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21章 老七,弄死他

第2421章 老七,弄死他

“保定侯,兴和伯家的还没出手呢!”

有人喊了一嗓子,孟瑛板着脸道:“随便你们出不出手,陛下那里自有论断。”

徐景昌笑道:“德华这是想藏拙?”

皇帝不在,大家终于是轻松了些。

方醒说道:“藏个屁!土豆是火器,陛下在不好演练。”

果然,下面土豆就举手了。

有人送来了火枪,土豆上马,然后熟练的装弹,缓缓前行。

这不是奔射,按照方醒的说法,在疾驰的马背上开枪,能打中的就是走了狗屎运。

所以土豆驱马到了距离靶子五十步左右时就勒马停下。

马儿是不可能完全停下的,它在不停的动,细微的动。

土豆就在这种细微颤动的环境下开始瞄准。

“嘭!”

火枪的声音响起,硝烟微微散开。

土豆开始重新装弹,然后再次瞄准。

“嘭!”

“他开一枪,别人最少三四箭都射出来了。”

等土豆三枪打完,有报靶的过去看了一眼,说道:“一红心,两偏。”

这成绩比射箭好手都差远了,土豆坦然自若的回来,校场里断断续续的有些嘘声。

这就是未来兴和伯的手段和本事?

那些人都在暗自嘲笑着,心想土豆上马无能,下马也没见什么本事,难道以后就顶着个小伯爷的头衔在京城厮混吗?

“列阵!”

这时右边一声厉喝,大家纷纷看去,才发现不知道何时,那些学员竟然都披甲了,而且手中还多了火枪。

靶子被密集布在前方,阵列前行。

“齐射!”

“嘭嘭嘭嘭!”

三轮齐射,前方的靶子已经面目全非了。

孟瑛令人摇动令旗,阵列开始撤回。

“神射手是很了不起!”

方醒走到了前方,就像是布道般的说道:“可要练出一个靠谱的弓箭手需要多久?”

这个问题但凡练习箭术的人都知道,所以有人在思索。

方醒继续说道:“而火枪手只需一个月,若是紧急,十天半月也成,相比之下,你们觉得是射的更快的弓箭厉害,还是火枪厉害?而且还有一点,一个弓箭手最多能连续射出多少箭?可火枪却不同,只需装弹,无需耗费体力。”

徐景昌听着方醒的话,突然有了一个猜测。

难道所谓的校阅真的只是一个过场?

而皇帝的目的只是想告诉大家,以后大明的军队将会以火器为主,辅以一些长枪兵和骑兵。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今天的一个目的就是在告诉这些勋戚们,你们落伍了。

有聪明的都想到了这个,然后危机感马上就塞满了心脏。

那些先前还在取笑武学操练艰苦的人,此刻都恨不能自己就是那些学员中的一员。

可武学从开始到现在,除去有数的几个之外,压根就没招收过勋戚子弟。

勋戚要被抛弃了!

危机感就像是身后挥舞着的鞭子,让在场的勋戚们都面色潮红。

“家丁!各家的家丁可有要出手的吗?”

孟瑛的声音有些沙哑,喊完后,下面有人大概是对自家的前途绝望了,就喊道:“那辛老七在呢!难道去给他做靶子吗?”

“还有那个小刀,一手飞刀出神入化,谁能防得住?”

顾玘不禁看了站在土豆和平安身边的那几个家丁一眼,心中艳羡不已。

小刀的飞刀在京城很有名,所以只要认得他的,看到他出现,都会情不自禁的微微颔首。但这却不是礼貌,而是下意识的想用下巴挡住咽喉要害。

而辛老七自从在山东的那个雨夜之后,背地里那些人都叫他杀神,和方醒的魔神倒是相得益彰。

一阵牢骚之后,孟瑛也不以为甚,就说道:“自家不愿出手,那就别怪陛下不给机会,散了吧!”

一阵喧哗后,大家却都没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

“他们这是怕追上了陛下,到时候回家可就得真要挨抽了,而且不抽一两月下不来床都不算数。”

徐显宗过来了,徐景昌摆出当爹的架势,让他赶紧绕路回家去,说是中午请方醒吃饭。

方醒还未拒绝,顾玘就笑嘻嘻的说自己中午请客。

“可有好菜?”

大家都是权贵,请客的钱钞自然是不缺的,在意的只是和谁一起吃饭而已。

顾玘嘿嘿的笑了笑,“是一家不出名的,外头看着是民居……里面……”

特么的!

方醒暗骂一声,说道:“年纪轻轻,小心伤了肾水。”

顾玘赶紧说道:“叔父却是误会了,那里面都是卖艺的。”

见他装作羞赧的模样,方醒不禁感叹着权贵之子都是人精,然后把自家的两个儿子和他对比了一下,觉得不吃亏,这才坦然道:“可是卖艺不卖身吗?”

顾玘讶然看着方醒,“叔父竟然……竟然也知道这个?”

“滚!”

方醒见土豆和平安去茅房回来了,就喝骂道:“都是不学好的,回头镇远侯回来知道了,得打断你的腿。”

顾玘见了土豆,这才想起当初秦楼的故事。

他刚想和方醒道歉来着,方醒却大步从他的身侧走过。

“辛老七,可敢和某家一战!生死不论!”

就在前方,一个身高吓人的大汉站在那里叫阵。

这大汉的体型魁梧,身高方醒估算了一下,起码得有一米九以上。

大冷天这大汉依旧赤膊,那粗壮的胳膊让人想起了青皮们的狠话:胳膊上可以跑马。

没有人问他是谁家的家丁,方醒面色有些古怪,好似担忧。

“是马德天!”

小刀悄然挤了过来,说道:“老爷,马德天是陈钟才将招揽的家丁,据说只是雇佣,算是供奉,待遇极好。”

“他擅长什么?”

家丁们出来演武,这只是朱瞻基的恶趣味。

“摔角。”

小刀有些担心的道:“马德天力大无穷,以前带着十多个手下,专门为京中的豪商和贵人护送贵重的东西和家人远行,沿途的贼人闻风丧胆!”

辛老七已经出来了,他走到马德天的身前三步处,然后默然不语。

“弄死他!”

不知道是谁在人群中喊了一声,孟瑛刚想警告,有人就说道:“保定侯,这家丁比试是个什么章程?是弄个假把式还是什么?”

孟瑛面无表情的转过身体,看了方醒一眼。

方醒微微一笑,没说话。

于是校场上有瞬间的寂静。

很诡异的寂静。

大家都在看着方醒,在方醒没点头之前,马德天也不敢出手。

方醒看到了外面站在车辕上的闺女,她正挥舞着小拳头,满面涨红的呼喊着。

这多像书院的运动会啊!

方醒微笑道:“我从不担心老七会败!”

他缓缓转身,看到两人之间已经开始蓄势,就对陈钟点点头。然后很和煦的说道:“老七,弄死他!”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