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30章 红尘浪涛

第2430章 红尘浪涛

“为何要逼迫权贵?”

“你们难道不知道后果严重吗?”

“一旦权贵离心,那陛下就是孤家寡人,文官们会肆意去抢夺权利!”

方醒很好奇的在看着林詹说话,看着他的慷慨激昂。

这人弹劾自己时如同疯子,此刻却摇身一变,变成了皇帝的贴心人。

这个立场的转换实在是让人愕然,压根就想不到。

这里是偏厅,在林詹来时,黄钟认为这个人没资格进前厅,就开了偏厅。

偏厅的视线不大好,却莫名其妙的让人有安全感,适合女人们在这里待客。

林詹唾沫横飞的说道:“那些权贵一年能给多少爵禄?国朝给不起吗?”

方醒有些恍惚,觉得这个人怕不是神经分裂了。

林詹挥舞着双手道:“就算是他们侵占了一些土地又如何?权贵只会一代一代的没用,而帝王却可以一代一代的去削弱他们,直至觉得他们毫无用处,全数废黜。”

方醒在想着商辉,想着他是怎么从一个有志青年,渐渐的变成了现在这个一心只想和京城权贵们融合在一起的权贵。

那个孩子他一直记得,当年他进京受封时还未成年,一脸的悲伤和强装大人的倔强。

他抬眼看着状若癫狂的林詹,觉得所有人都身陷名利之中而无法自拔,包括他自己也是如此。

“我想留下身后名。”

方醒的话很轻,却打断了气势正盛的林詹说话。

林詹眨巴着眼睛缓缓坐下,他的眼眸深处有哀求,更有屈服。

方醒招招手,有人进来倒茶。

先前连茶水都没有,可见方家压根就没把林詹看做是客人。

林詹有些惶恐的端起茶杯,他伸出舌头去舔舔嘴角的白沫,然后喝了一口茶水。

预料中的滚烫没有传来,茶水只是温热。

这是怠慢。

可林詹却是堆笑看着方醒。

今天他冒险来到方家,为的只是求一个恩怨了结。

从被解职之后,林詹就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之中,直至门可罗雀。

“你以为会有人为你喝彩,进而为你筹谋。是的,开始肯定会有,那些人想从你的身上捞取资本和名声。”

方醒玩味的道:“可后来呢?”

林詹难堪的道:“后来人就少了,直至门可罗雀。”

“熙熙攘攘,利来利往,那是因为在你的身上再也无法让他们获取利益,他们自然就不来了。”

方醒的话让林詹感到了希望,他觉得方醒应该能原谅自己。

“兴和伯,下官当初一念之差……”

“谁都要名利,本伯也不例外。”

方醒仿佛没听到他的话,自顾自的说道:“可本伯要的名是大明昌盛,在这个昌盛的过程之中,本伯的名字会在史册上,会在后人的口中不断提及,这就是本伯追求的名利。”

方醒微微偏头看着他,问道:“你想要什么?”

林詹低头道:“下官只想远离京城,海外也成,下官会尽力。”

海外缺文官,这个是上下的共识。可那些文官却无人愿去,最后还是得靠着流放来增加海外官员的人数。

林詹见方醒在沉思,就诚恳的道:“下官多年被冷遇,一朝疯狂,就想成名,可终究是一场空。如今下官已然看透了世事,只想为了家人……”

他起身前驱,然后深深的一躬,说道:“最近周围的人对着下官的家人指指点点,多有奚落,下官只想为家人保留些尊严。”

方醒漠然的看着他,“本伯为何要帮你,以德报怨?”

林詹把头低下去,然后身体微微颤抖,哽咽着。

一个中年男子的哽咽不好听,从鼻腔里迸发出来的声音让人在大白天也觉得毛骨悚然。

他再次抬头时,脸上全是涕泪。

“兴和伯,犬子被从国子监赶出来了!”

这是一个悲伤欲绝的父亲,方醒想看到一些虚伪或是作假,可他看到的只是痛不欲生的悲伤。

“犬子……咳咳咳!”

林詹被自己的泪水呛到了,咳的满面通红。

方醒指指茶杯,等他喝了,就问道:“谁的主意?”

林詹茫然了一瞬,然后说道:“好些人,就在南方几百起造反的消息传回来之后,许多人,官员,士绅,他们都在咬牙切齿,恨不能……”

“恨不能撕碎了本伯?”

林詹点点头,“有人分析了局势,说陛下在同时得罪了南北士绅的时候……会,肯定会……”

“飞鸟尽?”

方醒觉得很好笑,所以他就微笑着。

林詹愕然看着方醒道:“是的,大家都认为清理了士绅特权之后,大明就安稳了。可士绅的恨意绵绵,终究要化解去,不然长此以往,会有重蹈前秦覆辙的可能。”

“加上大明周围无外患,兴和伯您在军中的威望太高,若是借机拿下您的话,不但能安抚士绅,还能让陛下少一个忌惮的对象。”

他抬头,有些坦然的道:“这是两边都有好处的事,士绅要出气,顺带想让陛下少一个帮手。”

方醒点点头,算是确定了此事并无大佬在后面操作。

林詹苦笑道:“您把下官丢在那里不管不问,多半是想逼着下官去寻背后的人,可真是没有啊!”

方醒被他说中了心事也不恼火,说道:“你回去吧。”

“兴和伯……”

林詹瞬间就想抽自己一耳光。

刚才他有些自暴自弃,所以就暗讽了方醒一下。

方醒要是不伸手,自然会有人来弄死他,至少会让他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去吧。”

方醒随意的摆摆手:“去找刘观。”

林詹失魂落魄的一路到了都察院的外面,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走到了这里。

他不相信方醒的话,他觉得这是搪塞。

所以他站在门外徘徊着,直至里面出来一个官员。

这官员见林詹在外面,就冷哼一声,说道:“都察院之耻!”

林詹麻木的抬头看去,那官员正好吐了一口唾沫,然后厌恶的走了。

“没路了呀!”

林詹苦笑着,然后对门子说道:“请禀告刘大人,林詹求见。”

他觉得自己不会有见到刘观的机会,可没等多久,门子再次出来,惊讶的对他道:“大人让你进去。”

没人作陪?

林詹走进都察院,若非是来自于两侧的鄙夷目光,他以为自己还在这里任职。

等见到刘观时,林詹行礼,然后说道:“大人,兴和伯令……”

他茫然的看着神色冷淡的刘观,觉得方醒的话就是骗人的,他不该来这里。

“后悔了?”

林詹低头,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在没有获知刘观的意思之前,他不准备表态。哪怕是死,他也愿意死在方醒的手中,而不愿意被刘观这等奸佞摆布。

刘观冷哼一声,说道:“去哈密吧,不算流放,不过三代之内不许离开。”

林詹心中狂喜,跪下道:“多谢大人,下官去了哈密,就立了大人的牌位,日日为大人祈祷。”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