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36章 修路难

第2436章 修路难

行程一万里,最后的一百里路是最艰难的。

这个艰难不只是说疲惫,更是精神。

闫大建只觉得腰腿都要断了,一路上都能坚持,可在看到济南府城之后,一下就觉得再无半分力气。

布政使司只是来了个通判来迎接,因为常宇等人不在,通判说是在工地上。

金幼孜并未不满,反而是欣慰的道:“这才是做事的模样,走,咱们也去工地。”

闫大建只觉得浑身酸痛,连上马都难了。

可他只是礼部左侍郎,而金幼孜是辅政学士,所以他只得咬牙再次上马。

一行人穿城而过,再次出城时,就看到了一片繁忙的景象。

从城门出去百步开外开始,无数人在忙碌着。

从百步外到极远处已经被挖出了道路的模样,一辆辆大车被驱赶过来,然后把车上的粗石头卸下去。

石头一下来,两边等待的男子都蜂拥着下去,然后开始平整石头。

稍后就有人喊道:“来压啊!”

一阵哄笑后,有人说道:“谁来压?赵大,你媳妇来压吗?”

“滚!”

一阵嬉笑后,一个圆形的大碾子被几十人费力的拖拉过来。

大碾子是石制,外面浑圆,中间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钻了方形的孔洞,然后装上轴,轴的两头绑上很长的如同车辕的架子,架子上隔一段就有绳子。

这几十人就是肩上挎着绳子,手扶着架子,有人在侧面喊着号子,把大碾子拉了过来。

大碾子一下去,走在边上的金幼孜明显感到脚下震动了一下。

“压!”

大碾子开始碾压刚铺上粗石的地方,而后面又来了一个大碾子,看样子是准备前后碾压。

“好办法啊!”

金幼孜抚须微笑道:“路要坚实,下面就要紧密,这个法子好。”

闫大建笑道:“看似笨拙,可目前只能这样了。”

这话很是妥帖,金幼孜看了他一眼,然后缓步向前,漫不经心的问道:“闫大人在礼部可还好?”

闫大建心中一紧,就故作轻松的道:“上面的胡大人亲切,下面的同僚和气,再好不过了。”

“那就好。”

金幼孜丢下一句话就加快了脚步。

闫大建知道是自己说话做事过于妥帖了,而金幼孜是个老官僚,察觉到了自己那隐藏着的讨好之意,就敲打了一下。

若是杨荣等人在此,大抵只是会笑一笑,不会戳穿这里面的讨好,当做不知道罢了。

可金幼孜的性子却有些憋不住事,特别是看不惯的,那一定是要说出来才舒服。

闫大建的个子比金幼孜高一些,于是就脑袋不动,双眼朝着左下方快速的扫了一眼,然后又目视前方。

还好,金幼孜的心情看来不错。

现在大家对辅政学士的看法渐渐的统一,都认为这个位置就是以前的宰辅。

而且辅政学士们和皇帝几乎就是朝夕相处,这份亲切比以前的宰辅更让人眼热。

朝夕相处多了,要是某位辅政学士不经意的说了自己的坏话,那皇帝会怎么想?

闫大建心中快速的转着各种念头,然后压下心中对前程的焦急,笑道:“杨大人,听夏大人说,这条南北对着修的大路耗费不小啊!”

果然,这个话题让金幼孜有了说话的兴趣。

他感慨道:“开始本官也觉得靡费太过了些,可咱们出京到现在,这一路都是水泥路,感觉如何?”

闫大建想着他和方醒的矛盾,但话到嘴边又变了。

“这路好啊!就算是下了大雨也不怕。”

他唏嘘道:“以前下官从福建到京城,一路上遇到了多次大雨,每次一下雨,那路就没法走了,大车一走就会陷进去。”

金幼孜深有同感的道:“是啊!雨后那些路就得要修补,耗费同样不小。”

“前面是在做饭吗?”

这时有人指着前方升起的烟雾说道。

大家加快了脚步,等过了这段之后,就见到前面一排排土灶。

土灶上架着大锅,厨子在忙活着,帮厨的在切菜,或是照看着边上的蒸笼。

金幼孜听到了身后的肠鸣,却没急。

前方还是在挖路,挖出来的土被装车运走。

金幼孜搜寻了一阵,最后还是捉了一个小吏问道:“可见到兴和伯了吗?”

小吏本想呵斥,等看到金幼孜的官服后被吓了一跳,急忙指着左前方道:“伯爷在和常大人他们说话呢!”

金幼孜眯眼看去,就见到一群人蹲在一个土灶边上,还不时在地上写写画画的。

他走了过去,渐渐的听到了声音。

“下雪结冰不能修,你们想想,那时候的土都冻硬了,你压也是白压,等天气暖和了之后,路面就会到处塌陷,白费劲嘛!”

一个背对金幼孜等人的男子指着右边说道:“所以别蛮干,不然损失会更大,要通盘考量,不许为了赶工期强行施工,出了问题朝中可不会轻饶。”

这男子穿着一身布衣,头发胡乱的用布巾包了,但金幼孜听出了声音,正是方醒。

蹲在方醒侧面的男子正是常宇,他皱眉道:“有人说烧火烤,烤软了再动工。”

“扯淡!”

方醒生气了,挥舞着手臂道:“不说旁的,砍柴的人,运过来,还有耗费的柴火,这些哪一样不是钱粮?这等笨拙的法子,除非是迫在眉睫,否则谁用谁傻!”

“亏你们想得出!朝中又没有逼你们赶工期,大过年的为何还在施工?虽说给了工钱,可那些百姓谁不想回家过年,只是慑于官府的权势才被迫留下来,有意思吗?”

方醒对这边的组织施工很不满,起身道:“这条路是大明的脊梁骨,咱们不求多快,紧凑施工就够了。朝中要的是质量,就是要修的好,用的久。你们回去把这话传下去,谁敢用这条路来捞取个人好处,本伯第一个收拾他!”

所谓的个人好处,有钱财,还有政绩。

常宇起身就看到了金幼孜,但还是先回复了方醒。

他正色道:“兴和伯放心,本官会令人盯着,若是有人敢动手,那就别怪律法无情!”

方醒点点头,回身就见到了金幼孜和闫大建。

“兴和伯辛苦,本官倒是躲了两日。”

金幼孜的话里带着些不满之意,方醒就当是没听到,说道:“这等大工程要的是上下协调,这边本伯发现是以山东本地为主,这不对。”

常宇的脸色一下就难看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而且对方醒的要求也是尽量满足,这人怎么还这样呢!

金幼孜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兴和伯,你的意思是……”

“就该由工部来统一筹划!”

方醒指着略显混乱的施工现场道:“若是工部权威不足,那就从朝中调一位重臣来负责,下面以工部为主,各地官府为辅,加之各部官员协调,这样才有效率。”

金幼孜点头道:“这话有理,若是没个统一,你说东边,他说西边,这活就没法干了。”

常宇苦笑道:“工部的人也在,可山东和顺天府的情况不一样,很多时候工部的人不知道就乱来,闹出了不少事,本官这才插手进来。”

方醒摇头道:“你常大人还好,可这条路是南北大通道,下面的各级官府的官员也知道这些道理吗?”

常宇摇头又点头:“是了,最好还是有个头领发话,而且这个头领必须是行家。”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