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83章 两个人的火气

第2483章 两个人的火气

“今年山东铁定遭灾,不过看样子倒不是大灾。”

金幼孜在大明湖畔和人说话。

人很多,从十余岁的毛头小子,到头发斑白的老汉。

这些人此刻都站在面对大明湖的方向,而金幼孜背对湖面,在苦口婆心的说话。

“……百姓遭灾,朝中必然会赈灾,这就是施政之术,看似简单,可里面的东西很多,从筹集钱粮,到如何运送,派谁来赈灾,谁来督查,如何安抚灾民,如何组织他们自救……”

“这一切都是实务,是在书本里学不到的。”

有人问道:“金大人,那您的意思……咱们还学不学了?”

金幼孜说道:“圣人学问自然是要学的,可不要埋头学,要抬着头,一边学学问,一边要躬身。”

那些人大多面无表情,听到躬身时,更是各种反应都有,大多是不屑。

金幼孜看在眼里,心中唏嘘着道:“要躬身去探问世事和实物,否则下笔千言,实则空洞无物。再漂亮的文章有何用?难道能救灾?”

金幼孜不小心就犯了忌讳,有人反驳道:“金大人,学问能救灾!”

“是,本官失言了。”

金幼孜的花白抚须被风吹拂着,他的眼神苍凉,嘴唇蠕动几下,说道:“没了优待,要活命就要靠务实,再多的钱粮也经不起坐吃山空,所以学实务吧,不管是种地还是经商,总得给自己找条生路。”

那些人的眼中多了愤恨,却没人说话。

金幼孜的声音渐渐嘶哑,嘴角的白沫越来越多。

“别想着兼并了,地方官一旦包庇,被查出来就是流放,兼并的那家也全数流放,不能做了。”

“圣人的学问本是从实务中来,所以你等也要到实务中去,去重新找到儒学的好处,要发前人之未发……不要重走那些空洞的路。”

见这些人麻木,金幼孜只得下了猛药:“陛下已经册封了太子,大明的未来不会再有什么优惠,不要再想着什么兼并田地,广收佃户,没了,再也没了!”

他没说出那句话,但是大家都知道。

——方醒将会成为帝师!

这是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的后果。

气氛渐渐沉重起来,金幼孜正准备通过此事来激励这些人奋发图强,右边来了一骑。

“不是说不许打扰吗?”

金幼孜不悦的看着随从。

随从下马说道:“大人,兴和伯进城了,还有汉王殿下一家。”

金幼孜本想呵斥,等听到朱高煦一家子也来了,他就苦笑道:“那位来了不得了,本官去一趟。”

他上马跟着随从走了,背影还历历在目,人群中有人就骂道:“老狗!只知道捧臭脚!”

众人默然,有人跟着骂道:“不去为了名教据理力争,反而来打压我等,果真是老狗!”

众人都觉得无趣,有人提议去游湖,顺便作几首诗,于是人人响应。

“上船上船!”

“哎哟!各位大爷慢些,慢些,小心脚下。”

一个女人出现在画舫的踏板侧面,一边挥舞着手绢,一边喊道:“都是天上的文曲星,掉下去一个咱们可担待不起,快扶着些!”

两个仆役站在入口,伸手拉住要过踏板的读书人,一一接上船去。

所有人都上岸后,一个仆役被吩咐去城中采买,他接了钱钞,脚下只是一点,压根就没走船板,就上了岸。

船板收了回去,无聊的仆役把船板立起来,最高处也只到他的胸部……

……

“这一路本伯并未看到地方组织百姓自救,在等什么?”

布政使司衙门里,朱高煦坐在主位,却是在吃面条。

一个大碗,很大的碗,碗里全是牛肉和面条。

耳边是吃面条的声音,前方是方醒那看似淡漠的眼神。

常宇觉得自己就是倒霉催的,他看似惶然的说道:“兴和伯,水少了,各地都在引水,可今年的水少,幸而还有些雨,否则……”

他没说原因,但已经表示的很清楚了:没水我能怎么办?

破空声顷刻而至,常宇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双筷子砸在了脸上。

他呆呆的伸手拂去脸上的一根面条,但一块辣椒皮依旧黏在他的颧骨下面,看着红彤彤的。

“猪一般的脑子!滚!”

能把猪这个字说的如此自然和清新脱俗的宗室,除去朱高煦再无旁人。

他的眼睛瞪着,大大的眼珠子微微凸出,脸上微微发红,杀气腾腾。

常宇的腿一软,想起这位汉王马上就要去海外了,要是他发飙捶自己一顿,只要不打死,皇帝多半只是下旨斥责一番。

方醒摇摇头,起身把常宇送了出去。

院子里的花树蓬勃生长,一股植物的气息在弥漫着。

“主动些,别等着,别敲一下动一下。”

方醒止步,他无需和常宇应酬,也不想应酬,而且他还看到了金幼孜。

常宇没看到,因为他一直在低着头。

学会蝇营狗苟的人从来都不会抬头,只会看着脚下,顺着金钱铺就的大道一直走,至于前方,有权财还怕什么?

“兴和伯,本官……”

常宇想分辨一番,等见到金幼孜走来后,就如释重负的告退。

“兴和伯,本官找了不少人,都说今年只是些微干旱,可水却少,打井的代价高,只能慢慢的来。”

方醒不置可否的道:“等秋季时朝中自然会派人来,若是有渎职,殿下那边还缺人口,这一路恨不能化身为盗匪,把百姓都裹挟了一起出海。”

金幼孜顿时就忘记了自己想和方醒说的话,瞪眼道:“若是这般,本官必然会扣下后续去华州的船,以为后来者戒。”

这是要挟,华州后续的建设需要大明本土不断的提供支援。

若是支援被断掉,朱高煦怕是会重新杀回大明,然后一路回京,冲进朝堂打死几个‘佞臣’。

进了前厅后,朱高煦已经吃完了面条,正在喝茶,不时打个饱嗝。

见金幼孜进来,朱高煦说道:“本王出海后,若是后续被截断,哪怕是船沉了海底,本王也会算作是你等在中间作祟,回头就起兵回来灭了你等。”

金幼孜勃然大怒,喝道:“本官在此,殿下若是不满意,那就杀了本官吧!”

“嘭!”

朱高煦面色一变,手中的大碗就飞了过来。

方醒只来得及挡了一下,运气很好的把碗挡了出去,撞在地上粉碎。

金幼孜没有退缩,反而进了一步,正色道:“殿下这是要打杀了谁?不管是谁,终究是错,那就打杀了臣吧。”

朱高煦冷笑道:“好!”

他疾步冲了出来,金幼孜梗着脖子喊道:“来来来!”

两个疯子!

“老七!”

辛老七出手,从侧面一把就抱住了朱高煦。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