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25章 真正的战阵是什么样的?

第2425章 真正的战阵是什么样的?

方醒冲杀了一个来回就停住了,剩下的三个大汉被家丁们追赶着往人多的地方跑。

那些围观的人被马队吓住了,一群大男人尖叫着避开。

随后家丁们就追上了逃跑的大汉。

“饶命!”

有大汉不跑了,原地转身,高举双手请降。

方五冲了过来,长刀挥过,人头被鲜血冲偏了出去,落地后依旧动了几下,吓得不少人尖叫出声。

惨叫,尖叫,一片混乱中,道路两侧恍如乱世。

而方家的两辆马车就停在不远处,两名家丁在护着。

先前土豆和平安被找过去时就叮嘱了莫愁和张淑慧,不许让两个孩子探头出来看。

欢欢虽然不满却也忍得,只是无忧却在车里坐立不安,没一会儿就央求着母亲让自己看一眼外面。

张淑慧听到马蹄声急促,还有惨叫声传来,哪里给她出去,只是抱住了她,嘴里威胁着,说只要她敢看一眼,回头就让她开始学习。

权贵的女儿大多是要联姻,嫁出去后就是一家主母,被养傻了可是坑别家,是结仇。

所以这些闺阁女娃在小小的年纪就要开始学习了,从针线到查账;从识字到辨识人心,几乎是无所不学,许多闺阁女儿甚至比自家兄弟和夫君还果断。

而无忧也见识过这些,所以一听这个就怕了。

母女二人和小白一起等着,等外面的马蹄声消停了,惨叫声终结,就松了一口气。

无忧的眼珠子转动着,说道:“娘,叫两个哥哥来说说吧。”

车里的秦嬷嬷一直在听着外面的动静,闻言就说道:“小姐不可大意,许多时候那些刺客就是等着松懈的时机才出手。”

无忧先前已经听平安说过了情况,就皱眉道:“他们不是刺客!”

“保护夫人小姐!”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厉喝,无忧都听出了是小刀的声音。

与此同时,马车的左边传来了一声长啸。

长啸声很近,接着有衣袂破空的声音传来。

“小人!注意,是埋伏!”

小刀的声音在飞速接近,短短几个词之后,声音就到了前方。

这时外面传来一声低喝,声音略微低沉。

无忧兴奋的道:“是邓嬷嬷!她练武就是这个声音。”

张淑慧一手把无忧紧紧搂在怀里,身体半转,却是把背部对向了敌人来袭的方向。

小白拎着一个木匣子,瞪大眼睛盯着车帘,只等着有人掀开车帘就是一匣子砸过去。

而秦嬷嬷却只是安心的坐在那里,她对邓嬷嬷的了解仅次于方醒,所以对她信心十足。

外面传来了叮的一声,无忧听了就想转身去看,张淑慧死命的抱着她,不许她转身。

小白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她举起木匣子就准备扔出去。

“叮叮叮!”

这时外面那清脆的声音骤然密集起来,声音悦耳,却渐渐低沉。

少顷大家都听到了轻微的一个声音,张淑慧下过厨,小白也经常去厨房安排饭菜,所以都觉得像是花娘要准备烤羊腿时,先用尖锐的钩子刺进羊腿里的声音。

然后外面传来了些许如同是水缸破了个小眼子后,水流急促喷射出来的声音。

“夫人,外面有人打闹,老奴赶走了他们。”

邓嬷嬷的声音很冷静,连喘息都没有。

无忧哎了一声,然后身体后仰,就倒在了张淑慧的怀里,失望之极。

张淑慧说道:“知道了。”

外面没了动静,无忧靠在母亲的怀中,遗憾的道:“娘,都没看到打架。”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香味,那香味浓郁,竟然是没闻过的。

“不好闻!”

无忧觉得闻了刺鼻,正不满着,那香味迅速淡去。

“咦,娘,不知道是什么花香的味道,好闻。”

张淑慧先前就隐隐约约的闻到了血腥味,所以知道这必然是方醒弄的鬼。

“夫君?”

她试探着问了一声。

“我闺女没被吓到吧?”

外面果然是方醒,无忧不等张淑慧答话就说道:“爹,车里好闷。”

“马上就回家。”

外面一阵喧哗,然后马车缓缓前行。

“这就是杀戮啊!”

那些百姓见方家人从容离去,不禁遐想着沙场征伐。

时近中午了,气温略有上升,可有些人却浑然不觉,那眼中全是惊讶,身上发寒。

一个穿着破烂大氅的男子低声对身边的同伴说道:“马德天这些手下的实力不弱,去年他们在延安府的野猪峡遭遇了一百余马匪,十余人结阵冲杀,马德天一马当先,三荡三决,当面无一合之敌,杀的那些马匪落荒而逃。”

“可就算是这样,马德天依旧是带着手下的兄弟一路追杀,最后用大车拖着一百多个脑袋去了延安府府衙,知府得知大喜,只说这些马匪乃是地方一大患。马德天拒绝请功,哂然一笑后离去,消息传到京城,马德天名声大噪。”

他的同伴看着远去的马车,放低了声音,仿佛方醒有千里耳能听到。

“正是那一战之后,马德天才进入了贵人们的眼中,泰宁侯府招募了他,本是借着权贵转换门楣的好机会,可万万没想到方醒的家丁这般厉害。”

“以前都说方醒的家丁厉害,也就是辛老七耀眼些,可刚才的冲杀你也看到了,那根本就不是个人武勇的事,几匹马一结阵,那杀气就能让人腿软。”

“十多人对四人,可还是一冲就散了,这十多人面对那些马匪时是什么样的?可怎么换了四个家丁就一触而溃了?”

两个人说到了这里,都掩饰不住心中的震惊,然后拱拱手,各自回去禀报给自己的主子。

“走了,回家吃饭!”

在这里围观的得有数百人,有人喊了一声,大家这才意犹未尽的纷纷散去,可依旧是一步三回头,对这个凶杀现场很是不舍。

“五城兵马司的人来了。”

正如同以后警匪片演绎的那样,五城兵马司的人姗姗来迟。

地上的尸骸就像是破碎的玩偶,寒风吹过,一阵阵腥臭味中人欲呕。

“天呐!这是沙场吗?”

顾玘一溜烟就跑回了家,然后冲进了自己大哥的书房里。

“大哥,好厉害!”

书房里,镇远侯府的嫡长子顾翰正端坐着,手中拿着一本书,神色淡然。

“可是输了吗?”

顾翰沉声道:“输了就输了,父亲在广西戍守,咱们家不适合再冒头了。”

顾玘见他还是冷冷清清的模样,就伸手去抢他的书。

顾翰的手一缩,然后皱眉道:“有事说事,再这样回头就抄写课本。”

长兄如父,顾玘忌惮的缩回手,然后双手撑在书桌上说道:“大哥,马德天被辛老七打死了。”

“辛老七?可是兴和伯的家丁?”

顾翰对这些事不感兴趣,可顾兴祖远在广西,他作为长子,就得去应酬,去趋利避害。

“马德天被陈钟收了。”

顾玘得意洋洋的说道。

顾翰心中一盘算,就说道:“他们之间的争斗咱们家不管,你别多事。”

顾玘嘿嘿的笑着,看着很得意。

顾翰捂额道:“可是惹祸了?说吧。”

顾玘摇头晃脑的卖关子,顾翰额头上青筋崩了一下,说道:“滚出去!”

顾玘见大哥发怒了,这才收了得意,“大哥,我和兴和伯家的方翰交了朋友。”

顾翰的手一松,书本落在大腿上。

他抬头问道:“你莫不是认错人了吧?”

“方翰两兄弟何时与外面的权贵子弟交朋友了?你莫不是惹祸了怕被责罚?说吧,为兄自然会酌情处置。”

顾玘一听就觉得自己被轻视了,“大哥,兴和伯当时也在,刚才马德天的人在城外截杀兴和伯一家,我还去帮忙为方翰挡了一枪呢!”

顾翰心中一惊,看了一眼门外,喝道:“门外的看好了。”

“是,大少爷。”门外有家丁应了。

然后他才低声道:“你把上午的事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包括陛下的神色和说的话。”

等顾玘说完后,顾翰就开始写信。

“陛下对那些混吃等死的勋戚不满意了,今日只是让他们自曝其丑,等以后陛下想动手的时候,这就是现成的罪名。”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