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55章 小心眼的女人

第2455章 小心眼的女人

户部门前的热闹气氛骤然一变,那些官员都不自觉的往后面退去。

太后怎么突然变脸了?

才将呵斥方醒,转过身又叫人来安抚。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皇帝给太后施加了压力?

那些眼神顿时又变了,变得有些诡异和暧昧。

宫中母子争斗,咱们该如何?

李斌看了这些官员一眼,冷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娘娘说了,知行书院出了不少人才,兴和伯的孩子也雏风清于老凤声,本宫也就放心了。”

说完他随意的拱拱手,低声对方醒说道:“兴和伯,娘娘是被人给蒙蔽了,眼下不好发作,稍后……”

他带着人走了,方醒看着他的背影,心中转动着念头。

他也担心是皇帝和太后闹翻了。

可李斌的到来和态度说明太后真是觉得错了。

关键是那句雏凤清于老凤声。

这话里带着些许调侃和女人对认错的纠结。

——你儿子比你厉害。

不管多大的女人,多厉害的女人,在许多时候都会拒不认错。

至于那个告密的人,太后现在当然不能处置她,否则以后谁还敢来和她通气打小报告?

但是小刀子割人才是最痛的啊!

太后的小心眼可是曾经埋葬了某些女人。

随着方醒的离去,这一场类似于闹剧的矛盾迅速烟消云散。

那些期盼着太后给方醒当头一击的人失望了。

有人梳理了一下此次时间的起落:从呵斥方醒不把大皇子的安危放在眼里,这样的人能做太子的老师?

可太后稍后的表态又让事情发生了大反转。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太后改变了主意?

于是今天出宫办事的太监们都发财了。

“陈公公,在下就想问一下,今日宫中……”

“娘娘那边的事?”

一个男子和一个太监站在街边低声说话。

男子闻言就欢喜的道:“正是。”

男子把手缩进袖子里,太监也心领神会的把手藏在袖子里,然后伸过去。

两人就像是在握手,只是一个接触就松开了。

太监的手在袖子里捏了捏宝钞的厚度,满意的道:“今日你不是第一起问这个的,不过此事也没什么好说的,娘娘弄错了。”

“弄错了?”

男子瞪大了眼睛,“那可是太后娘娘,怎么会弄错?”

太监没好气的道:“都以为陛下和娘娘闹翻了吧?咱家怎么觉着你们都心怀不轨呢!”

男子失魂落魄的道:“可他带着大皇子出宫了,这不合规矩。”

太监可怜的看着他,说道:“陛下的话就是规矩,可怜你们居然忘记了这个。”

……

这个世界有许多规矩,从万物的规矩到国家的规矩,以及家庭里的规矩。

方家的规矩不算多。

“这次大概会待不少时日,陛下允许带家眷。”

回到家中后,方醒并未把和太后之间的误会告诉家人,而是叫人准备行装。

张淑慧和小白都愣住了。

谁去?

方醒很头痛,谁去他都觉得好,可不可能全部去。

“土豆还在武学里呢!”

张淑慧知道自己必须要做出牺牲。

……

方醒去找到了解缙,交代了自己不在时的一些事。

“大概多久?”

解缙有些惆怅的问道。他觉得皇帝在下棋,下一盘很大的棋,可自己却不能参与其中,怎能不扼腕长叹啊!

方醒坐在他的对面,情绪很正常。

“不知道,要看京城的变化。”

解缙皱眉道:“陛下让你出京,难道是想减少些麻烦吗?”

方醒笑道:“我就是麻烦,走到哪麻烦就到哪,我出京之后,陛下才好从容的操作大皇子的事。”

“立个太子都那么紧张,不知道陛下可后悔了吗。”

解缙的试探让方醒不禁莞尔一笑。

“没有,立太子不麻烦,大家都在盯着太子老师的位置,这个才是大麻烦。”

“我离京之后,陛下会寻找时机立储,到时候看陛下会不会召我回京。然后宫中和外面都会有一波震动,所以需要安静。书院这边不要掺和这些事,有人挑衅也等事情稳定了之后再回击。”

“这不是怯弱,而是顾全大局。”

方醒的话让解缙觉得是在小看自己。

“老夫自然知道这些,你且去交代家事吧。”

家事很多,但却又很少。

“我们都不去。”

方醒得到了一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消息。

两个女人都不去,这是要活活的憋死他的意思吗?

张淑慧劝道:“夫君要不带着莫愁去吧。”

“爹,我要去!”

方醒的千般烦恼在闺女的面前都消散了。

无忧急匆匆的跑进来,额头上全是汗,脸蛋红彤彤的。

“你哪都不能去!”

张淑慧把她叫过来,然后擦汗,又低声的解释着不给她去的原因。

女儿眼中的泪水让方醒觉得心疼。

可面对两个儿子,他却没一点留恋的。

土豆请假回来了。

看着脸上有一块青紫的大儿子,方醒没问原因。

“为父要出去一趟,半年到一年不定,你在武学专心学习就是了。”

土豆有些懊恼的道:“爹,早知道孩儿就晚一年再进武学就好了。”

方醒没好气的道:“你娘还不老,家里轮不到你操心!”

土豆心中郁郁,方醒突然问道:“假期到什么时候?”

“明日午饭前。”

方醒点点头,“明日早上就回去吧。”

土豆应了,方醒这才看着平安。

“你让为父很纠结。”

平安显得很茫然,方醒笑道:“你小子就是个懒的,就喜欢躲在背后看热闹,这样也不错,只是你大哥要从武,那你呢?”

平安显得有些无所谓的道:“爹,那孩儿就从文吧,就在书院里守着,好歹也是个饭碗。”

“你这个惫懒的小子!”

方醒笑道:“你的心思却细,为父担心你迟早会被卷进朝堂之中,到了那时,你再想脱身可就难了。”

平安还是很随意的道:“爹,孩儿不想进朝堂。”

“许多时候……许多事,都是身不由己。”

方醒起身,把地方留给了两个儿子。

门外,无忧站在那里。

“爹……”

方醒突然间想把整个家都带走,什么都不留下。

……

第二天一大早,方醒带着家丁们走了。

莫愁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跟着去山东,这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想破例。

三个女人对一个男子,你独霸一段时间试试。

所以方醒来时多少人,回去还是多少人。

土豆跟着出来,在道边躬身相送。

方醒在马背上对他点点头,说道:“你在武学好生学习,家中之事有你娘她们在,必要时黄先生他们也能出面,你休假时回来看看即可。”

天还麻麻黑,土豆应了,抬头道:“爹,您这是要避开吗?”

“你这话憋很久了吧?”

方醒微笑道:“不算是避吧,只是想让事情更简单些,所以……若是你娘她们想出行,记得先来人通告。”

“好了,你也大了,以后要学会照顾自己!”

方醒调转马头,说道:“我们走!”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