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62章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第2462章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夜色渐渐的深了,方醒的精神越来越好,但是却觉得有些胸闷。

这是睡多了的反应。

“这事你是够不着,常宇都够呛。”

“是。”

“任何革新都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陛下在京城坐镇,金幼孜被赶出了京城,而我也出京,这一系列的动作自然有人会去揣度,这样很有趣。”

方醒恶作剧般的笑道:“他们都在盯着国本,那是能决定大明未来百年走向的国本,所以在他们的眼中就变成了一块肥肉。”

李二毛觉得方醒这是在安慰自己,可他却知道这些政治动作里蕴含着绝大的危险。

“老师,他们想恢复原状,若是能再进一步自然更好,比如说重新获得免赋税的特权。”

“那不可能!”

方醒自信的道:“取消士绅特权的好处皇帝最清楚不过了,换了谁来做这个皇帝,他都会守着底线,而其中之一就是不得恢复士绅特权,否则他就准备垂拱而治吧。”

两人走出了卧室。

青州的夜很宁静,偶尔传来几声虫鸣,才让人知道还身处人世间。

天色有些黑,星宿的光芒仿佛被过滤了大半,没精打采的。

微风吹拂着,微凉。

李二毛跟在方醒的身后想着心事,偶尔握紧的双拳证明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方醒伸手把挡在前方的树枝抬高,然后缓缓走过,仔细看了看枝头。

嫩叶就像是一夜之间出现在了枝头。

方醒轻轻的摸着嫩叶,说道:“这大概就是定鼎的一次较量,若是能压下儒家,科学的机会就来了,此消彼长,懂吗?”

李二毛说道:“弟子只是觉得生不逢时,若是早十年的话,弟子就能参与到这场让人热血沸腾的较量之中,而现在……”

方醒只是笑了笑,李二毛继续说道:“世人趋利,若是儒家被打压,科学被看重,不少人就会转向,可这些人终究立场不坚定,随时都会转投儒家。”

“这就是你的毛躁。”

方醒在前方缓缓而行,声音也不紧不慢的。

“不要非此即彼,更不要有道德洁癖,那不是做事的态度。”

李二毛心中一凛,知道这是敲打。

“老师,您以前说过,没有纯粹的人,有的只是诱惑的大小。有的觉得为了生民、有的觉得为了陛下、有的觉得为了大明,有的是为了自己的私利,可这一切都得要看上位者的手段。若是手段高超,大势之下,再多的私心也会跟着走,成为对大明有益的一块砖头。”

方醒说道:“你看看历朝历代,每当开国时,大多有一番作为,那些君臣也知道兢兢业业,这就是大势。等过了几十上百年,自然就进入到了一个倦怠期,然后文恬武嬉,贪腐横行……”

方醒回身说道:“二毛,科学不是为了和儒家争夺话语权,这一点你要永远记住了,咱们要争夺的是国运!要有国运在我的抱负,否则二十年后,科学和儒家别无两样。”

李二毛心中激荡,“老师,是以天下为己任吗?”

“不。”

方醒说道:“那是口号,喊多了坏处多。咱们要的是命运相关,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李二毛呆立原地。

方醒见他在思索,就回了卧室。

李二毛一直在想着这一句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夜露深重,他突然醒来,然后回来自己的地方,开始写文章。

——国强我强,国弱我伤!

李二毛抬起头来,他想起了方醒以前的教导。

——百姓对所谓的国家和民族并无太多的眷顾,这也是凝聚力不强的问题所在。

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句话就阐述了对这种观念的看法。

天下,个人。

天下不安,个人何来的安稳?

天下强大,个人何来的不安?

他想起了今年减免一成粮税的旨意,然后低下头,开始奋笔疾书。

……

紫禁城的深夜静悄悄的,只有巡夜人经过时的脚步声。

小心火烛已经喊过了,皇城中大多人都进去了梦乡,朱瞻基却还在看书。

孙氏就靠在床边在做针线。

她不时抬头看看皇帝,嘴角轻抿。

那笑意温柔。

朱瞻基突然放下书,起身道:“你先睡吧。”

孙氏愕然道:“陛下,夜深了,您还不睡吗?”

朱瞻基回身看着她,微笑道:“月儿和玉哥都很好。”

孙氏的眼神微黯,笑道:“今日玉哥还哭闹了一番,最后还是月儿哄好了。”

朱瞻基的嘴角微微翘起,说道:“孩子打闹嬉戏都是常事,不必过于着紧。”

孙氏应了,朱瞻基却要回乾清宫歇息。

这不同于寻常的举动让孙氏有些不解,不过她还是温柔的起身把皇帝送到了门外。

“回去吧。”

朱瞻基站在外面,对着她微微一笑,看着很是眷恋。

孙氏点点头,柔声道:“臣妾看着陛下回去。”

朱瞻基微微垂眸,然后再看了孙氏一眼。

孙氏出了大门,门外挂着两个灯笼,从斜后方照在孙氏的身上。

她穿着一件普通的貂皮大氅,身形轻盈,笑意盈盈。

恍如无数次的暂时送别。

朱瞻基有一瞬恍惚,灯光下,他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的东宫。

那时的他是青涩的,而孙氏却有些羞涩。

他微微点头,然后转身离去。

这一刻他想到的是和孙氏的第一次见面。

树下的少女微微低头,那微红的脸庞上有些紧张,却还有些期待。

“陛下……”

身后传来了一声低呼,朱瞻基并未回头,只是朝身后摆摆手。

灯笼发出的微光渐渐远去,孙氏站在门外,双手握紧。

她眼中的眷恋已经在渐渐消散,多了些痛苦之色。

王振就在边上,他忍住打哈欠的欲望,劝道:“娘娘快去歇着吧,明日……”

孙氏淡淡的道:“明日无事,后日也无事,我无事,你等也无事。”

这话里透着些许拒绝和冷清。

孙氏转身进了里面,王振站在原地,喃喃的道:“是要定了吗?”

除非是有人来禀告有紧急大事,否则皇帝不会在深夜从孙氏这里离去。

刚才一直都没人来禀告事情,那么皇帝今晚来这里……

王振的眼神微微黯淡,他和这里的所有人一样,都在期待着皇帝突然改变决定,哪怕只是搁置太子之议也好,那样他觉得二皇子都还有争斗的机会。

事情的关键在哪里?

王振看着远方的些微光亮,颓然道:“名不正言不顺啊!”

胡善祥不得皇帝的喜爱,可皇后的尊位依旧不可撼动,哪怕皇帝夜夜都来这里歇息,哪怕皇帝把孙氏宠爱的无人能及。

可在皇后的优势面前,这一切有什么用?

这一刻王振想到了前汉时的戚夫人。

人彘!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