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85章 女人都是祸水

第2485章 女人都是祸水

随着牵连出来的人越来越多,京城那边的反馈就越愤怒。

“陛下说了,这批人全部流放,马上弄走,走海路去金陵和殿下会和。”

李二毛不动声色的在看着名册,身边有御史在大声的说话,意气风发。

都察院在刘观回来后又恢复了疯狗的本色,不,是忠狗本色。

都察院的触手渐渐的开始扩张,甚至在不少领域和东厂、锦衣卫有些冲突。

李二毛静静的看着册子上的那些名字,一一审核着。

这是一个大时代,不管是个人还是机构,一旦跟不上这个时代,唯一的结局就是被抛下。

在李二毛看来,这些贪污粮食的官吏们都被抛下了。

等到了华州,由于他们是人犯,所以还会被监视一段时间,起点天生就比别人落后。

这就是命运!

无数人的命运在这个大时代里沉浮着,伴随着大潮,浩荡前行。

李二毛放下名册,见一个同僚起身,就揉揉眉心。

“那个李敬年呢?怎么不在名册里了?”

一个御史皱眉说道:“这个李敬年是个千户,两个粮仓的防御都在他的手上,此案他也得了好处,为何不在名册里?”

李二毛抬头道:“我怎么昨日听说这个李敬年检举有功,然后退还了不少钱粮。”

所有御史和小吏都抬起头来,气氛渐渐紧张。

每一个大案都不会干净,不是这个被网开一面,就是那个被人保住。

可李敬年却是这个案子里的背后人物,那些动手贪腐的武人大多是他的麾下,就算是他没同流合污,可也逃不过被追责。

李敬年如何?

谁保的他?

李敬年算是个倒霉蛋,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

他每年都会接到不少麾下送来的孝敬,在调到粮库之后,孝敬的数额越发的大了些,可他依旧是招收不误。

所以案子一深挖,他就首当其冲。

一个知情的御史干咳一声,说道:“李敬年退了不少钱钞,据说家里都没钱买米粮了,他还说出了不少涉案的。”

另一个御史说道:“因为他才挖到了一个五品官,可惜却自杀了,否则咱们都察院这次可是长脸了。”

一阵叹息之后,有人说道:“那就是立功了,大概就降职吧,顶多丢官,算是平安了。”

这样的事不稀奇,法外亦有开恩处,否则以后谁会配合?

“他好像和泰宁侯有些交往,是泰宁侯呵斥了他,这才吐实。”

“泰宁侯算是勋戚里的楷模了,不容易啊!”

于是大家都唏嘘一阵,然后开始做事。

忙了一阵之后,李二毛放下毛笔,然后活动了一下脖颈,说道:“李敬年有个堂弟。”

众人抬头,李二毛起身道:“他那个堂弟好像在经商。”

“生意不小。”

……

案子很清楚,陈钟觉得很轻松。

“侯爷,京中无数勋戚想找差事,可陛下却点了您来山东,可见圣眷依旧啊!”

幕僚们也觉得很轻松。

山东布政使司上下,还有青州府上下都有些紧张,所以大家都得了不少好处。

这个相当于出京的补贴,陈钟默许的,大家收的也心安理得。

陈钟也在看名册,看到上面被划掉的几个名字,就问道:“还有谁拉人了?”

三个幕僚相对一笑,其中一人说道:“侯爷,两人和京中的人有些关系,还有一人是被冤枉的。”

陈钟看到其中就有李敬年的名字,就说道:“那两人和京中谁有关系?查清楚,不可枉纵了。”

幕僚们面带笑意,知道这是要拿把柄,就说了这两人和京中勋戚的关系。

陈钟眯眼听着,面色轻松。

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他要是不趁着现在把这两人背后的勋戚拿住,那真成傻子了。

其实也不算是拿住,否则那两个勋戚自然会壮士断腕。

可送个好处呢?

陈钟沉声道:“这信本候就不写了。”

一个幕僚起身拱手道:“侯爷放心,在下等人自会斟酌,然后去信进城,表达一番侯爷的关爱之情。”

这种示好的事犯忌讳,所以用幕僚之间沟通,两边的勋戚都不必出面。

等事情平静下去之后,两边就开始各种走动,最后背后的大佬才会聚在一起,言笑晏晏的喝杯酒,至此就成了半个盟友。

这等手段陈钟再熟悉不过了。

他起身叹道:“山东的粮仓要彻底查清,如此回京之后本候才能有脸去见陛下,你等抓紧吧。”

“是,侯爷放心。”

幕僚们起身目送陈钟出去,然后坐下。

“李敬年那边让他戴罪期间老实点,事后要蛰伏几年,否则侯爷这边就不好做人了。”

“是啊!装穷装到买不起米粮的地步,李敬年这是嫌事情不够热闹吗!”

“警告他一下,别给侯爷惹麻烦!”

“好!”

一个幕僚起身出去。

没多久,他就疾步回来。

“事情不妙!”

他面色难看的道:“李二毛好像盯住了李敬年。”

“谁?”

正在处理事务的两个幕僚抬头,其中一人问道。

进来的幕僚说道:“李二毛。”

“不好!”

一个幕僚起身冲着外面喊道:“快去请侯爷来!”

陈钟没走远,等回来后,见三个幕僚一脸死了爹娘的模样就问道:“何事?”

一个幕僚纠结的道:“侯爷,李敬年被李二毛给盯住了。”

“李二毛?”

陈钟想了一下,才想起李二毛是谁。

“方醒!”

陈钟的眼中多了阴狠,说道:“李二毛这是什么意思?”

都退钱了,外加还供出了不少人,让李敬年脱身有什么问题?

一个幕僚说道:“侯爷,难道您忘记了……”

“方翰?”

陈钟双拳紧握,脖子上青筋直冒,说道:“方醒不敢假公济私,否则现在正是风口上,那些人会用舌头和笔干掉他。”

“口诛笔伐!”

一个幕僚说道:“太子刚立,方醒聪明的话就不会惹人注目,所以这才送汉王南下,如此看来……侯爷,让李敬年老实些吧。”

陈钟站在那里思索着,几分钟后说道:“李二毛还是方醒的得意学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脱手!”

他的眉间全是坚毅,“上次方翰为了冯霖多番奔走,方醒为此大打出手,可见这一家子都不可理喻。去,告诉李敬年,让他自求多福吧。”

一个幕僚问道:“侯爷,若是他想把咱们扯进去……”

陈钟的眉间多了一抹杀机,说道:“那他就该死了。”

把各种情况都考虑进去之后,陈钟就坐等消息。

消息很多,比如说金幼孜大发雷霆,然后收拾了几个想庇护某些人的官员。

“方醒睚眦必报,睚眦必报啊!”

陈钟开始焦急了。

他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和冯家的那次矛盾。

若非有那事,他和方醒依旧是井水不犯河水。

“女人都是祸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