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80章 夹缝中的亦力把里城

第2480章 夹缝中的亦力把里城

暮春的草原欣欣向荣,牧草渐渐繁茂。

一队大鸟从天空中飞过,然后缓缓减速,最后降落在一个小水洼的边上。

鸟群开始饮水,并寻找食物。

远方的亦力把里城在清晨中若隐若现,一些牧民驱赶着羊群出来放牧。

羊群缓缓向远方移动,牧人们在城中憋了一个冬季,就等着机会把羊掉的膘补回来。

城中目前有几千人,来历很纷杂,鞑靼人、哈烈人、女真人……很多,甚至还有哈密那边逃过来的。

每一次有新人进城就是一次敲诈勒索,不服从的会被抢光所有的东西,然后赶出城去。

人一多自然就会分为几股势力,然后相互拼杀,最终最强大的那个就成为首领。

有了首领就有了军队。

军队在平时的任务就是保护自己的部落。

但这里的军队却是太懒了些,牧人都出发了,他们这才慢腾腾的从城里出来,然后分往四处哨探。

太阳出来了,照在亦力把里城的城墙上,也照在了还有些嫩的青草上。

一队斥候往哈密方向哨探而去。

这里现在是三不管地带,明军和哈烈、肉迷联军的游骑经常拼杀,可都把亦力把里城当做了虚无。

刚开始时他们遇到两边的游骑就带着羊群跑路,等回来后却发现没人进城。

于是下次的时候他们就留人在城中观察,结果发现不管是明军还是联军,压根就不靠近亦力把里城。

几次之后,他们也皮了,所以斥候出来也才几十人。

斥候们没吃早饭,饿着肚皮,没精打采的一路缓缓而行。

一路上有人要拉屎,有人说要吃点干粮,一行人总是给自己找着借口休息。

一条河玉带般的在草原上蜿蜒,河岸边的青草格外的青嫩,间或有一丛黄花在风中微微摇曳着。

斥候们就坐在河边吃着没滋没味的干饼子,干饼子的原材料来自于商队的交换,但不足以养活城里的那几千人,所以有人吃肉,有人吃饼,有人吃野菜,有人野菜都不得吃……

“他们也去种地了,只是希望那片麦子别被人给烧了。”

一个斥候躺在地上,嘴里咬着嫩嫩的草根,眼神憧憬。

“要是能去种地就好了,那样不用出来风吹日晒,更不必担心被那些疯子杀了。”

一个什长叹道:“联军的游骑人数越来愈多了,明军也不甘示弱,两边杀的血流成河,可都对这座城没兴趣,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军士被干饼噎到了,翻个白眼把饼咽下去后,赶紧灌了一口水,然后喘息着说道:“他们在熬鹰呢!”

“熬夜?”

草原上会熬鹰的人越来越少了,每一个都是王公贵族们的禁脔,非等闲不得外借。

带队出来的百户官打个哈欠道:“熬鹰熬鹰,鹰不许眨眼,熬鹰人也不能眨眼,谁眨眼谁输。”

一个什长把吃剩下的饼收起来,问道:“难道他们就是在看谁先眨眼?”

百户官淡淡的道:“没错,这就是熬鹰,联军人多,明军却悍勇,我听上面的人说了,这是双方在比试勇气,试探对方实力的手法,只是都试不出来。”

“为什么?”

“到现在为止,明军的火器卫所根本就没出现。”

百户官懒洋洋的道:“明军最厉害的就是火器,而联军最精锐的骑兵也没出现,这就是在消耗,看看谁先撑不住。”

“他们的本钱都足,而且距离都差不多,不过明军的哈密是边墙,而联军的亦力把里却是都城,所以除非明人不断增加人马,否则弄不过联军。”

“明人有钱呢!而且他们的人更多些,除非肉迷人全力以赴,否则他们弄不过明人。”

百户官靠在战马的侧面,打个哈欠道:“走了。”

众人没精打采的依次上马,一个骑兵在看着左边,神色呆滞。

“那是什么?”

百户官闻声就抬头看向左边,然后面白如纸。

就在左边,阳光晒在草地上,地气蒸腾。

恍如扭曲的空气中,一群骑兵轰然冲了过来。

那熟悉的甲衣让百户官下意识的喊道:“是明军……躲开!”

声音凄厉,斥候们也顾不得什么阵型,一窝蜂的往右前方打马飞奔。

大家都埋头打马逃命,一个军士的战马突然发狂,带着他径直迎着明军冲了过去。

百户官知道只要避开明军的进军路线就没事,所以冲出一里多地后就勒马回头,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刚控制住自己战马的麾下。

明军的人数大约有两千左右,人太多的话补给不易,所以在每次的冲突中,两边的人马大抵都差不多。

百户官看着那个麾下努力的想让战马掉头,可明军的骑兵却潮水般的涌了过来。

“放箭!”

一小波箭雨覆盖了那个地方。

战马轰然冲了过去。

等明军冲过去之后,原地已经不见那名军士,连人带马都成了肉泥。

百户官颤声道:“这是第几次了?”

“大人,上个月他们才来过。”

百户官摇摇头道:“我闻到了大战的气息,这不对!”

“大人,那咱们跟去看看吧。”

百户官犹豫了一下,说道:“好,不过要离远些,否则会被明军认为是想从侧翼偷袭他们。”

于是他们从左边开始跟进,但很小心的保持着双方的距离。

“大人,左边那些亦力把里斥候在跟随!”

疾驰中,都指挥使杨熊看了一眼左边,冷冷的道:“敢靠近,回头就夺了亦力把里城!让他们的妻儿为咱们干活!”

大队骑兵一路冲到了距离亦力把里城一里多的地方停住了。

杨熊用望远镜看了看,说道:“斥候马上出发,记住别缠斗,遇敌就回来。”

几队斥候喝了些水,然后换马出发。

杨熊看着亦力把里城城门打开,进进出出的牧民们居然一点儿害怕都没有,就说道:“一旦亦力把里没了人,两边就必须有一边要进去,那就是大战的开端,所以暂时忍忍。”

麾下有千户官李营问道:“大人,联军不是傻子。咱们不动亦力把里,他们也不动,两边就在这里流血拼杀,朝中都有怨言了。”

杨熊在喝水,闻言说道:“你才调过来,所以不知道一些事,如今这里已经成了大明和联军的练兵地,两边都在练兵,顺便摸摸对方的实力和勇气。”

李营说道:“那倒是好,以前下官在陕西那边驻守,别说是敌军,连马贼都少了,手下的兄弟们都变油滑了,再不来杀杀人,还算得上什么雄兵。”

杨熊摇摇头道:“大明处处胜利,联军有些慌乱,本来咱们是可以放过这里,大家相安无事,可肉迷人掺和进来了,朝中的态度有些暧昧不明……”

他跺跺脚,然后活动着脖颈,看着亦力把里城说道:“哈烈不足为惧,肉迷人才是大敌,而泰西人在水路被咱们打的狼狈而逃,他们会不会从陆路给大明来一下?这些朝中都略微提及,却只是提及,让人郁闷!”

李营憧憬的道:“大人,从文皇帝开始,咱们在塞外可是百战百胜,仁皇帝是个好皇帝,只是……哎!当今陛下可是文皇帝教出来的,大人,您觉得陛下会眼睁睁的看着肉迷人介入进来?”

杨熊摇摇头道:“说不准,不过当初试探性的和联军游骑大战了一回,禀告上去之后,朝中的态度不清不楚的,不夸赞,也不申饬,这里面的味道你自己去品品。”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