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45章 你们都是小人,不讲义气

第2445章 你们都是小人,不讲义气

金幼孜心中难受之极,他觉得孟瑛不是那等舞弊之人,再说孟瑛也不会为了方醒和土豆冒风险。

一旦被发现舞弊,哪怕皇帝对土豆再亲切,也包庇不得,连孟瑛都要卷铺盖滚蛋。

在金幼孜出发时,武学的考核时间就定了,而且都是勋戚子弟。

皇帝在这种时候调走了方醒,在许多人看来是利好。

是的,确实是利好。

在那些勋戚子弟中,有每日苦练的,有跟着去军中打磨过多年的。

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土豆居然取得了武试第三十九的好成绩,而且他是以小博大啊!

至于文试就不必说了,当孟瑛说出当得状元时,就再也无人敢质疑方醒的教授能力。

方醒微笑道:“诸位以为如何?”

这里的人代表着各方的利益。

闫大建是京城官员的立场。

常宇、钱晖是地方官员的立场。

金幼孜是中枢重臣们的立场。

而曹斐……自然就是宫中的立场。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今日大家来这里这么一嫖,竟然是几个立场的大汇聚。

钱晖干咳一声,起身道:“下官去更衣。”

他觉得自己在这种层次的争斗中会成为炮灰,所以很明智的选择了回避。

而闫大建也想起身,陈默觉得不对味,他后知后觉的嗅到了些危险的气息。

“闫大人,下官敬您一杯。”

陈默觉得危险时,最擅长的就是把周围的人‘团结’在自己的周围。

闫大建刚抬屁股,闻言就重新坐下,很温和的举杯。

果然是上官风范啊!

陈默觉得自己已经拉到了一个垫背的,心中安定了不少。

可他却不知道闫大建已经在盘算着回京后怎么收拾他。

常宇也后悔了,他是想为自己在京城谋一个好差事,但因为上次立功的原因,他觉得自己最差也得给个尚书,比如说吏部尚书。

他知道今日自己的言行将会被曹斐禀告给皇帝,所以就借着举杯的机会看了那边一眼。

曹斐依旧在和女人嬉戏,压根就看不出来什么。

没卵子的权阉!

常宇心中暗自骂了一句,然后说道:“兴和伯堪为人师。”

这是站队了!

金幼孜的眸子微缩,问道:“兴和伯此次出来是为了什么?”

老头已经失去了耐心,觉得自己被皇帝赶出京城,大抵是觉得自己聒噪了。

“休息。”

方醒的态度激起了金幼孜的斗志,他举杯道:“大少爷上尊号,本官自然是赞同的,不过谁来教大少爷,这值得商榷。”

“你去吃饭歇息,明日再回去。”

等方二走后,方醒皱眉看着金幼孜问道:“你们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大明?”

这个问题金幼孜没法回答,闫大建心中恼火,就瞥了陈默一眼。

陈默这时终于明白了今天这酒宴的意思,他更是把肠子都悔青了。于是一杯杯的酒水就这么下了愁肠,渐渐的醉眼朦胧。

可他一直认为自己是方醒的人,那么站队要站稳,千万别摇摆。

这个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道理,所以他准备把这个道理讲出去。

但他需要先喝几杯酒壮胆。

于是他端起酒壶就灌。

兴许是他的姿态太过豪迈,让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过来。

一位伯爵,一位宰辅,一位布政使,一位左侍郎……

外加一干大明话不算精通,所以直至现在还在懵逼的瀛洲女人。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他身边的女人已经是媚眼如丝,见他豪迈,就说道:“老爷好酒量!”

“噗!”

陈默突然歪头,然后喷了这瀛洲女人一头一脸的酒水。

他喘息着,眼神有些迷蒙。

“这事吧,下官觉着它就是义气!”

“荒谬!”

闫大建沉声道:“不学无术也就罢了,醉醺醺的也敢谈及大事吗?”

陈默打个酒嗝,眼神越发的飘忽了。

他指着闫大建说道:“你,你就是个奸猾的,装的像君子。”

闫大建面色铁青,却只是低头。

你继续飙!

方醒却只是微笑着,甚至还说道:“酒后吐真言嘛,咱们也要听听下面的官员是怎么想的,金大人以为如何?”

金幼孜的眉头紧皱,只是看了陈默一眼,右嘴角就上翘起来,显得很是不屑。

陈默听到方醒的话后就更兴奋了,他站了起来,身体摇晃着,那女人顾不得抹去脸上的酒水,急忙起来扶着他。

“大老爷要定个继承人,咱们平日里拿了大老爷多少工钱?在这时候不跟着大老爷走,那就是不要脸!”

金幼孜冲着方醒挑挑眉,示意这就是你的人?满口胡柴!

方醒微微一笑,压根就没在意这个。

今晚能收获了常宇就是成功,至于金幼孜,方醒相信他绝不会反对玉米上位,只是会争夺老师的位置。

“只要不是傻子,谁家不是嫡长子继承家业?一个个都盯着那个地方,老子看都是想和大老爷做买卖呢!”

陈默已经彻底的嗨了,身体全靠着那女人在支撑着。

他指着金幼孜说道:“就……就你们,就你们想逼着大老爷,嗯,大老爷要想这件事如意,那就得在……在别的事上面……”

他喘息几下,见大家都看了过来,顿时觉得豪情万丈,人生巅峰就在此刻。

于是他侧脸用力的亲了扶着自己的女人一口。

很响亮的吧唧一声,让大家愕然。

都是斯文人,就算来那个啥,就算是来嫖,可也会保持风度。

如陈默这般放浪形骸的,大家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金幼孜没生气,他觉得自己犯不着和一个小吏生气。

是的,在他的眼中,侍郎以下的基本上就是小吏。

可陈默却干呕了一下后,又焕发了精神。

“你们就想大老爷在别的事上让步!对,就是想做买卖,陛下想如意,就得让你们也如意!”

他的话开始啰嗦起来,方醒正准备叫人把他架出去,陈默却挣开了那个女人,跌跌撞撞的走到闫大建的身前。

闫大建表示自己很无辜,并看了方醒一眼,示意赶紧来收拾你的人。

陈默俯身,喘息着对他说道:“就你,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就你想回京报复老子?啊!就为了一句话,你还不如老公!心!胸!狭!窄!”

卧槽!

方醒不禁觉得陈默的战斗力真的是被隐藏了。

曹斐此刻大概是摸够了,就干咳一声道:“谁叫咱家?”

老公就是对内侍的称呼。比如说曹斐,正经就该叫他‘曹老公’。

老鸨已经麻木了,只是揪着方醒的衣服。

陈默抬头对曹斐打个酒嗝,然后又低头道:“你们都是小人,不讲义气的小人!”

方醒觉得够了,就轻轻拍手。

外面辛老七进来,方醒指指陈默。

陈默至少没忘记害怕辛老七,但在被辛老七揪住之前,他还是忍不住喝骂道:“陛下对你等掏心掏肺的,你们却是狼心狗肺。”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