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38章 人人表态,建议立储

第2438章 人人表态,建议立储

方醒正在看图纸,等金幼孜进来后就问道:“可是为了工部的事吗?”

金幼孜微微点头,见方醒这里的布置简单,就赞了几句。

“工部如今不但有这处大工程,还有几处大水利,都不省事,上次吴中还发牢骚说人手少。”

方醒听到这个就觉得古怪,金幼孜和吴中也不是盟友,那么急切的来为吴中说话的目的何在?

所以他随口道:“此事工部必然是要背锅的。就算是人手少,这些年经营下来,难道就没多些懂行的官员?我看不是,是找不到人手!”

这话听着别扭,金幼孜却听懂了,他的眸色微暗,说道:“工部的差事不好学。”

科举入仕,一家伙就是个小官,可这个小官狗屁不懂,还得从头培训。

别的部门都好说,可工部的专业性和难度甚至比户部的还大,所以就麻爪了。

金幼孜生怕方醒趁机说什么科学子弟合适去工部,所以就马上转换话题道:“本官看那常宇在山东任职颇久,就想着这是不是……”

一个官员,特别是高官,不能老是在一个地方,否则很容易就经营出一个庞大的关系网来。时间久了就是一个大大的朋党,甚至可能会糜烂一地。

方醒斟酌了一下,“那常宇上次坚定的站在了陛下的这一边,对清理田地一事助力颇大,甚至为此遇刺,险些丧命,想来陛下会有妥当的安排。”

金幼孜笑道:“是啊!不过再大的功绩,久任一地却是不妥当。”

方醒点点头,认可这个说法。

金幼孜突然唏嘘道:“老夫已年过花甲,归日不远了。”

方醒见他神色不似作伪,就想起了和他多年来的争斗。

而金幼孜也恰好想到这个:“当年本官觉得你兴和伯毛头小子也敢奢谈国事,可你终究还是成了这么一个兴和伯,奈何啊!”

这话有些凄凉,方醒眸色微动,说道:“方某侥幸罢了。”

“那不是侥幸,许多事上你的见解独到。”

金幼孜仿佛是大彻大悟了一般,甚至还带着微笑:“如今大明处处顺畅,只要有十年,十年之间,咱们上下齐心,定能让大明成为旷古烁今的第一国,如此,就算是长眠于地底之下,也可去和诸位先帝交代了。”

方醒不知道他的意思,就顺着说了些类似的话。

“对外要强硬些,一旦泰西人再次出头,就要狠狠地压下去,为此船队远征也在所不辞。”

“藩王和勋戚是累赘,跗骨之蛆,就该一一脱了去。”

“士绅纳税是好事,否则生齿日繁,大明怎生去养活这些人?”

“……”

把金幼孜送出去之后,闫大建却来了。

这两人是约好的吧?

方醒心中警惕,然后再次觉得自己是在耗费生命。

“兴和伯,朝中如今……”

闫大建的笑容很亲切,让方醒莫名的想起了当年慰问的事儿。

等他说了一番对朝政的看法之后,方醒算是彻底明白了。

等送走闫大建之后,方醒吩咐辛老七下面谁也不见,然后一觉就睡到了天黑。

……

“老爷,常大人求见。”

方醒洗漱完毕,常宇就来了。

“请进来。”

等常宇进来时,方醒已经精神抖擞的坐在了那里。

“见过兴和伯。”

常宇的精神却有些萎靡。

“常大人何事?”

常宇看了他一眼,说道:“兴和伯,这条路……”

这位也是说了一些关于朝政的事,也颇为有一番见解。

“谁都不见了。”

方醒有些恼怒的道:“老子又不是吏部尚书,再说蹇义也决定不了尚书和辅政学士的人选吧!”

唏哩呼噜的吃了一碗面条后,方醒去洗了个澡。

洗澡出来有些冷,方醒站在门外问道:“下午有谁来找过我?”

他的情绪不大好,辛老七无辜的数着,共计九人,其中包括了王裳。

“……小的说您睡下了,请百炼先生明早再来。”

方醒点点头,看着清冷的夜空,冷笑道:“人心趋利,都以为是好时机。”

这时外面有人喊道:“止步!”

居然没请示就放进来了,方醒皱眉道:“多半是京城来的,去看看。”

辛老七出去,随后带了一个熟人进来。

“见过兴和伯。”

“见过兴和伯。”

来的是两人,当先的是宫中司礼监的老大曹斐,后面一些的居然是陈默。

方醒也有些好奇,就叫他们赶紧先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已经准备好了两个小火锅。

“多谢兴和伯了。”

曹斐不大出宫,这次出来比较兴奋。

吃了火锅后,曹斐才交代了事情:“咱家奉命出来,之前多有奏章建言,说的都是……立储。”

方醒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夜空。

夜空微蓝,星宿几点。

微风从敞开的房门外吹进来,刚吃了火锅的曹斐和陈默都觉得畅快。

方醒低头道:“从本伯到了济南开始,常宇和其他人都很勤勉,不,是拼命,只是一心都扑在了工程上,却荒废了本职。”

曹斐用手捂着嘴,隐蔽的打了个嗝。

陈默有些不懂,更有些累了。

方醒摩挲着椅子的扶手,神色渐渐多了些讥讽:“金幼孜居然向本伯示好,还说了些对朝政的看法,闫大建也是一般。他们俩之后就是常宇。”

扶手滑溜,方醒把手指头收回来,轻轻的叩击着。

“常宇……本伯对他的印象颇为不错,可依旧是在钻营,可他们在钻营什么?”

陈默记得出来前胡濙专门接见了他,这让他受宠若惊。

可胡濙只说了一句话:“你此行带着眼睛和耳朵即可。”

马丹!不给说话?

陈默觉得不说话毋宁死!

所以他决定要捍卫自己的权利。

“兴和伯,这些人会不会是想让您给陛下传个话,说些好话?”

“当然。”

方醒赞许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可时机才值得玩味,他们为何在这时候谋求官职?”

曹斐的声音很洪亮,这和普通太监的尖利不同,而且气度俨然。

“陛下说了,士绅们人心浮动,勋戚们人心浮动,文官们人心浮动,清理士绅特权的影响将会蔓延,要想削弱这个影响,立储就是一个手段。”

方醒玩味的道:“他们可说了谁该为太子吗?”

这话的味道不对,陈默看看方醒,再看看曹斐,却不敢再说了。

这一路上他就觉得曹斐这个老太监有些阴测测的,话不多,可那眼神瞟你一眼,就能让人晚上做噩梦。

他看到曹斐的眼神冷了一瞬,却不是对方醒,然后又微笑起来。

这老家伙就是看人下菜碟啊!

“没人提人选。”

曹斐微笑着说道。

方醒也在微笑,却有些意味不明。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