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53章 怎么教导未来的太子

第2453章 怎么教导未来的太子

“他们要出去?”

“是的,陛下!”

来禀告的太监觉得方醒真是太荒谬了。

大皇子才多大?

就算是大了也不能出宫!

那可是国本,能轻易出去吗?

太监觉得皇帝应该要派人……不,最好派自己去呵斥方醒一番。

是的,他就是二皇子玉哥的坚定支持者。

在出现了两位皇子之后,不,应该是说在出现了一位宠妃之后,有些人就动心了。

从龙之功最为丰厚,谁会拒绝?

朱瞻基并未迟疑,说道:“去吧。”

什么?

太监大胆抬头看了一眼。

朱瞻基已经低头在看奏章,他很忙,忙的不行。

他需要照看这个庞大的帝国,为此很忙。

但他还得要把自己的嫡长子贡献出去。

而且必须要教育好,不能败家……与败国!

……

玉米出宫绝对是一件麻烦事。

车驾是必须的,但是被方醒拒绝了。

“坐着车他看什么?看不到外面的人事,他出去干什么?”

“护卫少一些,本伯带着家丁呢!”

方醒看着三十多个侍卫很是头痛,幸而他们还知道要便衣,否则方醒马上会去找朱瞻基,建议把贾全和沈石头派去哈密。

最后就是衣服,不但是方醒要换,玉米也得换。

换一件简单的,别弄什么颜色,越简单越好。

稍后李艳霞亲自出手,把玉米打扮的和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

“走了啊!”

临走时,方醒故意拖慢了速度,可玉米却没心没肺的催促着快走。

别人家的孩子不都是舍不得吗?

这孩子的心野啊!

李艳霞起身,看着方醒把手伸向玉米,心想殿下可不会让你牵着出宫。

怡安就在边上,真一在另一边。

怡安伸出手去。

两只手,一只大,略黑;另一只小,白。

玉米抬起头来,乌黑的大眼睛先看了方醒一眼,然后又转向怡安,伸出手去。

虽然知道玉米会选择自己,可怡安还是母爱满满,心中心肝肉的早已软做一团,然后伸出手去。

一大一小两只手缓缓接近。

然后距离就开始拉大。

仿佛从未接近过。

方醒看都没看,当玉米的小手触摸到了自己的大手时,他习惯性的握住,然后说道:“咱们赶紧出去,还能赶上午饭。”

怡安觉得方醒和玉米许久未见,孩子的忘性大。可没想到玉米对方醒居然这般亲近。

心中有些发酸的她随口道:“殿下的午饭不能在外面吃吧?”

“那又有什么?”

方醒牵着玉米下了台阶。

这里就是皇城的边缘,无需轿子,方醒就这么牵着玉米一路出宫。

他们并未走正面,而是从东华门那边出了皇城。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季总是繁忙的。

田间地头多了农户的身影,北平城中的人流量也少了一些。

可就算是这样,玉米依旧好奇的就像是一个进了皇宫的普通人家孩子,不停的问着问题。

“那是什么?”

“那是羊屁股。”

“为什么摆个羊屁股在外面?”这是真一代替玉米问的。

“因为想吃饭的人看到了羊屁股,就知道这里面是卖羊肉的,想吃羊肉的就会胃口大开。”

方醒不管他能否听懂,继续说道:“你看另一家,他也是卖羊肉的,可外面只能看到招牌,生意就没前面那家摆出羊屁股的好,知道是为什么吗?”

玉米摇摇头,他更想去尝尝宫外的美食。

于是他就拉了拉方醒的手。

怡安低声道:“兴和伯,外面的饮食不安全。”

方醒顺着玉米的力道走了过去。

“无碍!侍卫里有人能辩毒。”

羊肉店里,此刻已经坐了一大半人。

羊屁股就放在灶台上,用一个大盘子装着。

这是羊的后半身,大抵是被火燎过毛,外加被煮熟了,所以颜色看着有些深黄,还有些被火燎出来的黑斑。

羊尾巴在骄傲的翘着,盘子有些油污,看着就像是乡村小店的做派。

怡安跟上来,有些担忧。

玉米拉着方醒走到羊屁股前方,问道:“先生,就这样吃吗?”

方醒笑道:“这是手段,比如说你喜欢吃糖,那么一家店外面挂着个幌子,写着糖。而另一家把糖摆在了外面,让你一眼就看到了,你会去哪一家?”

玉米没有想,说道:“去挂着幌子的那一家。”

伙计已经迎出来了,听到这话就想发火,可见到玉米还小,童言无忌,只得问道:“客人要吃什么?”

“来两个小砂锅。”

方醒随口说道:“一个砂锅少些,用羊汤加新鲜的豆腐,加一些面条一起煮,给孩子吃的。”

怡安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那边方醒回头道:“你们要吃什么自己点,我请客。”

贾全一直跟在后面,此刻在看着小店的左右,闻言就笑道:“好啊!兄弟们,想吃什么就点。”

方醒有钱,所以贾全一说,那些侍卫都纷纷点了自己的饭,大多是面条,这样速度快,可以轮换着吃。

怡安和真一没点,两人都准备稍后回宫吃。

方醒带着玉米坐在了边上,见状就说道:“吃吧,这边无事。”

辛老七他们就坐在边上一桌,安全肯定没问题。

怡安和真一就各自点了面条。

方醒要的却是羊肉砂锅。

羊屁股被拎进来切掉了一半,然后切片。

砂锅只需要开了就行,所以最先来。

方醒就着砂锅要了一大碗米饭。

“筷子煮一下,还有,现在不是腐乳多吗?下次弄些来在蘸水里。”

方醒觉得蘸水不够好,掌柜不屑的道:“我家的蘸水里用的是最好的辣椒,是从方家庄买的,再用腐乳,那就是抢味了,懂不懂?”

方醒本想和他辩驳一番辣椒和腐乳在某种时刻是相得益彰的道理,却因为对方在夸赞方家庄的辣椒好,只得偃旗息鼓。

怡安没想到方醒居然会忍了下去,不禁微微点头。

而真一却在研究蘸水的构成。

“我要吃。”

玉米见方醒吃羊肉下米饭很是畅快,就有些馋了。

“你的在后面。”

方醒说完就在观察着玉米。

玉米嘟囔了几句,大抵是肚子饿了之类的话。

方醒说道:“你可以让厨子快一些。”

玉米抬头,有些茫然的道:“要很远呢!”

这孩子竟然想到了宫中从做好饭菜再送到坤宁宫的距离,方醒心中微微一软,说道:“你还小,大了要学会安排自己。”

玉米不懂这个,但面条很快就好了。

灰色的面条,看着有些没胃口,可这种粗面条才是最好吃的。

面条煮的有些软烂,吸进了许多羊汤。

方醒叫人弄来小碗,一边给玉米说着分开吃可以避免浪费,还有不会被烫着的道理,一边把面条从砂锅里夹出来。

“吹冷了再吃。”

方醒把筷子递给玉米,怡安就在边上盯着。

玉米对筷子应用的不是很好,很笨拙。

方醒对怡安摇摇头,劝阻了她帮玉米的举动。

“自己吃才香。”

“叔,叔。”

玉米在和面条搏斗,店外有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进来,瞬间侍卫们都在盯着他。

掌柜兼厨子见到来人就冷了脸,问道:“又输光了?”

男子嘿嘿的笑着,然后挠着头道:“叔,这次只是运气不好……”

掌柜在为侍卫们煮面条,左手的竹漏勺在大锅里捞了几下,面条缓缓分开,然后被滚水顶了起来。

锅的中间就是沸腾的顶点,面条在这里开始往四面分散,然后再次聚合。

掌柜仿佛看出神了,就在男子嬉笑着想说话时,他缓缓抬头,微微皱眉道:“滚!”

男子愕然道:“叔……”

竹漏勺猛地挥舞过去,滚水夹杂着几根面条飞了过去。

男子惨叫一声,头上挂着几根面条连连后退。

“滚!”

掌柜大声的喝道,伙计马上过来,把男子推攘出去。

玉米被吓到了,他先呆呆的看着方醒,再回身看向声音的出处。

吃完面条后,方醒带着玉米出了小店。

“那个人原先有大好前途,能在这里赚钱,可他却染上了赌钱的恶习,不思进取,懒得要命,所以就被赶走了。”

“不赌钱。”

玉米真的很乖。

方醒微笑道:“当然不能赌钱,还要想着长大了要干什么。”

玉米有些郁郁不乐的道:“他们说要做太子。”

怡安听到这话就干咳了一声。

方醒没理她,继续说道:“不喜欢吗?”

“想玩。”

玉米觉得方醒是可靠的,至少不会强迫他做什么。

方醒点头道:“是啊!是该玩,我那里还有好些好玩的东西。”

玉米欢喜的道:“在哪里?”

方醒摇摇头道:“那些东西要学识,不懂的不会玩。”

“我要玩。”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