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75章 天生异兆(感谢书友:“当年、驸马爷”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475章 天生异兆(感谢书友:“当年、驸马爷”成为本书新盟主!)

“欧……”

百官,包括礼官都在看着那片光线,目眩神迷……

那紫光宽窄不一,轻轻波动间,竟如湖水微微荡漾。

只是瞬息间,那片紫光开始了摆动。

一道道紫光向两边移动着,然后开始汇聚成光束。

光束之中,无数紫光在纠缠着。

玉米本来有些瞌睡,可见到这等神迹般的紫光后,不禁嚷道:“好漂亮!”

就在他的身后,原先该高坐殿上的朱瞻基已经站在了那里,正目光复杂的看着那光束。

为何朕册封时未曾有这等吉兆?

“轰!”

炮声连绵而来,

那片紫光仿佛和炮声在应和着,骤然大盛。

无数紫光在空中纠缠、分开,摆动……

宁寿宫中,太后正在虔诚祷告,外面突然冲进来一个宫女。

于嬷嬷的眼中闪过厉色,疾步过去,准备封住这个宫女的嘴拖出去。

这等时刻,只要皇帝不废掉仪式,那么什么都是枉然。

那宫女被吓到了,但想到自己看到的事,就喘息道:“娘娘,天有异兆!”

太后睁开眼睛,于嬷嬷喝问道:“什么异兆?若是胡言乱语,打杀了你!”

宫女看了太后一眼,眼中闪过得色,说道:“娘娘,就在陛下册封太子的旨意出了之后,东边竟然出了紫光,好多……”

太后愕然,然后欢喜的说道:“快说说。”

……

“老天爷……”

太后是听别人转述,而胡善祥和端端一起倚在门外,直接目睹了这场视觉冲击。

“老天爷啊!”

那些宫女和太监们都被惊动了,大家看着东方的紫光,震惊的浑身颤栗。

“娘娘!”

雀尾哽咽着说道:“娘娘,殿下……天生吉兆,殿下千岁!”

端端仰着头,这段时间她一直在陪着玉米,给他打气。

玉米很乖巧,而且也聪明,所以那些仪式走了几遍之后,他就记得七七八八了。

可仪式却很辛苦,模拟几次下来之后,玉米走路都有些蹒跚。

但玉米却坚持下来了,正如他所说的,只要没人能欺负了他的母后,那么他就愿意去做。

胡善祥在看着那片紫光,直至消散。

她双手合十道:“老天护佑,我儿定能平平安安。”

她低下头,见端端眼中含泪,就蹲下来搂着她道:“都好了,你弟弟出生时就有吉兆,现在又有吉兆,会好的,咱们都会好的。”

端端嗯了一声,然后伏在胡善祥的肩头上默默流泪。

那些宫女和太监见到这个场景都暗自唏嘘着。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当中宫被皇帝冷落时,本该天真烂漫的端端早早的就成熟了,学会了她这个年纪不该会的许多东西。

……

城墙上的军士们已经惊呆了。

街道上虔诚念诵经文的僧道们也惊呆了。

方醒只是看了一眼紫光。

然后边上一家门店的大门轰然粉碎。

一个身影伴随着漫天木屑冲了出来。

“太子谋逆!”

这是一个黄脸大汉。

那脸黄的就像是方醒在环县看到的泥土。

辛老七的眸子微缩,身体的第一反应是从马背上飞跃起来,直冲方醒的马前。

半空中长刀出鞘。

大汉的速度骤然一快,连续三步,一步比一步重。

第三步踏在地上,然后大汉的身体腾空而起。

长刀悄无声息的从皮质刀鞘中拔出来,然后迎上了辛老七的长刀。

斜劈!

辛老七的长刀来势太凶,大汉不敢格挡,只得斜劈。

攻敌必救!

方醒在看着,伸手拦住了身后的家丁们。

两把长刀几乎是同时收了回去。

漫天的木屑还在半空中时,大汉的面色微变。

辛老七一腿踢出。

这个时机太巧妙,大汉若是格挡躲避,那么辛老七落地后就能迅速挥刀,到了那时,他再无反抗的余地。

大汉伸出左拳,但半空中无法借力,只能是强行挥拳。

拳脚相交,大汉退后一步。

“杀!”

辛老七的眼中迸发出利芒,长刀席卷而去。

大汉再退,同时挥刀。目标却是辛老七的手臂。

你砍我可以,用你的右臂来换吧。

这才是惨烈的交换!

可辛老七却身形前驱,长刀毫不犹豫的劈斩下去。

血光闪过,辛老七松手。

大汉从肩头到小腹侧面的衣服破裂,他的长刀在到达辛老七的手臂之前,辛老七已经弃刀闪避。

他低估了辛老七出刀的速度。

长刀无力落地,最后的力量随着那长长的伤口里奔涌出来的鲜血而迅速消逝。

辛老七站在原地,目光左右梭巡着。

家丁们护在方醒的周围,那些军士都冲进了门店里。

“走!”

方醒皱眉看着大汉重重的倒在地上,说道:“这人不是来刺杀的,只是来膈应人的。”

“老爷,这人能逼着七哥差点手臂中刀,身手了得。这等人……一般人养不起。”

方醒摇摇头道:“老七只是想速战速决,否则拖几招,哪用得着冒险。”

辛老七退回来,说道:“老爷,此人不是来刺杀的。”

这个判断和方醒的判断完全吻合。

于是方醒策马前行。

马蹄从大汉的身体边上踏过,大汉的半边身体已经被鲜血浸泡着,但却一时没死。

他睁开眼睛往上看去,就看到了马腹。

他喘息着,觉得肋部那里就像是开了个口子,有人在往里面灌冰块。

一个个马蹄越过,当他的视线上空变成了天空时,一抹绚丽的紫色出现了。

僧道们在师长的呵斥下稳住了心神,继续念诵经文。

“天亮了……”

大汉喃喃的说道,然后想起方醒对自己的冷处理,不禁苦笑了一下。

笑容渐渐凝固,最后僵硬。

……

“解禁了!”

当天边出现了一抹紫色时,人人都以为不到天亮不得出门,可那些军士却起身喊道:“都出门了,都赶紧出来了,太子殿下稍后出行……”

于是家家户户都赶紧开门,有急事的也顾不得其它,急匆匆的就往外跑。

但更多的人却是往皇城去了。

在那里,刚被册封的皇太子殿下将会去太庙谒告列祖列宗。

无数百姓蜂拥而至时,方醒已经进了承天门。

就在前方,显得有些疲惫的玉米被簇拥着走向太庙。

“殿下千岁……”

那些百姓见到了小小的玉米,都自发的欢呼起来。

玉米看向外面,却看到了方醒。

方醒微微点头,目光欣慰的指指太庙。

玉米记得今天不许乱说话,就端着脸往太庙走。

小小的人儿看着很严肃,身前身后簇拥着一大堆人,看似鲜花着锦。

方醒就站在太庙的边上,没人来管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管。

那些军士和太监们看着有些注意力不集中,不时去看看东边。

东边的紫霞一片,渐渐光亮。

方醒站在那里,看着前方许多人出来。

就在午门外,百官重新聚集。

有承制官在念诏书,百官静听。

稍后百官奉诏转身而来。

方醒往边上站了站。

文武百官见他站在边上,有人就微笑点头,有人木然不屑,有人诧异于他的回京。

方醒一直等百官出了承天门,才看了一个熟人。

宋老实本来是在太庙的外面,见方醒就在边上,就磨蹭着过来,欢喜的道:“兴和伯,好漂亮的。”

“什么漂亮?”

方醒问道。

宋老实想了想,“那个紫色的,好漂亮,他们都被吓住了,有几个面色都吓白了……”

那几个是偏向孙氏的人吧?

方醒心中盘算着是否需要提醒一下朱瞻基,最后放弃了这个打算,不准备掺和太深。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