船队靠岸时,官员们蜂拥迎了上去,但下船的方醒只是淡淡的交代了几件事。

“殿下之事你等无需管,做好出海的准备,那些流放的人此次一并带走。好了,都回去吧。”

方醒就像是赶苍蝇一般的赶走了当地官员,然后和朱高煦一起去了钟山。

孝陵卫已经得知了消息,当看到下马牌坊时,也看到了那些列队的军士。

“见过殿下!”

百步外下马,这是规矩。

才将下马,孝陵卫们大抵是知道了这是朱高煦最后一次来这里拜祭,所以很是恭谨。

“更衣!”

朱高煦迅速更换了外衣,然后净手洗脸,有人提议沐浴再去,却被他骂了一顿。

“这是本王自家的祖父祖母,心诚最好。”

一行人过了碑亭,然后进入神道。

两侧的石翁仲一路延伸向前,一群鹿在其间大摇大摆的吃草,见方醒等人来了也不怕。

“这是长生鹿。”

随行陪伴的小吏介绍着这些鹿的来历。

“从太祖高皇帝开始到现在,这些鹿越发的多了,有时候还敢到孝陵卫那边找吃的,小的已经给上官禀告过了,看看是不是从别处多准备些草料……”

一只小鹿突然偏头看了看方醒,眼神清澈,很是好奇。

方醒往它那边走了两步,见小鹿依旧不怕,就走到了它的身边,伸手摸了摸它的头。

边上的大鹿轻声叫了叫,然后缓缓转身。

小鹿好似很享受方醒的抚摸,等大鹿再叫一声后,这才不舍的跟着去了,不时回头。

鹿鸣嗷嗷,渐渐隐于松林之中。

微风吹拂,松涛阵阵,朱高煦却在呆呆的看着那些往松林里去的鹿。

“嗷嗷鹿鸣,食野之苹……”

朱高煦微微摇头,然后继续前行。

“宾客都散了啊!”

气氛渐渐沉重起来,等到了文武方门时,方醒低声道:“殿下,我等就不上去了。”

朱高煦点点头,方醒招手,除去朱高煦的儿子们和常建勋之外,其他人都被他拦了下来。

那小吏功名心炽热,想拍朱高煦的马屁,所以就说道:“伯爷,上面许多事和规矩,只怕殿下哀伤,神思恍惚,要不还是小的去帮衬一把。”

方醒坐在侧面,头顶是树荫,吹着风,很是舒爽。

他看了一眼小吏,说道:“殿下即将出海,这不是祭奠帝王,而是在告别祖父祖母。”

小吏讪讪的道:“是是是,小的却是糊涂了。”

一行人就坐在门外,等看到有人上来时,小吏就跑过去问了问,回来禀告道:“伯爷,有个道人,说是今日乃开天辟地,所以来看看。”

开天辟地?

方醒抬眼看去,就见一个道人站在不远处,姿态随意,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道人稽首,然后近前道:“当年营建孝陵时定下了七星之局,有人说大明当能有三百年天下,有人说只有一百年不到,被斩首,兴和伯可以为然否?”

方醒冷冷的道:“无稽之谈!”

道人脚下飞快的在地上点了七下,说道:“从下马坊开始,大金门,棂星门,玉龙桥……一直到宝城,正是七星走向……”

“文皇帝登基后继续修建,眼看着就要完工,突然却地下涌泉,工匠惶然,不敢再动。”

这些人都听呆了,特别是那个小吏,更是在边上赞同着。

“小的虽然才来没两年,可经常走,也知道是七星的布局。”

“你是怎么上来的?”

方醒的问话让道人有些诧异,小吏这才想起这个问题,就喝道:“哪来的野道士,居然也敢来这里行骗。”

道士稽首道:“贫道见野,却不是野道士,贫道每三年来孝陵查看一次,原先的驸马都知道。”

小吏闻言就急匆匆的往外跑。

“见野?这个名字有些怪。”

方醒点点头,说道:“你想告诉本伯什么?”

道人说道:“当年营建孝陵时,有人说国运不足百年。”

“不可能。”

方醒森然道:“妖言惑众,本伯现在只想斩下你的脑袋,想来太祖高皇帝会非常欢喜。”

家丁们缓缓围住了道士,辛老七更是盯住了道士的肩膀,一旦动手,他要先挡在道士和方醒之间。

道士并未慌张,看了一眼辛老七后,说道:“为何不能?”

方醒冷冷的看着他,决定把这个骗子带到华州去,好歹让那些移民也有个心灵寄托。

就算没有我,大明的国运也有差不多三百年,何来的不足百年?

“你想去华州还是奴儿干都司?”

方醒淡淡的问道。

道士微微昂首,看着前方说道:“若非靖难,大明国运不足百年!”

方醒微微抬眼,皱眉道:“你说建文吗?”

道士点头道:“若是建文一朝稳固,大明终究国运短暂,幸而文皇帝起兵……”

“亡于谁?”

“北方异族!”

方醒指指自己边上的台阶,道士轻松坐下。

“你多大了?”

道士看着须发乌黑,脸上压根就看不到皱纹,估摸着该有五十岁左右。

道士想了想,很困难的模样。

“贫道……当年营建孝陵时,贫道好像是二十六吧。”

方醒算了一下,然后骇然看向辛老七。

辛老七一直在盯着道士,闻言微微点头,表示这话应该不假。

“七十多了?”

能让辛老七如临大敌的居然是个七十多岁的老道士,这让方醒有些震惊。

“老爷,他的手。”

方醒仔细看去,就见道士的手背上青筋直冒,经脉凸显,并且老人斑很多。

这就是老人的手。

道士看看自己的手,笑道:“当年文皇帝继续营建孝陵,泉水喷涌,工匠骇然,贫道建言需大工方能让太祖高皇帝安心,于是文皇帝就令人在阳山取石为碑,就在太祖高皇帝的眼下,数万人每日忙碌,这便是王朝气象,人心可用,于是泉水止,再无异象。然后贫道的手就成了这样,幸而营造之后,王朝气运充足,这才没有蔓延,否则贫道早已变为枯骨。”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