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70章 京城上空的怨气

第2470章 京城上空的怨气

从朱瞻基登基之后,大明许久都没有这等大事了。

所以宫里宫外都打起了精神来,各种警告和许诺比比皆是。

“我……本宫有些担心。”

明天就是册封太子的吉日,宫中紧张中带着欢喜。

今日来了不少太监宫女,哪怕是在坤宁宫的外面站一会儿,也能欢喜的离去,仿佛这样就能沾些未来太子的福气。

两个孩子已经被叫去了偏厅,胡善祥呆坐在床边。

午后的太阳微微明媚,从窗户钻进来,照在她的身上。

她侧着身,左脸被那明媚的光线照的有些娇艳,右脸躲在黑暗之中,带着些许惊惶和不敢相信。

“怡安!”

“雀尾!”

室内只有她一人。

一切仿佛都被定住了,连光柱中的飞尘都减缓了飞舞的速度。

她呆呆的看着这一切,门外进来一个宫女,说道:“娘娘,怡安嬷嬷被叫去学规矩了,雀尾公公也在。”

胡善祥哦了一声,然后摆摆手。

她此刻才想起来怡安和雀尾要学习礼仪,明日若是不便,就将由他们带着玉米走完礼仪。

皇帝说若是玉米闹腾,那就减掉大半程序。由他指派两人充作正副使迎了册宝完事。

胡善祥摇摇头,眼中多了光芒。

这是玉米的时刻,她真能愿意看着整个仪式简单的就结束了?

“玉米呢?”

门外那宫女再次出现,禀告道:“娘娘,殿下也在学规矩。”

胡善祥点点头,喃喃的道:“是啊!要学规矩了。可怜我儿那么小……”

人人都说该简化仪式,可胡善祥却咬牙让玉米去学规矩,为了让玉米乖一些,她让端端跟着去安抚。

她就这么呆呆的坐在窗前,直至天色微暗,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母后……”

胡善祥猛地冲了起来。第一下她的身体踉跄着,差点摔倒。

她伸手在边上摆放花瓶的架子上扶了一把,然后继续冲了过去。

架子摇晃着,上面的花瓶也在摇晃。

“母后!”

玉米的声音中带着委屈,胡善祥冲了出去。

玉米被端端牵着站在外面,见到胡善祥冲出来,玉米委屈的道:“母后,累,疼。”

胡善祥缓缓蹲在他的身前,然后拿起他的小手,看着那娇嫩的肌肤变得通红。

她把小手放到嘴边,轻轻的吹了吹。

“咱们不去了。”

胡善祥轻轻的摸了摸玉米的膝盖,然后眼中含泪。

玉米嘶嘶的叫疼,见胡善祥落泪,就伸手在她的脸上胡乱的抹了一把,说道:“母后,我大了。”

胡善祥泪眼朦胧的看着玉米,说道:“我的儿,苦了你了。”

……

“都准备好了吗?”

朱瞻基问道。

他的神色淡然,并未看到一丝喜气。

从午饭后,皇帝的情绪好像就有些问题,不大高兴,有些郁郁。

俞佳说道:“陛下,礼部今日都走了好几遍,胡大人说万事俱备。”

朱瞻基点点头,然后独自走出暖阁。

他缓缓走到了正殿的大门外,静静的看着里面。

大殿恢弘,金碧辉煌,但朱瞻基却感到一股股冷气往身上钻。

“这个位置很冷。”

他缓步进去,一步步走到御座的前方。

“朕想到了文皇帝在时,那时候朕站在下面,那时的大明和朕无关,很轻松。”

朱瞻基昂首站在那里,好似陷入了回忆。

“这里是皇爷爷定下的京城,三代帝王都坐在这里看着这庞大的大明,竭尽全力。现在朕将为大明准备好下一位帝王,一如文皇帝和仁皇帝时的那样……”

朱瞻基微微摇头,自嘲道:“这就是帝王,许多时候还比不上市井人家。十年后,二十年后……朕终将垂垂老矣。这个位置将会换成另一人坐上去,能永恒的只有……希望……唯有大明永恒。”

他负手站在那里,问道:“兴和伯怎么说?”

已经赶回京城的曹斐说道:“陛下,兴和伯说没人敢谋逆,但是郁气大概是少不得的。他还说……”

朱瞻基背对着大门方向,笑道:“他还说了些什么?”

曹斐低下头去,说道:“陛下,兴和伯说京城上空此刻大概是怨气直冲云霄,得请龙虎山的张家来看看。”

嗯?

朱瞻基一下就笑了。

“他总说宗教不可信,鬼神不可凭,这是觉得张真人家的道法无边吗。”

俞佳觉得风头被曹斐抢走了不少,就抢在他的前面说道:“陛下,张真人道法深不可测,兴和伯大概是久仰而不得见,心中遗憾吧。”

至于什么京城上空笼罩着怨气,俞佳觉得方醒这是拿国事在开玩笑。这话要是让外面的人听到了,少不得要生出些事来。

“道法高深?”

朱瞻基微微抬头,看着房梁,说道:“道家和我家源远不浅,道法的话……道法不及人心。”

他微微点头,仿佛下了什么决心,然后回身道:“明日观礼的颇多,武勋……让他们也来吧。”

朱瞻基一直没说明日的仪式是太子出面,还是由别人代劳,所以仪式的某些规格自然就在两可之间,等着皇帝的决断。

宫中今日已经有多人在待命,就等着皇帝的决断,然后出宫去通知那些人明天赶早进宫。

最好的马,最忠诚的侍卫,无数人都在为明日的仪式在准备着。

而此刻的京城已经开始半戒严,街上多了军士,他们目光冷漠的在看着行人。

顺天府的衙役,五城兵马司的军士,所有人,除非你已经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否则必须要出现在街头。

一队队道人进了京城,他们低着头,默默跟着前方的官员前进。

这是正一的道士们。

街上那些行人都脚步匆匆,按照官府的说法,今日该采买的东西都赶紧买齐了,明日午时之前别想再买到东西。

这个规矩比以往都严厉,但因为时间短,所以也没听到什么牢骚。

京城中的几家寺庙突然梵音大作。

无数经文被虔诚的念诵出来,那些老和尚在上首坐着,不时睁开眼看看下面的弟子们是否诚心。

两个老和尚在外面散步,神态从容,竟没把什么册封太子的仪式放在眼里。

“他们自己内部都是一团糟,正一和全真颇有些苗头。”

“正一在蒙元时被全真压住了风头,心中不忿,后来全真自己得意忘形,辩难败于佛家,至此一路下滑。正一只是开始不错,有人曾经总领江南诸路的道家事务……”

“全真曾经远赴大漠,为当时的蒙元始祖所喜,哪是正一能抗衡的。”

“正一……现在张家就聪明了,不肯掺杂太深。”

“可张家的天师就是蒙元人封的啊!”

“本朝只是真人。”

“是啊!真人。”

“不管是谁,宗教可安抚民众,都是他们拉拢的对象。”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