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31章 家国……

第2431章 家国……

林詹是在第二天早上出发的。

天蒙蒙亮,城门刚开,管家赶着马车,林詹和儿子牵着马,就这样走进了城外的薄雾之中。

这一路很遥远,从京城到哈密,按照他们的速度,估摸着夏天才能到。

车帘被掀起来,林詹的老妻回首看了一眼城墙,泪水就模糊了视线。

三代不能离开哈烈,这比流放还惨烈。

但是和从此成为别人的眼中钉相比,林詹一家还是愿意去哈密。

“哈密城建好之后,我军的游骑不断出击,在亦力把里哨探,多次击溃哈烈人的游骑。”

都督府里,孟瑛看到方醒姗姗来迟,就把手中的细木棍往沙盘上一丢,说道:“德华,陛下此举是何意?”

这是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方醒先接过热茶喝了几口,然后搓搓冷的麻木的脸,说道:“你说武学的校阅?”

这里还有薛禄,他和孟瑛也不知道在这研究什么,薛禄看着面色发红,有些激动之色。

孟瑛点点头道:“现在人心惶惶,勋戚们就怕陛下拿他们开刀啊!”

薛禄拍着桌子怒道:“都想坐在祖宗的功绩上混日子,还不消停,照老夫看,就该全数赶到海外去,哪怕是去哈密也好。”

孟瑛叹道:“是啊!看着他们坐吃等死不好受啊!若是以后我的孩子也变成了这样,九泉之下也难瞑目!”

薛禄微微低头,白发微微飘动,看着多了几分苍凉。

“以后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到死不活的?”

孟瑛惆怅的道:“大概会被武学给顶了吧。”

这时外面有人喊道:“侯爷,安远候来了。”

柳升大步进来,目光炯炯的道:“刚从宫中出来,陛下对勋戚的未来不肯给出答案。”

薛禄仿佛苍老了几岁,说道:“回头就上奏章吧,等死了之后,就让袭爵的请命去戍边。”

孟瑛摇头道:“咱们的子弟都没经历过什么大阵仗,一旦遇到大事,估摸着不丧师辱国就算是祖上积德了。”

柳升坐在了方醒的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你那兄弟就是个粗胚,等老夫哪日闭了眼他怎么办?”

柳溥确实是个粗胚,许多时候连方醒都想抽他。

“上次他跟着你出了一次海,回来就长吁短叹的,只说自己没本事。老夫下狠手抽了他几次,可还是打不醒,萎靡不振啊!”

三个老将都在唏嘘着,方醒却老神在在的喝茶。一杯茶被他喝出了绝版好酒的不舍,大抵能喝到下衙时。

三个老将说着说着的就哑火了,然后又在沙盘边上说着对哈烈和肉迷联手的看法,甚至还想从哈烈、肉迷一路打穿过去,直接从陆路征伐泰西。

这是在挑战我的智商啊!

方醒放下茶杯,三人也止住了地图开疆,然后齐齐的看着他。

方醒无奈的道:“老子英雄儿好汉,这话大多不对,认不认?”

薛禄默然点头,孟瑛微微偏头,有些难堪。

柳升大声的道:“是,这话没错,咱们看看从开国至今到现在,勋戚的子弟有几个是好种?是好种的也大多是征战出来的,比如说英国公,那是从年轻时就跟着荣国公征战,后来靖难和交趾大放异彩,这才封了国公。可现在呢?到哪征战去?”

方醒从进屋就察觉到了不对,到现在更是确认无疑。

士绅倒霉了,剩下的就是勋戚和藩王两大‘毒瘤’。

孟瑛等人自然是不怕的,可他们的身后却是家族。

除非是有个好儿子可以继承爵位,否则他们真是死了都提心吊胆的,生怕皇帝一刀就把不成器的勋戚们给切了。

再忠心的臣子到了此刻都在打小算盘,比如说柳升,堪称是皇家御用的大将,国朝第一‘忠臣’。

可即便是柳升,在感受到危机之后,依旧把家族放在了首位。

对此方醒只能是苦笑,他知道今日若是不给个解决方案,这三个老家伙就会蹲守在这里,直至他开口。

“这事儿……”

方醒指着天上说道:“人的福泽是有数的,享受了太多,终究会有所回报。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凭着祖宗的功绩,子子孙孙都趴在大明的身上吸血,也不怕日后报应吗?”

呃!说到报应,方醒就想起了李自成进京城后的一系列动作,这些勋戚的后代子孙就得了报应。

薛禄叹息不语,大抵是纠结吧。

孟瑛颇为不以为然。

只有柳升最直接,“以后没了征战的机会,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一代代的降爵?陛下是这个打算吧?以后武学那些学员一代代的去接班,再也没有了将门。”

“将门啊!”

薛禄唏嘘不已。

所谓的将门,早早就有了雏形,实则就是世家。

唐打压世家,只得重用那些异族悍将,最终安禄山等人得了重用。

本朝的将门大抵说的就是张玉和张辅父子这等关系,可终究还是称不上将门。

张懋未来的路线已经被规划好了,就是一个优雅的重臣,他会用忠心来获取英国公这个爵位的稳定。

大家对此心知肚明,可为了子孙和家族的未来,连薛禄都出来了,可见家国家国,家当真在国之前。

这些心思在方醒的脑海中一转而过。

“这是趋势,认不清的,以后被边缘化就不可避免。”

方醒很认真的道:“家国家国,不求国家,但求把家的分量减少些。”

三个老将并未有羞愧之色,这是时代和人性所决定的。

“不管文武,总得要有一技之长,至于爵位……”

方醒举手在眉心处,然后缓缓下降。

他没说话,但气氛却渐渐郁闷。

他微微抬头,右手扶着大腿,目光缓缓从三个老将的脸上划过。

“只要人类一直存在,那么战争将会永存。”

这话震动了三个老将,方醒说道:“利益存在就会有冲突,冲突导致战争,而武人就是为此在准备。”

他走到沙盘边上,拾起那根细木棍,指着北平城说道:“前宋时这里是幽州,燕云十六州让宋人如噎在喉,可高粱河就打断了他们的脊梁骨,檀渊之盟后更是举国欢喜,以为从此和平,可这只是自我麻痹!”

他回身道:“武人永远都会有机会,正常的国家都不会压制武人,所以……有本事的自然出头,没本事的……诸位,你们是想让子孙坐吃等死,可没有哪位帝王能容忍。除非你们被文官压住了,否则这就不可能!”

“难道你们怕了吗?”

方醒随手撇断细木棍,微笑道:“时移世易,以其此刻为子孙谋什么万世的未来,方某以为还不如为他们谋万世的规矩,不断进取的规矩。”

三人的眸色黯淡,知道这近乎于是皇帝的态度。

“好!”

柳升突然大声道:“既然这样,那就让小子们好生去做事,老夫马上去写奏章,神机营轮换去哈密戍守。”

神机营是战略预备队,不可能会去戍边,所以柳升的话更多是在表态。

薛禄摆摆手,然后抬头说道:“罢了,老夫也是利欲熏心,这就进宫请罪。”

这也是表态,骨子里还是想为自家的家族争取到最有利的位置。

表态很重要,可先后次序更重要。

最先表态的那几人就会被认为是最坚定的支持者,未来自然会有好处。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