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57章 山东,干旱

第2457章 山东,干旱

山东这地方有些邪性,这是解缙说的。

他说山东这地方靠海,可旱灾却隔三差五的出现,简直就和陕西那边差不多了。

济南今年的第一场春雨姗姗来迟。

布政使司衙门里,常宇和钱晖站在堂前看着天色,面带忧色。

“这春雨来迟了!”

常宇忧心忡忡的道:“再来一场旱灾,今年山东一地的赋税怕是没法看了啊!”

钱晖知道他的心结,是在担心没政绩,到时候升官没戏。

可他也在等啊!

若是常宇飞升去了京城,他有很大的把握能接过常宇的位置,成为山东文官之首。

“大人,那家人最近很是低调,今年若是旱灾的话,要当心土地兼并啊!”

钱晖的声音低沉,带着些许劝诫。

常宇负手转身,叹道:“金幼孜在这里,闫大建也在这里,那方醒也不知道何时回来,今年的山东怕是要不安生了,只希望……”

他的嘴唇蠕动着,却没说出自己的希望。

钱晖点头道:“应当不会,那家人近几年很低调,去年陛下还降旨夸赞。”

常宇无奈的道:“陛下那是在安抚士绅,可士绅那么多,哪里一一能顾到,这不就拿了他家来当牌坊。”

钱晖笑道:“牌坊也好,根深蒂固也罢,陛下应当不会轻易动他家。当然,若是他家不知趣,非得要掺和地方上的事务,吃相太难看……那陛下的性子可就说不准了。”

常宇摇摇头,失笑道:“本官担心的却是那方醒。想想那年……那围墙轰然倒塌的事。”

钱晖讶然,然后笑了起来。

两人都想到了那近乎于恶作剧的手法,事后那家人跺脚叫骂也无济于事,朱棣那里什么反应都没有。

这就说明了皇家对那家人的态度,真的和牌坊差不多。

牌坊要立起来,但是要警惕牌坊有野心。

所以朱棣没啥反应之后,那家人就非常警觉的开始蛰伏了。

这是多年传下来的东西,趋利避害最是管用,别人家都学不来。

“大人,金大人他们回来了。”

金幼孜戴着斗笠进来了,见常宇和钱晖在堂前,就说道:“本官去下面看了看,今年弄不好有些干旱,各地要注意了,沟渠要整理一下,还有就是打井。”

这有些喧宾夺主了,不过常宇二人并未介怀。

“是有些干旱的意思,本官昨日去乡下找了老农询问,说是有,但应当不厉害。”

三人进了大堂里坐下,随后闫大建也来了。

“情况不大好,百姓有些担忧今年的收成,下官问过几家粮店,他们也在观望。”

金幼孜冷冷的道:“观望什么?不说山东的粮仓,就京城周围囤积的粮食,养山东一地的百姓绰绰有余。不过……”

金幼孜的眼中多了厉色,说道:“各地的粮仓该去查看一番了吧。”

常宇心中一凛,说道:“本官这里马上安排。”

……

青州府城,春雨漫漫。

细雨落在田间,只是润湿了薄薄的一层,却不足以保障耕种。

田间站着不少农户,有人挖开些泥土,失望的道:“不够!”

所有人都在望天,希望那春雨从丝丝缕缕变成倾盆大雨。

“贼老天!就算是来个水灾也好过旱灾啊!”

“算了,好歹也能耕种,都盯紧了。”

有老汉在劝说着,“哪家的家中没有存粮?都消停些,回头官府肯定会来人查看。”

“查看个屁!前几日德州那边旱了,一千余人吃老本吃的心慌,也没见官府有动静,反而是士绅给了些粮食。”

“嗯,这事我也知道,那些士绅以往修桥铺路也不落人后,只是现在田地都被收回去了,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可咱们的日子呢?”

老汉听到那些年轻人都对士绅的遭遇表示不满,就骂道:“今年陛下还减免了一成的粮税,怎么就不见你们夸赞了?”

那些年轻人听了也觉得不好意思,有人说道:“可那是粮食多的吃不完了才免的粮税。”

这道理没法说了,老汉把脚下的麻鞋弄下来,拎着就冲向了说话的那个年轻人。

年轻人是他的晚辈,见他凶恶,转身就跑。

两人一个跑一个追,边上的人都在笑,直至一群骑士缓缓而来。

方醒看到了打闹,他下马走进田里,伸手摸了摸泥土,起身说道:“今年的雨水偏少,青州府怎么不出来组织百姓自救?”

没人回答这个问题,那些百姓见方醒一行人在琢磨泥土,有人就低声道:“会不会是陛下派人下来看了?”

虽然他们对士绅表示了同情,可那是因为利益。

而减掉了今年一成粮税的皇帝他们同样也拥护。

是的,就如同是信仰一般,华夏的百姓总是很博爱。

方醒拍拍手走过来,那些农户马上就开始聚拢。

这是戒备。

方醒笑眯眯的问道:“在下看这场春雨怕是够不着田地解渴吧,大家都没引水打井?”

没人和他说话,方醒也不尴尬,自言自语的道:“在下才从济南那边来,当地官府都在组织百姓修水渠,还出资出人帮百姓打井呢!”

那个老汉终于忍不住问道:“敢问贵人,济南那边的官府真的管了?”

方醒点头道:“管了,还出钱出粮。”

方醒不但心百姓闹事,因为现在大多人家都有些余粮,远远没到闹饥荒的程度。

他更想看看本地官府的表现。

老汉一听就有些不满意的道:“没呢!本地的官府就派了几个小吏下来看看,说是回头想办法,想到现在都没人来。”

方醒点点头,然后走出了田地。

“呸!这是来消遣爷爷们的吧!”

一个年轻人见方醒从容不迫,但看着就像是个普通的行商,就觉得刚才自己被他震住了有些不值。

声音不大,方醒没听到。

他上马后,回身看着这些农户,说道:“不必担心,但凡有官府的地方,今后就不会饿死人。”

一群农户看着方醒等人远去,有人就骂道:“装什么装?什么狗屁官府!哪次出了事能看到他们?”

“狗东西!若非是在大道边上,刚才咱们就能把他们弄死。”

一个个老实的农户的眼中渐渐多了狰狞之色。

世道一乱,什么狗屁的规矩,什么狗屁的律法,弄死再说。

一路上方醒看到的都是淡淡的麻木。

这次干旱情况不算严重,加上粮价不算高,所以不必担心饿死。

可皇帝才将免除了今年一年的粮税,大家都在期待着好日子。

旱灾的出现,就像是泼在这个期待上的冷水。

……

青州府里有两个大粮仓,上次大旱时检查少了许多,然后人头纷纷落地。

那次之后,山东也算得上是老天赏脸,虽然时不时的有些小灾小难,可粮食却从未出现过缺口。

所以白清很懒,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他就坐在门房里打瞌睡。

他隐隐约约的听到了马蹄声,却懒得睁开眼睛。

大明现在不差粮食,倭寇也消声灭迹了,弥勒教的教众也因为能吃饱饭都回家了……

所以守卫粮仓的军士们都在营房里偷懒。

嘭!

大门方向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白清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来,就见到大门已经飞了进来。

一队骑兵冲了进来。

“你们……你们是谁?”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