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44章 父子俾睨当世

第2444章 父子俾睨当世

老鸨想和方醒套近乎,可陈默的话却让她有些心虚。

她在想着怎么挖出方醒的身份来,然后把镇楼的那个瀛洲女人悄然送出去,结一份善缘。

她觉得自己的眼光再没错了。

所以方醒把问题抛出来,大家都有些尴尬,甚至是冷场后,老鸨笑眯眯的道:“是哪家老爷这般富庶,若是……”

常宇的眼神冷冰冰的看着她,觉得大明禁嫖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这些新人出来做事都不懂规矩,连基本的察言观色的能力都没有。

老鸨觉得不对,她僵硬的坐在那里,觉得冷气从骨缝里丝丝外溢。

这里面有人比常宇更厉害!

什么老爷和少爷?

是皇帝和皇子!

老鸨干笑道:“妾身出去看看……”

“要表态就要趁早。”

方醒却有意想把某些事情爆出去,他伸手按在老鸨的肩头,然后微笑道:

“大少爷是嫡长子,有问题吗?”

老鸨觉得小腹发胀,腿间有些发热,她看到金幼孜的神色麻木,而常宇却在微笑。

钱晖呢?

右布政使钱晖是木然。

只有曹斐依旧是老嫖客的姿态,那手早就消失在薄裙之下。

金幼孜举杯饮酒,方醒看着他。

两人就保持着这么一个姿势,气氛却越来越紧张。

老鸨觉得自己不该进来的,此刻她再傻也知道金老爷比常宇厉害,而她身边的这位老爷好像比金老爷还厉害。

年轻有为啊!

看着方醒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可一个是老鸨,一个是威权凌驾于布政使常宇之上的权贵。

她偷看了方醒一眼,就看到方醒在微笑,不知道是和气还是自信。

“是忌惮我吗?”

方醒说了这句话,老鸨骇然发现金老爷把筷子一丢,然后指着方醒说道:“你还知道这个?”

“为何不知?”

金幼孜怒不可遏的道:“若非是你,大少爷怎会拖到现在还不上尊号?”

老鸨只觉得脑袋里轰隆一声,下身一松,差点失禁了。

这是王爷还是……太子?

尊号,还是大少爷,对政治再蠢笨如猪的老鸨也觉得不对了。

她颤抖着抓住方醒的衣服,只要有人喊灭口,她就准备一把抱过去。

“你们还在忌惮科学,金大人,还是那句话,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整日纸上谈兵,只知道威胁打压,可敢一战否?”

方醒振眉道:“各家走各家的路,看看谁更适合大明,金大人,可敢吗?”

这个方醒,咄咄逼人啊!

闫大建的身体微微前倾,快速的往自己的左边瞥了一眼。

曹斐在摸女人,很是好奇。

那女人不住的斟酒,用纤纤素手送到他的嘴边,他笑着喝了,然后又和那女人调笑。

这阉人居然这般的不成体统吗?

闫大建心中冷笑着,他知道金幼孜忌惮的是什么。

如果方醒发誓远离未来的皇储,那么谁敢动摇大皇子的太子之位,金幼孜就敢和谁拼命。

可方醒会吗?

闫大建觉得今天看到了一处好戏,并且能对朝中的暗流理解的更透彻了,对自己以后的站队有莫大的好处。

所以他从刚进来的忐忑到现在的轻松,不过只是几杯酒的时间而已。

你们就闹腾吧,越热闹越好。

他正在觉得惬意,方醒的目光转过来,问道:“闫大人怎么看?”

闫大建正在喝酒,闻言右手微微一颤,酒杯里的酒水抖动了一下,从边缘溢了出来。

他微笑道:“这等大事,却也是家事,大老爷自然该独断。”

这句话很是实在,把金幼孜的不满和犹豫都给敲了下来。

那是皇帝的家事,而且大皇子是嫡长子,难道你们还敢说二皇子更适合做太子?

百年后的史书怎么写?

金幼孜等人胁迫皇帝改立二皇子吗?

闫大建觉得自己的智慧能让在场的人自愧不如,不过他却装作为难的模样,叹息了一声道:“国事艰难,要协力才好啊!”

方醒是想让他们表态支持,可金幼孜却把此事和他的荣衔挂钩了。

太子少师!

“科学还很年轻。”

金幼孜知道太子之位一定,剩下的就是争夺对太子的教育权,谁争到了,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科学对儒家!

“是啊!很年轻,可却是朝气蓬勃,并没有腐烂的味道。”

方醒的话里有话。

金幼孜不屑的道:“那是人少了而已。”

这话是真理,方醒点点头道:“不管是儒家还是科学,吏治都是重中之重。”

当科学和儒家在朝野能分庭抗礼时,当科学压倒儒家成为大明的显学时,那些科学子弟还会一如现在吗?

方醒微微摇头,“但你们教人做人那么多年,可人还是那么些人,兴旺更替却如走马灯般的热闹,可教化了谁?”

嘭!

金幼孜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细眯着眼盯着方醒道:“你想和老夫辩难吗?”

“你们口才无敌。”

方醒知道金幼孜有些恼羞成怒了,就笑道:“文皇帝前,你们可敢想到大明如今日一般的繁盛吗?”

金幼孜有自己的骄傲,他摇摇头。

“对外对内,你们在维持,谁在革新?”

金幼孜不语,但心中恼怒之极。

他觉得自己已经放下了身段,方醒就该抛弃前嫌,大家一起携手岂不是更好?

而且辅政学士之间也有了默契,大家觉得未来太子的老师还是要由政事堂的诸位轮流来担任最好。就如同是文皇帝当年安排辅佐太子和太孙的老师,就是不时更替。

至于科学,也不是不能妥协,但是份例必须要压低。

这时外面有人疾行,脚步声快速到了门外。

门外是常宇的人在看守,不过是交涉片刻,就进来一人。

来人却是方醒留在方家庄的家丁方二。

方二一脸的风尘,见到方醒在这里,就拱手道:“老爷,就在三日前,大少爷在武学的入学考核中,文为冠,武在第三十九!”

方二见方醒神色微动,眼中神采奕奕,就补充道:“当日勋戚子弟过百,大多讥讽大少爷。”

方醒微微一笑,说道:“土豆可发火了?”

方二朗声道:“没有,大少爷沉默寡言,武试第三十九时,保定侯当场宣布,勋戚子弟百人,大少爷的年纪倒数第三!”

“好!”

方醒举杯干了,闫大建正想说几句恭喜的话,方醒却霍然起身道:“方某有子如此,诸位以为如何?”

他的目光俾睨,从闫大建那里缓缓移动,最后定在了金幼孜那里。

我方醒教子有方,太子又如何?

辅政学士里,可有谁家的孩子能有土豆厉害?

“大少爷文试第一个交卷,保定侯还说他年少,可看了试卷就爱不释手,连说此卷该得了状元!”

孟瑛学着张辅的做派自诩儒将,可在儒学上面的造诣也不低。

他说土豆的文试该得状元,那么必然有可取之处。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