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63章 当断

第2463章 当断

朱瞻基回到了寝宫里,孤灯下,俞佳递来了一封书信。

“陛下,是兴和伯来的信。”

朱瞻基的眉间微松。

若是奏章,那就是事,而书信就代表着方醒要表达的只是私人的看法。

朱瞻基坐下来,然后检查了一下封口。

封口完好,上面有方醒的私印。

拆开信封,取出信纸。

一张纸,一封信,总计就两个字。

——人彘!

朱瞻基看着这两个字,良久没有动静。

俞佳站在边上,几次欲言又止想劝朱瞻基歇息。

今夜皇帝突然从孙贵妃处回来,这就是一种姿态,不,应该是一种决断。

“当断不断吗?”

朱瞻基把信纸塞回信封里,然后吩咐道:“歇息了。”

有宫女收拾了床,朱瞻基上床后,没多久就有轻微的鼾声传来。

俞佳在门外听到鼾声后,就朝着左右摆摆手,除去值夜的人之外,其他人都回去休息。

他自己却走到前方的台阶上缓缓坐下。

石板很冷,冷意从大腿上渐渐蔓延,直至身体变得有些僵硬。

俞佳把双手平行放在膝上,然后把额头放在交叠的手臂上面。

他就这样坐着,一动不动。

那几个值夜的太监和宫女都缩在边上,对俞佳的行径见怪不怪。

一个多时辰后,俞佳缓缓抬起头来,然后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

一个太监悄然走了,没过多久,他就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来了。

“公公,这是从昨晚就开始熬的肉粥。”

俞佳在活动身体,他不准备再睡了,白天找时间再打个盹。

他接过碗筷,嗅了一下,精神就好了些。

那太监堆笑道:“公公,陛下这里夜间从没有过事,您白日忙碌,晚上还跟着熬夜,时日长了怕……”

俞佳用筷子搅动了一下稀粥,热气升腾中,说道:“陛下的身边无小事,咱家多盯着些,你们的日子就好过些。否则出了事,谁能救你们?”

“是,若非是公公在,咱们这些轮换值夜的,早就被人挑出毛病给处置了。”

俞佳喝了一口粥,顿时觉得僵硬的身体都在渐渐松开。

“宫中最要紧的事就是陛下身边的事,其余的都先撂开。”

俞佳几下喝完粥,然后就开始巡查各处。

等天边那颗孤星渐渐闪烁时,俞佳回到了寝宫外面。

值夜的太监宫女们都聚在了门外,有的打着哈欠,有的扣着眼屎,还有的在捂着肚子。

可就没人敢离开。

俞佳看了捂着肚子,面色涨红的宫女一眼,说道:“赶紧去吧。”

“多谢公公。”

那宫女捂着肚子就往后面跑。

“公公仁慈。”

一阵低声的谀词中,俞佳淡淡的道:“以后轮着伺候的时候要注意,别去吃那些闹肚子的东西,不然在陛下的身边屁滚尿流,十个脑袋都不够砍。”

大家一起静静的等候着。

没多久,右边来了个太监,他冲着俞佳举起手。

俞佳吸吸鼻子,然后走到了门边,冲着里面低声道:“陛下,时辰到了。”

“朕知道了。”

朱瞻基的声音听着有些沙哑,俞佳回身吩咐道:“早膳让他们弄些滋润肺腑的。”

随后俞佳推开房门,宫女太监们涌了进去,然后伺候皇帝起床。

“陛下,早膳您想吃些什么?”

朱瞻基已经完全清醒了,他说道:“饼,粥。”

皇帝的饭菜,至少在神州陆沉之前,并没有以后世人揣测的那么丰盛。

几个分量很少的小菜,一碗掺了对嗓子有好处的药材的粥,还有两张饼。

朱瞻基几下吃了早饭,然后端着一杯茶慢慢的喝着。

“陛下,昨夜礼部尚书胡濙家中吵架,未曾提及朝政。”

“昨夜子时一刻,东城兵马司的指挥使徐步发牢骚,说上面天天施压,只想减少案子,可却不肯多发些钱粮,多增加些人手。”

“兴和伯在山东请了郎中,东厂的人事后去问了,说是奔波疲惫,邪气增生……”

朱瞻基出了寝宫,俞佳手中拿着册子,一路汇报着东厂才交上来的情报。

然后就是议政,皇帝和辅政学士们针对下面汇报上来的情况,开始商议着处理这个庞大帝国的大小事务。

议事完毕之后,皇帝就要开始处理奏章。

这些奏章都是辅政学士们先过滤了一道,所以他处理起来很快。

“山东……”

朱瞻基看到一份奏章,皱眉道:“今年怕是真要有灾荒了,不过地方上说应该不是大旱,户部可有应对?”

黄淮昨天和夏元吉有过交流,就说道:“陛下,夏大人说山东的存粮足够抵御此次旱灾,而且南边的米粮等下半年就可以源源不断的北上,只是去年才减少了许多南粮北运,今年若是再起漕运,南边的士绅大概会嘲笑。”

杨荣说道:“嘲笑什么?北边苦寒,大明的君王和军队戍守在这里,让南方得以安宁,那些腐儒知道什么?”

杨士奇也有些无奈的道:“南边总认为北方拖累了他们。去年大幅减少了南粮北运之后,南方有人说这是打肿脸充胖子,北方熬不过几年,保证又会重启漕运。”

“这是想国中之国吗?”

杨荣对这等事是不能忍,“陛下,这等风潮但凡起来了,以后再难控制,臣请责令各地官府,严查此等事。”

朱瞻基不置可否的道:“对付这等人,最好的法子就是大明越来越强盛,不过他们还会鸡蛋里挑骨头,那就一直强盛下去,让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成为夏虫的嘶鸣。”

稍后处理完政事,朱瞻基一路回了后宫。

“母后在做什么?”

宁寿宫外,朱瞻基负手看着外面。

出迎的李斌说道:“陛下,娘娘在散步。”

朱瞻基点点头,然后边走边说道:“母后这边看着少了些花树,回头你们好生想想,也问问母后想种些什么。”

李斌跟在侧面,赔笑道:“陛下,这不合规矩。”

宫中许多地方都不能种植东西,为的就是安全。

朱瞻基淡淡的道:“朕的话就是规矩。”

李斌心中一震,他不知道皇帝在这里、在此刻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

示威吗?

可皇帝和太后母子之间最近也没什么矛盾。

太后的心情不错,见到朱瞻基来了也是笑容满面。

她展示着手中的一幅画,“这是月儿画的,皇帝也看看。”

画上的画的是一团墨,朱瞻基凑近了仔细看看,终于是有些感悟了。

“母后,难道是小狗?”

“是啊!把本宫笑的不行。”

太后看着很是高兴,朱瞻基坐下后就说道:“母后这边少了些花草,朕想着是不是叫人来重新布置一番。”

“别大意。”

太后把画交给身边的于嬷嬷,也收了笑容。

“虽然现在看着平安无事,可历朝历代宫中出了多少匪夷所思的事?哪怕再好的明君也会有敌人。再说若是想看花草,本宫自然会去花园里,还能带着孩子们一起,这样更好。”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