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59章 粮耗子

第2459章 粮耗子

方醒走进了粮仓里,一个小吏正踩着梯子趴在粮筒上面,手中拿着一个很长的铁管往下戳。

他交换地方戳了几下,然后抬头喊道:“放粮!”

有小吏请军士帮忙,搬运了些大斗过来。

这边在搬东西,那通判和百户官被带了过来。

两人见这个阵势就相对一视,然后神色惶然。

“谁偷的?”

方醒扛着一根外面被弄的很光滑的竹筒,看似随意的问道。

百户官艰难的转过头来,可那通判却更快。

“伯爷,偷什么?”

通判的脸色很快恢复了自然,甚至还当着方醒的面扫了百户官一眼。

方醒不禁笑了:“你很大胆,若是去出使海外,当能如鱼得水。”

外交官要的是什么?

一是口才,二就是脸皮。

脸皮越厚的外交官,多半名声就越大。

当你能把对手有理有据的指责视为污蔑,并对此深信不疑时,那么你就是最出色的外交官。

那通判一脸自然的看着那闸口不断在放粮。

“噗!”

就像是有人放了一个很厉害的屁一样,闸口突然中断了出粮,然后一股风从口子冲了出来,方醒都被吹到了。

方醒看着口子问道:“粮食呢?”

地上摆放着十多个大斗,可才装满了三个。方醒走到粮筒前仰头看着上方。

粮筒的高度大约有三米左右,里面能装不少粮食,至少三个大斗是装不完的。

那通判茫然的道:“伯爷,小的也不知道啊!”

上面的小吏拔出了铁管,说道:“伯爷,好像中间被什么拦住了。”

他身体微微后仰,看着有掉下来的危险,然后伸脚进去踩了几下。

“轰!”

粮筒里突然一声响,然后摇晃了一下之后,下面又重新喷出了大米。

大米中间带着些干草,有人过去拿起来看了看,说道:“是草席。”

“救命!”

上面的小吏一脚踏空,整个人就掉进了粮筒里。

小刀两步就从梯子冲了上去,一阵忙活后,总算是把那个全身斑白的小吏救了出来。

粮食不断倾泻出来,等全部放完之后,有人统计了一下,对方醒说道:“伯爷,对数。”

那通判和百户官都木然看着,有些委屈。

“是草席?”

方醒过去检查了一下,等那个小吏颤巍巍的下来后,说道:“查!再查五间。”

随后那些骑兵甚至都不等钥匙了,直接按照方位,间隔很远撬开了五间仓库的锁。

所谓的草席就是挑衅!

方醒就在库区中间散步,当有人禀告,说青州知府来求见时,他玩味的道:“这位看来是有恃无恐啊!”

青州知府张路在外面站着,神色平静,身后的几个官员却有些急不可耐。

“大人,究竟是谁来了?”

张路没有回答,他眯眼看着里面,说道:“这粮仓都是他们在弄,和咱们无关。”

这时里面来了人,带着张路他们进去。

路上见到一间大门打开的仓库,里面的大斗装满了粮食,正在被接力送到粮筒里去。

一个官员在张路的身后低声道:“大人,是抽查粮仓,没咱们的事。”

张路微微点头,他对方醒的印象不怎么好,唯一的好感就是青州的藩王被方醒给弄没了,大家的日子好过了许多。

等见到方醒时,他正在看着一个小吏在粮筒上面插管子。

方醒回身看着张路说道:“本伯出京后一路潜行,自问并未暴露行藏,除去在济南府待了一天,说了要来青州之外,无人能知道消息,你从哪知道的?”

张路坦然的道:“守城门的军士里有人见过您。”

方醒点头道:“是了,本伯来青州几次,每次都是血腥,记不住都不行啊!”

张路苦笑道:“兴和伯,这里的仓库年前才有户部的人下来查过了。”

方醒说道:“本伯路过这里,见山东今年有些灾荒的苗头,就想看看。”

张路说道:“是该看看,可要下官去调集些人来吗?”

张路在撇清自己的责任。

他是老江湖,以前在各地任职时,对仓储多多少少的知道些情况。

一句话,天下就没有干净的粮仓。

而且方醒怎么可能私自来查粮仓?多半是带着密旨。

他看了一眼那个通判和百户官,见他们面色如常,就觉得这事儿怕是白跑了。

“不必了。”

方醒说道:“历朝历代的监守自盗,只要开了头,就没人能收手,所以若是亏空了,马上就能查出来。”

“隔壁!”

方醒突然改主意了,那刚抽出铁管的小吏一愣,然后下来把管子里的大米倒出来。

“伯爷,这边没问题。”

辛老七突然近前,低声道:“老爷,说隔壁的时候,那两人都有些慌乱。”

方醒点点头,那小吏就带着铁管去了边上。

砸锁的声音听着有些沉重,每砸一下,通判和百户官的身体就抖动一下。

张路见状就问道:“可是有情弊?”

那两人齐齐摇头,方醒看着高大的粮筒说道:“本伯上次在山东曾经说过,整个北方的气候都会慢慢的变化,不是变好,而是越来越差,所以粮食是重中之重。”

他回过身,走到通判的身前,问道:“为何要监守自盗?”

通判抬头,面色惨白,却强笑着说道:“伯爷,下官……”

“啪!”

方醒一巴掌扇倒了通判,森然道:“有人举报到了京城,说山东的粮仓亏空不少,陛下令本伯前来查验,你以为是本伯心血来潮吗?”

通判捂着脸说道:“伯爷,没有的事,年前才有人下来巡查!”

那百户官已经浑身湿透,汗水依旧在不断冒出来。

“伯爷,下官……”

方醒看了他一眼,说道:“年前下来的那人,被户部的夏元吉一茶杯砸破了头,随即被抄家,你们以为呢?”

“伯爷,小的不知啊!”

二人跪在方醒的身前,那模样真是比窦娥还冤。

“伯爷,找到了。”

一个小吏冲了进来,兴奋的道:“是双层仓!”

张路面色一紧,随即就退后一步。

若是这里出现亏空,他作为知府也逃不过责任。

不过他才到青州任职不到半年,所以觉得自己能置身事外。

“什么双层仓?”

方醒问道,那通判和百户官已经瘫坐在了地上。

小吏说道:“伯爷,双层仓就是上面和最下面有米粮,中间全是米糠稻草等杂物!”

“好手段!”

方醒倒是见识了这些粮耗子的手段,不禁冷冷的道:“传令封住青州府两个粮仓,人都控制住,查!”

张路知道事情严重了,就想主动一些,好歹留个好印象。

“兴和伯,下官可以召集人手去帮忙。”

方醒看了他一眼,说道:“青州官场的人,目前本伯一个都不信任。”

张路有些羞恼,却不敢和方醒辩驳。

“伯爷,这是损耗啊!”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