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42章 这是大明的地方

第2442章 这是大明的地方

“还有耕牛?”

一群牛正乖乖的站在圈里,看着体型健壮。

一个小吏站在牛圈前说道:“这些牛都是旧港那边搜罗的,目前那边到处都在饲养牛羊豕,家禽更是不计其数,所以你们还担心什么?”

“这边的被褥和锅碗瓢盆,都自己报名,一家子都要来,少了可就别想再领了。”

“这里这里,别自己抬,有推车和牛车,军爷们会帮你们拉回家去。”

存储物资的仓库前一阵繁忙,那些新移民几乎不敢相信能有这么多的好处。

一个老汉带着两个儿子,还有儿媳和五个孙子孙女,一家子领取的东西装满了一辆牛车。

他的两个儿子已经笑傻了,儿媳妇也是欢喜的不行,刚领了糖果,就一个孩子塞了一颗。

“爹,您也吃一颗甜甜嘴。”

大儿媳叫儿子去给老汉送糖,老汉习惯性的呵斥道:“败家的玩意儿,都留着过年。”

给他们一家子赶车的军士叹息道:“老叔,这边不缺这个,每个月都有。”

老汉不敢相信的道:“军爷莫不是在哄小的呢!”

军士不耐烦的道:“咱们的前面就是南洋,那边早就种了甘蔗,每年的糖多不胜数,大多运去了中原,咱们这边就这点人,能耗费多少?随便吃。”

老汉这才醒悟,原来自己已经到了一个物资极度丰富的地区。

不,等他见到老移民家门口挂着的一串串辣椒后,才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白来的。

“祖父,吃糖。”

最小的一个孙女蹦蹦跳跳的过来,到了老汉的身前时,她举起手,手心里却是一颗灰黑色的糖。

老汉平时最宠这个小孙女,见她嘴里在喊着祖父,眼睛都眯着,可见是真的欢喜了,就欢喜的弯下腰,张嘴从孙女的手心里咬住了糖。

小孙女见祖父就像上次吃多了陈醋般的皱着一张老脸,就问道:“祖父,甜吗?”

老汉摸着她的头顶,裂开嘴就笑了。

“甜!”

老汉只觉得那糖从嘴里一直甜到了心里,他抬头见两个正装车的儿子,还有两个儿媳都在看着自己,就老脸一红,说道:“看看有啥好的,今晚第一顿,去买些酒肉来,好好的吃一顿。”

当初老汉决定全家移民时被乡里人视为傻子,家中的儿子儿媳也有些顾虑。

现在一看这边的情况,老汉就觉得自己的当初的决定再正确不过了,以后自家肯定能在这边开枝散叶。

老汉随即就想起了先前放在屋里的祖先牌位,担心被人偷了,就催促的赶紧回家。

这一路他什么都不管,只是紧紧的抱着装着祖先牌位的包袱,仿佛那就是自己的命和根……

几个孙子都欢呼起来,大儿子说道:“爹,刚才有大人说,晚上各家各户都有酒肉,全都出来吃。”

“出来吃?”

老汉觉得吃饭是很私密的事,特别是有酒肉的时候,更是要隐秘些,免得你家的肉多,我家的肉少,把邻居关系都弄差了。

二儿子今日见到了许多新鲜事,心中雀跃,就说道:“爹,说是大家一起聚会,一是认识,二来就是欢庆咱们来了这里。”

老汉一听就黑着脸道:“坐吃山空,有酒肉就留着,酒等逢年过节喝,肉就腌了,慢慢的吃。”

这时他们一家子的东西都领齐了,那军士喊道:“来帮忙,咱们走了。”

两个儿子过去和军士客套了一番,最后只能千恩万谢的在边上帮着推车。

老汉牵着孙女,一路和推车的军士扯着闲话,等到家时,他已经把这边的情况摸的差不多了。

他家是十口人,又是两兄弟,所以上面就分了两套房子,老汉跟着大儿子一家过活,但是二儿子每月要给些粮食。

两家人各自打扫,老汉就带着孙子孙女们去打水,一家子热火朝天的。大人骂孩子,老汉又护着孩子骂回去,喜气洋洋就是这个意思。

午饭一家子就随便弄了些死面饼,然后继续整理。

“各家各户出来了,把自家的锅碗拿出来,一家弄一堆火。”

等整理的差不多的时候,外面有人用大喇叭开始喊话。

等老汉一家子出来时,外面已经密密麻麻的都是人。

一车车的柴火任由取用,有人帮着架锅。

最后就是酒肉。

“这是什么肉?”

老汉见到了好多种肉,就是没猪肉。

“鼍龙肉、野牛肉、羊肉、鱼肉,随便取用,只是不许浪费,吃不完的要被收拾。”

军士的话让老汉觉得自己的世界要崩塌了。

“老天爷啊!这从古至今,哪朝哪代可以敞开吃肉了?”

老汉的惶然让军士笑了,然后说道:“这边的肉多,咱们还养了许多牲畜和家禽,还有捕鱼和狩猎,不差肉。”

老汉被吓到了,从观音菩萨到道尊都在嘴里感激过了。

“酒水也不差,以后自己买。”

“啥?酒水也不缺?”

老汉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大明现在不禁酒,自从土豆酿酒成功之后,官方压根就不管民间酿酒的事了。

“那边有大岛,上面有咱们的人在盯着土人种地,粮食运回大明不划算,大多都送到了这里。”

军士的口气随意的就像是在说自己的村子和隔壁村子的距离。

老汉晕晕乎乎的和两个儿子领了酒肉回去。

大锅架起,锅里加水,然后把羊肉和鼍龙肉放进去,再加点姜和香料就齐活了。

“好多烟啊!”

有孩子指着天空喊道。

老汉抬头看去,就见烟雾从这里一直延伸过去,视线内就像是一片乌云。

整个聚居点的人都出来了,无数家庭以篝火为单位,密集的程度,如果从空中俯瞰的话,就像是看到一群群的蚂蚁。

“举杯!”

“为了大明,为了陛下!”

“陛下万岁!”

欢呼声驱散了烟雾,下方的无数移民们都举碗干了碗中的酒。

“陛下万岁!”

老汉喝多了,满面涨红的夹了一块鼍龙肉给小孙女,然后对大儿子说道:“明日就去咱们家的地里看看,赶紧该动起来了。”

大儿子没醉,说道:“爹,大人们说这里经常电闪雷鸣的,还有大风,不好种地。也就是种些土豆。”

老汉纳闷的道:“那咱们干啥?”

“要等春天再看。”

老汉更郁闷了,“那发给咱家耕牛干啥?种土豆哪要这般费劲。”

二儿子喝多了些,就嬉笑道:“爹,牛多了没人养,咱们养着呗。”

老汉真的是无语了。

“大明啥时候那么富裕了?”

……

“每一个移民的物资都要核发下去,少一件都不成。”

陈汝静他们的篝火在最边上,没人敢打扰。

他杀气腾腾的道:“去年可是杀了十余人,等明日就下去一家家的查问,再有贪腐的,不杀了,丢去喂鼍龙和鲨鱼!”

说着他盯住了伍文,伍文不含糊的道:“这是陛下许诺给移民的东西,没用也得给,不然这些人写信回去,下面谁还敢再来?若是有贪腐,抓到了处死就是。”

“好!”

陈汝静说道:“没了那些酸臭味,这才是一伙儿,明日就开始勘察,工部有随行的官员,晚些去问问,让他们多歇息几日也行。”

刘二采说道:“大人,建城之后……”

他指指脑袋,陈汝静说道:“别一心想着升官,本官估摸着咱们这五年的事就是建城和不断向前探索,最后还得在离这边的几百里处建第二座城。”

伍文喝了一口酒,惆怅的道:“现在咱们只能种土豆和菜蔬,今年还是再试试吧,好歹种些小麦。”

“还有就是牲畜和家禽还得多养些,好歹那些船回程的时候多给些,免得人家辛辛苦苦的送来移民和粮食,咱们一毛不拔,传出去咱们乌龟镇还做不做人了?”

伍文微醺,打个酒嗝后说道:“乌龟镇啊乌龟镇,这名字就邪性,这鬼地方打雷刮风就如同是地狱。幸好今日这天气看着不像是要打雷的,好啊!不然那些新移民可就睡不着了。”

“轰隆!”

他的话音未落,天空中就多了阴云,然后雷声轰鸣。

蒋先抬头看了一眼,笃定的道:“肯定是大雨,伍大人,你这是乌鸦嘴啊!”

“艹!”

伍文把酒干了,然后用力的砸了土碗,喊道:“菜太咸,要加水!”

陈汝静欣赏的点点头,刘二采就起身喊道:“老天爷给加汤了啊!”

那些新移民还在懵懂,觉得老天爷不给面子,可老移民们都笑了起来,然后一个个起身,把锅里的肉夹出来大半,让自家的孩子和女人,还有老人回去。

“老天爷,加点汤吧!”

“洗个澡!”

有人开始脱衣服了,然后边喝酒边等着下雨来洗澡。

大雨随即就来了,雨水滴在篝火上,白灰才飞起来又被打了下去。

锅里的肉汤就像是大雨中的湖面,不过大家还是笑着继续吃。

大雨中,伍文拎起酒坛就是一阵牛饮。

“这是大明的地方!”

伍文的身体有些摇晃,笑容可掬的道:“谁敢来抢夺,打!打趴下!”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