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34章 舞弊(感谢‘平淡雨天’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2434章 舞弊(感谢‘平淡雨天’成为本书新盟主)

当天边出现了一抹紫光之时,在天寿山外围宿营的方醒也起来了。

他钻出帐篷,先去看了看妻儿的情况,然后去洗漱。

家丁们都起来了,开始生火做早餐。

当放了蘑菇和鱼干虾干一起熬出来的稀粥开始散发出香味时,被张淑慧收拾好的无忧精神的跑了过来。

“爹!”

晨露染湿了宿营地,方醒笑眯眯的道:“跑慢些,小心滑倒。”

一家人吃了鲜美的早饭,然后散步一会儿,看看周围的景致,就准备出发。

女人们才上车,辛老七就转身看向陵区,沉声道:“有战马!”

方五和小刀趴在地上侧脸听着。

“老爷,就一匹马!”

方醒点点头,然后看着出来的那条路。

马蹄声渐渐清晰,辛老七放下望远镜道:“老爷,是守陵的军士。”

一骑冲了出来,见到方醒一行后就减速,然后那军士下马过来,说道:“伯爷,昨日您见的那个内侍去了。”

“孙祥去了?”

方醒微微眯眼,问道:“他是怎么去的?”

军士说道:“凌晨时有兄弟照例去查看,乌漆嘛黑的,就看到那内侍跪在大门前,还双手合十,已经被冻的硬邦邦的了。”

方醒愕然,然后微微垂眸,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他不知道孙祥为何要用这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可从他临去前的情况来看,并没有旁人插手的迹象。

“伯爷,那老内侍整日就是在神道那里拔草,眼神还不好,几次摔倒,就活的和一截木头似的。”

军士的话让方醒想到了些什么,他点点头,“你去报信吧。”

方醒失去了游玩的兴致,但还是强打精神和家人缓缓而行。

等回到京城后已经是出山的第三天中午了。

方醒把妻儿送回庄上,然后就进了宫。

他才和孙祥见面,晚上孙祥就跪在大门前去了,这事儿要是不和朱瞻基报个备,还真是说不清。

特别是孙祥以前是司礼监的二号人物,后来更是东厂的厂督,知道许多隐私。

“是为了安纶?”

朱瞻基觉得有些诧异,他倒不会怀疑方醒去逼死了孙祥,因为没必要。

“是,有人说安纶在盯着闫大建的儿子,我怕他是想走什么险棋,就去问了孙祥,孙祥说安纶的忠心不用怀疑。”

方醒想知道朱瞻基对此的态度,可朱瞻基却只是沉默了片刻,就给出了一个含糊的答案。

“安纶以前给朕说过闫大建的事,此事暂时别管。”

方醒点点头。

皇帝有许多事情不会告诉外人,甚至只会一人憋着,所以方醒也没问。

他告退,一路出宫时,却遇到了面色如常的安纶。

两人各自见礼,安纶去求见皇帝,方醒回家休息。

稍后就传来了消息,安纶带着一队人马急匆匆的去了天寿山。

这是去收殓的吗?

方醒不知道孙祥和安纶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不过孙祥注定不能葬在天寿山,剩下的就要看安纶的了。

孙祥的逝去在京城甚至都没激起半点波澜,而宫中已经被奏章再次淹没了。

“勋戚们都在找门路,想把自家的子弟送进武学去,特别是袭爵的子弟,听说都在闻鸡起舞了。”

朱瞻基召开了一次扩大的朝会,在京的勋戚都来了。

徐景昌隔一会儿就打个嗝,见方醒和杨荣在说话,就凑过来说道:“德华,呃!我家的也得……呃!也得去武学啊,呃!”

瞬间那些勋戚都看向了这边,那些眼神大多不善。

杨荣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把地方让给了方醒和徐景昌,然后和几个辅政学士聚在一起说话。

“各家的子弟谁愿意去苦练?而且武学的考核那么严厉,有多少能通过的?那些勋戚恨死了……方醒。”

“而且武学里出来可不是将领,那些还没从军的子弟,等辛辛苦苦从武学出来,难道还得要从总旗官、百户官干起?”

杨荣听着这些议论,看到勋戚那边大多凶狠的盯着方醒,就说道:“士绅之后是勋戚,藩王呢?”

金幼孜等人都不说话了。

对于他们来说,藩王就是麻烦的代名词,而且还耗费钱粮,扰乱地方。

如果大明的藩王被天降雷霆干掉大半,那么他们估摸着会在梦里笑醒来。

“兴和伯,听闻武学要考核?”

那边有勋戚在问了,大家安静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双方。

陈钟站在后面一些,眼中的幸灾乐祸根本就不加掩饰。

方醒微微点头道:“没错,不管是谁,进武学就得按照标准考核,不合格的只能打道回府。”

那勋戚冷笑道:“敢问贵公子进去可考核过了?”

气氛一下就热烈了起来,不但是勋戚,不少文官都在含笑看着方醒。

走后门不是不行,可你别标榜啊!

这下你方醒的脸往哪搁。

众目睽睽之下,方醒淡淡的道:“不牢你挂记,犬子已经考核过了。”

一阵笑声传来,却是奚落的笑。

那勋戚得意的道:“本候在武学也认识几个人,却没听说方翰考核,兴和伯,难道是在夜间考核的吗?”

“对啊!本伯也认识些人,就没听说方翰过了考核的消息。”

“武学的校场上没遮拦,若是考核了,谁都看得见。”

“难道是在梦里考核的吗?哈哈哈哈!”

这些勋戚目前最恨的大概就是皇帝,可他们不敢明着恨,于是只得把目标转向了方醒。

而归根结底不过是要打破他们的铁饭碗罢了。

方醒点点头,很认真的道:“对,就是在梦里考核的。”

这时有太监出来了,大家赶紧整队,然后鱼贯而入。

进了大殿之后,稍后朱瞻基来了,众人行礼。

“听闻诸卿的子弟在闻鸡起舞?”

朱瞻基的第一句话就让人心中凉了半截。

打破铁饭碗看来是确有其事啊!

朱瞻基微笑道:“这是好事,若是有上进的,有能用的,朕自然会把他们安置到合适的地方去。”

“朕这几日接到了不少奏章,大多是想让自家子弟进武学的,这也是好事。”

朱瞻基鼓励道:“想上进从来都不晚,朕就等着,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这话是鼓励,却是空话套话。

你好歹说一声,让咱们的子弟直接进了武学呗!

至于考试,那不是平民和军中选拔出来的学员们的专利吗?

朱瞻基不发话,就意味着他们的子弟想进武学还得要继续操练。

而在场的勋戚中,敢说自家子弟能稳稳的过了考核的顶多只有五六分之一。

有人看了方醒一眼,心中激愤,就忍不住出班道:“陛下,臣听闻兴和伯家的方翰才将进了武学。”

朱瞻基点头道:“此事朕知道。”

你想说什么?朱瞻基皱眉看着这勋戚,帝王的威压瞬息降临。

这勋戚再看了方醒一眼,见他依旧是老神在在的模样,就咬牙道:“陛下,臣听闻方翰并未考核。而先前在外面时,兴和伯也承认了方翰进武学没经过考核。”

这是明显的在作弊啊陛下!

有人出头,自然跟进的就来了。

“陛下,臣子体弱,但于兵法倒有些天赋。”

“陛下,臣子……”

这是明晃晃的逼宫。

陛下,你宠臣的儿子就能免试进去,那我们的儿子呢?

“谁说方翰没考核?”

这些勋戚们愕然,然后悲愤的看着文官们。

皇帝都开始庇护方醒了,你们难道不弹劾吗?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