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52章 求见大皇子

第2452章 求见大皇子

“真一见过娘娘。”

一个十五六岁的宫女跪在胡善祥的身前。

“让本宫看看。”

宫女抬头,虽然没笑,可那眉眼看着却非常可爱,特别是嘴唇,弯弯的微微翘起。

胡善祥见没有什么狐魅气息就放心了,说道:“既然是陛下让你来的,那么从即日起,本宫就把玉米的安危交给你了。”

宫女俯身道:“奴婢遵命。”

……

第二天方醒就请见玉米。

注意,不是请见皇帝,而是请见玉米。

他很庄重的穿了一身伯爵的行头,脑后的羽毛很漂亮。

守门的军士大抵很少见到方醒如此全副穿戴的模样,所以楞了一下没认出来。直至方醒自报家门,这才连滚带爬的冲了进去。

这是要出事了啊!

哪个重臣进宫敢绕过皇帝来请见皇子的?

太子还差不多,而且太子要见臣子也只能见皇帝允许你见到的人。

所以方醒这么一慎重,就吓坏了守门的军士。

消息马上被传到了朱瞻基那里。

“全副穿戴?”

朱瞻基的声音有些古怪,像是在忍着什么。

是愤怒吗?

来禀告的太监说道:“是的陛下,兴和伯穿了伯爵的全副穿戴,正儿八经的请见大殿下。”

俞佳的目光微微低垂,心中在想着方醒此举的目的,嘴角不经意的就微微翘起。

朱瞻基淡淡的道:“去皇后那里,让他们带了玉米去见兴和伯。”

方醒当然是不能去坤宁宫的,可皇帝的意思居然是单独让他们见面?

这个……

俞佳忍不住抬眼看去,就见朱瞻基的嘴角微微抽搐,却不是愤怒的模样。

等有人去传令后,朱瞻基才忍不住笑道:“这是一板一眼啊!要给自己的弟子撑腰来了。”

俞佳听到这话就楞了一下,然后就堆笑道:“陛下,兴和伯这是要平息外面的物议吧?”

朱瞻基看了他一眼,说道:“物议那里能平息,这是你死我活的较量,兴和伯这是来火上浇油,让那些人出招更狠一些。”

俞佳心中不解,但却不敢再问,稍后就借着一件事出了暖阁。

“俞公公,来喝水。”

宋老实在边上吸鼻子,吸溜吸溜的,还把自己的水壶递过来。

俞佳见他在吸鼻涕,就皱眉道:“没御医给你诊治?”

“有,可是药苦,我趁着他们不注意就偷偷的倒了。”

这个憨货!

俞佳站在那里,等看到李艳霞从下方走过时,就冷哼一声,问道:“李尚宫这是要去哪呢?”

李艳霞以前盯他盯的比较紧,俞佳知道大概是太后的意思,所以很是谨小慎微了一阵。

但皇帝对他的信赖依旧,加之太后渐渐的甩手了,不大管宫中的事,整日只知道含饴弄孙,于是俞佳又重新得意了起来。

李艳霞止步抬头,见他得意也不恼火,淡淡的道:“大殿下要去文华殿,我带人去收拾,俞公公这是要询问什么?”

这个恶毒的女人!

大皇子的动向谁敢去询问?

俞佳冷笑着,李艳霞见他不说话,就继续过去。

还是那种上半身丝毫不动的走法,让俞佳有些发呆。

“大家都各有各的道啊!”

……

文华殿离这边有些远,是皇太子读书治事的地方。

读书是读书,可今日却是玉米第一次在文华殿接见臣子,所以不能出任何差错。

李艳霞带着人急匆匆的赶到了文华殿,一番洒扫和敲打之后,玉米就来了。

玉米还小,走不了那么远的路,所以来文华殿都是坐轿子。

玉米很好奇的问了李艳霞:“先生还没来吗?”

他已经忘记了方醒这个人。

李艳霞垂首道:“殿下,兴和伯马上就到了。”

“兴和伯?”

玉米摇头晃脑的想了半天没想起这人是谁。

等方醒进来之后,就见到了一个在发愁的玉米。

“见过殿下。”

方醒只是拱拱手,李艳霞见了赶紧带着人去了边上。

方醒很自然的过去牵着玉米,而且不是坐在,而是出了文华殿。

李艳霞眨着眼睛,觉得这事儿不对啊!

这不合规矩!

她看了一眼跟在玉米身后的真一,还有怡安。

怡安仿佛不知道规矩,她就走到门边止步,而真一却一直跟在玉米的身后。

外面就是个小平台,然后就是台阶。

方醒松开玉米的手,然后看了真一一眼,问道:“是陛下让你跟着的?”

真一笑了笑,很甜:“是的兴和伯。”

方醒点点头,说道:“殿下还小,男女之事肯定是用不上你,不过你要盯着些,谁敢教导殿下知道什么男女之事,不管是口头还是行动,马上去禀告陛下。”

真一点头,声音清脆的应了。

方醒见她有些可爱,就笑道:“照顾好了玉米,以后你想要出宫也行。”

这是许诺。

真一楞了一下,然后微微歪着脑袋看着玉米。

“出宫出宫!”

玉米在拍手!

真一的眼睛微微眯着,就像是月牙。

她福身道:“多谢兴和伯,只是奴婢却不想出宫呢。”

方醒自然不管这个,他只是担心玉米会被人刻意的教坏,特别是在宫中,那些太监宫女嬷嬷,若是有人心存恶意,只需几句话,就能让玉米留下一辈子的印象。

“殿下想学些什么?”

方醒蹲在地上问道。

玉米皱着眉,然后回身看了一眼,等看到怡安后才安心了些。

“你是谁?”

这个问话很霸气。

方醒微笑道:“臣是方醒。”

“方醒?”

玉米摇摇头道:“不认识你。”

怡安走出来,俯身道:“殿下,兴和伯是无忧小姐的父亲。”

“无忧!”

瞬间方醒看到玉米的眼中就生出了神彩,很是欢喜。

方醒再次问道:“殿下想学什么?”

玉米下意识的说道:“玩!”

说完他就有些茫然的看着方醒,“姐姐说不许玩。”

“是不许说玩吧?”

方醒笑道:“殿下无需慌张,咱们目前也只能玩。”

对不住你喽,杜大人!

启蒙的差事也不好做,要有耐心,还不能把玉米弄哭了。

方醒为杜谦默哀一秒钟,然后笑眯眯的道:“殿下,可想去外面看看吗?”

玉米欢喜的道:“想。”

随即他又沮丧的道:“父皇和母后不许,姐姐也不许,怡安也不许……”

怡安听到玉米提到自己,既窝心又心酸。

她见方醒在思索,就低声道:“兴和伯,殿下在宫中很乖。”

懂事的孩子就该得到奖励。

方醒干脆坐在地上,然后指指自己的对面。

玉米犹豫了一下,再看了一眼怡安。

“不脏,坐吧。”

方醒见玉米坐下后,就对怡安说道:“孩子别太精细了,土豆和平安如玉米这般大时,什么字都不认识,整日就疯玩。”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