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48章 道统和饱饭

第2448章 道统和饱饭

“金幼孜去信京城。”

方醒在休息,每天他去一趟工地,然后就回来休息。

这样的监工自然是不合格的,可作为皇帝的代表,曹斐却视若无睹。

院子里的花树上多了一丝嫩绿,枝头芽孢嫩的让人不忍触摸。

一只白白胖胖的手捏住了芽孢,然后用力一捏。

曹斐松开手,见到芽孢粉碎,这才满足的看看手上被涂抹的绿色汁液。

他在树下缓缓转身,把手放在身后,手指头慢慢的摩挲着。

大树下是一张躺椅,躺椅边上是一张小几。

躺椅里躺着方醒,小几上是一壶热气渺渺的茶水。

方醒对他的态度不冷不热,但却不忌讳话题。

“东厂的人趁着送信的人在驿站歇息的机会看到了书信,抄写了一份给咱家,兴和伯可要看吗?”

方醒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微微摇摇头。

曹斐觉得方醒是有些斗志低落了,就说道:“金幼孜一下出了五封信,其中辅政学士们每人一封,还有的就是好友。”

见方醒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曹斐心中恼怒,但却只得继续说着。

“五封信大同小异,金幼孜在信中对儒学的未来忧心忡忡,觉得如今的儒家和儒学太过务虚,和科学比起来一个是阳春白雪,一个是下里巴人,曲高而和寡,这不是好事。”

“神经病的曲高和寡!”

方醒终于睁开了眼睛,他伸手拎起茶壶,就着壶嘴喝了一口,然后又重重的躺下去。

他舒坦的叹息一声,说道:“百姓要的是能提高自己生活能力的学问,而不是之乎者也,更不是什么狗屁的诗词和文章。金幼孜算是看透了这个,可他只是一人,儒家却是千万人,他这是想螳臂当车吗?”

方醒突然笑了,笑的很是唏嘘。

“我想过杨荣,可他眷恋首辅的官位,不肯冒险去带头。我想过杨士奇,可老杨却是个古板的,从不觉得儒学有什么需要改进的,恨不能字字珠玑。”

方醒微笑着摇摇头:“剩下的谁有那个威望?黄淮的身体若是去做这事,怕是活不了几年。至于杨溥,那是个城府深的,却深的不够,当然不肯去做出头鸟。”

他把身体缓缓上移了些,把茶壶抱在手中取暖,微微叹息道:“金幼孜是个痴人啊!往日我却是看错了他。”

他以往和金幼孜之间是互相看不顺眼,在朝堂之上多有争斗。

曹斐冷冷的道:“你们之间的事咱家不管,可陛下让咱家来是要看看风头,稍后咱家就走了。”

“一路向南?”

“对。”

两人沉默一阵,方醒说道:“别在意这个,陛下就是太在意了别人的看法,所以这些人才敢,才能拿太子之事来做筹码。”

曹斐微微低头,“你小看了那些人。”

方醒无奈的道:“这是担心太子将来遍地敌人是吧?”

曹斐点点头道:“若是这般,太子的日子比当初陛下的日子更艰难,而且……”

他看了方醒一眼,见他又闭上眼睛,就说道:“咱家老了,没多久的活头了,就说些大逆不道的话。”

“你说你的,再大逆不道的话陛下也听不见。”

直至现在方醒依旧懒洋洋的闭着眼睛。

曹斐气得指着他说道:“你也不想想,到时候未来的太子要登基了,却发现君臣之间势若水火,这大明怎么维持下去?”

方醒依旧无动于衷,曹斐气得一把抢过他手中的茶壶,正准备摔了时,却一下呆住了。

“你……”

曹斐恍然大悟道:“你是巴不得吧?”

方醒叹息道:“你一个内侍,管这么多干嘛?难道就不怕被以干政的罪名一刀剁了?”

曹斐冷笑道:“咱家早就该死了。不过你兴和伯却更是该死。”

他把茶壶丢在边上,呯的一声,外面进来了小刀,见状就准备冲过来。

方醒微微摆手。

全程不知道小刀进出的曹斐依旧是怒不可遏。

他指着方醒骂道:“好你个兴和伯,这是为了你的科学,把陛下卖给了那些人,你可对得起陛下对你的信重?可对得起文皇帝和仁皇帝对你的爱护?”

方醒依旧不搭理他。

曹斐叹息一声,竟然收了怒火,说道:“可是陛下全程都知晓吗?兴和伯,陛下为何要为科学张目?”

方醒没承认也没否认,“在乎大明的人,懂的科学的人,都会为科学张目。”

这话里的味道很多,曹斐却品到了。

他叹息了一声,然后走到树下站着,看着先前被自己捏碎的芽孢,神色惆怅。

“那有何用?”

曹斐在宫中一辈子,对人性人心的了解不可谓不深刻。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管是杨荣还是闫大建,包括陈默也是这样,他们首先要想到的是自家的好处,其次才是国事,兴和伯,陛下和你的势力何其弱小啊!”

方醒第一次坐直了身体,他看了一眼摔碎的茶壶,惋惜的道:“是个好壶,可惜了。”

曹斐听出了些许意思,就催促道:“有话赶紧说,若是能让咱家心安,南下前咱家就算是去抄家,也给你抄一个好茶壶来。”

方醒伸手出去,曹斐楞了一下,然后骂道:“小气!”

骂归骂,他还是伸手和方醒击掌为誓。

方醒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大明要想长久昌盛下去,科学不能打压,这一点要形成共识,包括你,你可知道这个道理?”

曹斐翻个白眼道:“咱家知道个屁!赶紧说。”

方醒笑了笑:“从动士绅的特权开始,到准备动勋戚,无一不是在为科学的未来布局,只是能看透的不多罢了。”

“你不够聪明,所以南下要小心些,别被人给蒙了。”

方醒不忘调侃一下曹斐,“士绅没了特权,靠什么谋生?以前没人愿意去社学教授学生,现在呢?现在你去看看,各地社学的先生名额早就满了,无数士绅正等着报名呢!”

“这和科学有何关系?”

曹斐还是不解,不过态度好了许多。

“士绅们经商有几个能赚钱的?”

方醒得意的道:“坐吃山空不是不可以,可有多少家能这样从容?剩下的士绅怎么办?朝中可没管他们的饭,所以还得去寻找出路。”

“你想说什么?”

方醒笑道:“书院的规模扩大,当时招收了不少儒学老师,而且各地对科学老师的需求非常大,而士绅们有学问基础,若是去讲解一番初级的教材,当然能胜任……”

曹斐惊讶的道:“这是逼迫他们?”

方醒冷笑道:“难道还得要讲个手段?”

曹斐心中叹服:“这等长远的手段咱家不行,不懂,不过陛下能看准了,可见是难得的明君。”

“那勋戚们呢?”

“勋戚?”

方醒说道:“勋戚知道未来不妙,必定要找活路,武学就是最大的出路,可武学里教授的是什么?”

曹斐摇头,满头雾水。

方醒说道:“武学里的课程大多和科学息息相关,物理化学更是必修课,还有地理思想,那就是一个变种的知行书院,明白了吗?”

方醒起身道:“若是没有这些布局,陛下怎会现在就把太子的事拿出来说?”

曹斐已经傻眼了。

“咱家在宫中自问见识过无数阴谋诡计,可在这些布局的面前,咱家……哎!”

方醒淡淡的道:“是道统好,还是吃饱饭好?”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