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33章 陛下,奴婢看不见了

第2433章 陛下,奴婢看不见了

“东厂本就没几年,安纶原先要提起来时就查过他家的情况。”

孙祥的逻辑有些混乱,然后他停顿了一瞬,苦笑了一下,在嘲笑着自己离死不远了。

“咱家老了。他的父亲是个赌棍,输光了家财,然后就阉割了他……”

这大抵是一个让人悲伤的故事:一个赌徒输红了眼睛,把自己的儿子阉割了卖给了当时转为宫中提供阉人的那些人。这等事不少见。这等事在当时并不孤立,那些家贫的会阉割了自己的儿子,然后卖出去。

这等阉割几乎就是在拿生命开玩笑,死亡率极高。

“他父亲后来失踪了,肯定是活不了了。”

孙祥有些迷惑的在回忆着:“他的母亲好像是被人拐走了,还有个妹妹也跟着去了。”

“当初可说了拐到哪去了?”

“好像是福建吧。”

孙祥摇头感慨着自己的记忆力:“孙祥上来也就是这几年,在金陵的时日不短,做事勤勉,就慢慢的爬上来了。”

“也就是说,从他身居高位之后,就这么简单的查了一次?”

孙祥点点头,然后问道:“他可是有什么不妥吗?若是用得上,咱家就去一趟。”

方醒摇摇头,“一些小事罢了。”

孙祥虽然久离权利,可孤零零的待在这里却让他想通了许多事。

“罢了,咱家只能说……他的忠心不会缺。”

这是孙祥最后一次给安纶背书,他想起了以往自己从窗户外看到的安纶。

那个无声哭泣的安纶!

哎!

他目送着方醒出去,然后缓缓的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这是一间砖瓦房,山里冷,还潮湿,门外晒着被子。

绳子是从两根树之间拉的,还是孙祥请了守陵户来帮的忙,那些人不知道他以往的经历,所以还说他可怜。

他走到被子的前方,把脸埋进被子里,深深的吸了一口阳光的味道。

他抬起头看看着夕阳,说道:“这就是日子的味道啊!”

“孙公公,吃晚饭了。”

守陵不但有守陵户,还有军队。

孙祥一直在自己开伙,只是最近他的眼睛不行了,烧火时差点把房子给点燃了,所以那些守陵的军士可怜他,就让他跟着搭伙。

“多谢多谢。”

孙祥回身笑眯眯的道:“多谢了,只是咱家今日中午吃多了些,晚上不敢吃,怕睡不着。”

来喊他的是一个军士,闻言就说道:“有事喊一声。”

孙祥应了,那军士转身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着给自己留点好吃的。

军士奔跑的姿态矫健,充满了活力。哪怕是在这鼓噪无味的山间戍守,可他们依旧能给自己找到乐子。

孙祥叹息着,赞美着:“这就是日子啊!”

他把被子收了,然后进去铺床。

他就坐在床边看着外面,呆呆的。

那眸子里仿佛有无数岁月流过,一幕幕往前,却不能回头。

最后一抹夕阳落下之前,那眸子定住了。

黑暗降临,孙祥呆坐着,听着不远处有军士在打闹,更远的地方有守陵户的孩子在哭嚎。

以往他会觉得这是亵渎,对文皇帝和仁皇帝的亵渎。

可现在他只是听着,恍如一块顽石,纹丝不动。

打闹渐渐的消停了,无聊的军士们开始准备睡觉。

渐渐的,陵区安静了。

初春的早晚很冷,山间就更冷了。

渐渐的外面有了呼噜声,声音很响亮。

“该把打呼噜的换回去,不然会惊动了陛下啊!”

幽幽的声音中,孙祥开始活动腿脚,然后扶着床架艰难的站起来。

他在黑夜中站了一会儿,脚下才感到了些许温度。

门一直没关,夜风吹过,有些呼啸的声音。

孙祥走了出去,然后看看远方。

远方没有光亮,天色黯淡。

前方的几排屋子就是军士们的地盘,此刻那里鼾声大作。

活人在酣睡,而帝王也长眠于地底。

孙祥缓缓走出这片屋子,鼾声渐渐消失在身后。

他走上了神道,然后蹲在地上摸索着。

拽掉几根干草后,孙祥艰难的起身,看着前方说道:“陛下,奴婢的眼睛不行了。”

两侧的石翁仲在黑夜中寂寞无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中,一个如狗般大小的黑影猛地从前方窜了过去。

孙祥并未看到,他蹒跚着前行。

那个黑影突然止步回头,一双绿色的眼睛看着缓缓走动的孙祥,就向前几步。

黑影跟了过去,不慌不忙,脚步优雅。

孙祥走到了神道的尽头,他摸了摸围墙。

这里有门,孙祥摸到了大门,然后缓缓坐了下来。

身后的黑影止步了,它那闪烁着绿光的双眼扫过围墙,然后低不可闻的喘息一声,掉过头来,悄无声息的走了。

孙祥就坐在冰冷的石板上,双手撑在身前。

他看着前方紧闭的大门,喃喃的道:“陛下,奴婢看不见了……”

他伸手摸了摸大门,然后说道:“奴婢五岁成了孤儿,进宫才觅到了一条活路,文皇帝在时,把奴婢提拔了起来。在司礼监,奴婢却没有发现黄俨这个小人的胆大包天。等去了东厂后,奴婢……”

他双手摸着大门,突然哭了起来。

“奴婢一心向佛,只为了死后不入地狱,奴婢没有根呐!”

他张开嘴哭泣着,声音却不大,就像是呐喊着。

已经走远的那个黑影可能是感觉到了什么,它最后一次回头,凝视了片刻,然后加速走了。

夜渐渐的深了,一直低着头的孙祥缓缓抬头,双手细细的抚摸着大门,近乎于贪婪的呼吸着。

他艰难的侧身,冲着文皇帝的陵寝方向跪下。

“陛下,奴婢走不动了,就此告别陛下,来世奴婢依旧愿意服侍陛下。”

他缓缓坐下,双手合十,低声念诵着。

“文殊菩萨请释尊广说地藏菩萨的因地修行本愿,如何成就不思议事。地藏菩萨因地修行……”

他的声音渐渐稳定下来,神色渐渐庄严。

“若未来世有诸人等,衣食不足,求者乖愿,或多病疾,或多凶衰,家宅不安,眷属分散,或诸横事,多来忤身,睡梦之间,多有惊怖。如是人等,闻地藏名,见地藏形,至心恭敬,念满万遍……”

“南无地藏王菩萨……”

夜深露重,大门外的身影依旧跪在那里。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