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20章 膏粱子弟

第2420章 膏粱子弟

校场的台子上,武勋们都站在皇帝的两侧,如同上朝般的站位。

天色已经大亮了,只是还冷。

玉米还小,可胆子却不小。

朱瞻基坐在中间,下面一点摆放了一张从宫中带来的小椅子,玉米就坐在上面,神态活泼的看着这些勋戚。

朱瞻基看了儿子一眼,说道:“武事乃是一国之基,武事不彰,国将不存,这些道理你等想来都知道。”

按照朱瞻基的吩咐,武学里的早操依旧在进行着,脚步声和微微的震动传到了台子上。

“个人的武勇……这是基础,今日朕在此想看看诸卿和各家子弟的武勇,等早操结束后就开始吧。”

朱瞻基的目光在顾玘的脸上扫过,很显然,皇帝在路上时就得到了他和土豆发生冲突的消息。

不过现在顾玘就站在土豆的边上,也就是土豆和平安的中间,看似关系不错。

只是当朱瞻基的目光转过来时,顾玘明显的往后缩了一下脖子,看来还是有些害怕。

方醒听着朱瞻基在说着一些鼓励勋戚和勋戚子弟们的话,仿佛大明的未来就在他们的手中,失去了他们的努力,大明将永坠黑暗。

于是勋戚和他们的子弟都面露激动之色,仿佛也觉得自己就是国朝栋梁,大明少不得的大才。

气氛异常的和谐,当然,也有些小问题。

玉米坐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趣,可今日出来之前他就答应过自己的母后和姐姐,今天一定会老老实实的。

——除了要去更衣之外,不许说话。

这是端端的叮嘱,而做到的好处就是回去有很甜的点心吃,而且是玉米从未吃过的。

所以他很老实,他莫名其妙的不想让母后失望,不想看到母后的那种眼神,所以他很老实。

一个小屁孩坐在那里几乎是一动不动,只有眼睛累了的时候飞快的眨动几下,这几乎就是神迹。

那些勋戚们开始没注意,等过了一刻钟多一些之后,见玉米依旧在那里坐着,不禁都在偷瞥着他的眼神。

这等娃娃可不得了,不是傻子就是天才。

玉米的眼神有些迷离,他觉得母后和姐姐给的任务好艰难,他现在只想脱离椅子去疯跑一阵。

朱瞻基看到了他的窘迫,却未曾出手解围。

孩子,这就是皇家人的命。

没那个命,你就只能成为普通人,比如说朱高燧那种。

早操结束了,太阳也从东边跳了出来,挥洒着光,却没热。

朱瞻基点点头,孟瑛就走到台子前方,大声的说道:“各家的子弟,有何本事,现在就使出来吧!”

没有什么抽签和排名,皇帝带着一群勋戚在上面盯着,谁敢弄虚作假?

下面一阵沉寂,然后有人出来喊道:“陛下,臣徐显忠请陛下一阅。”

方醒看了杀气腾腾的徐显忠一眼,再次对定国公府就是皇家御用的‘鸡’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徐显忠不小了,可依旧用勋戚子弟的名义来献技。方醒敢打赌,就算是徐显忠展现出比辛老七还厉害的个人武勇来,他依旧只能窝在家里享受生活。

徐家的富贵太多了,而且不但是武勋,还是国戚,加上南边还有一个魏国公,想出头就只能死一家人再说。

徐景昌对此心知肚明,可他也不愿意让南京那边的徐家倒霉,大家就这样不掌实权,不带兵出征也不错。

朱瞻基微微颔首,那边的徐显宗就上马,早有人把箭靶竖立在远端。

朱瞻基看到徐显宗上马,就说道:“定国公以为如何?”

徐景昌得意的道:“陛下,臣子定然会三箭中红心!”

射箭以三箭为限,免得有人射不中后一直滞留。

朱瞻基点头表示期许。

于是马蹄声哒哒响起,大家都在瞅着徐显宗的手段。

而武学的学生连早饭都不吃了,在教官的带领下在边上观看。

武学中目前最多的还是现役军人,那些从各地卫所推荐选拔出来的种子,进了武学后还要进行一次选拔。

其次就是平民学员,人数不多,一百余人,恰好够一个百户所的编制。

渐渐的马速起来了,大家都屏住呼吸,等着徐显宗来个开门红。

马背上张弓搭箭的姿势很美,让方醒想起了那些雕塑,看着充满了力量感。

手一松开马上就抽出箭矢,重新拉弓。

三箭飞快的射了出去,徐显宗打马回来,下马后躬身行礼,然后闪到了边上的人群中去。

方醒从头到尾都在看着他的表现,可现在却只能微微低头,低声说道:“这就是你说的三箭中红心?都脱靶了!”

那三个立着的箭靶上空荡荡的,和刚做出来的时候一样干净。

方醒听到了偷笑声,不用看,大家此刻都在想着徐景昌刚才吹嘘的三箭中红心,然后三箭脱靶的巨大反差,让人发噱,顺便想看看徐景昌怎么厚着脸皮请罪。

这活脱脱的就是逗逼啊!

徐家难道除了当杀鸡儆猴的那只鸡之外,还要担当国朝的笑料吗?

徐景昌出班,惶然道:“陛下,犬子昨夜犯错,被臣收拾了一顿,臣万死。”

这惶然看着真的太假了,那些武勋都在低头等着。

可朱瞻基却只是淡淡的道:“回家继续操练。”

“是。”

徐景昌低眉顺眼的回班,大家都不知道皇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今日只是走个过场?

“陛下,臣……”

第二人出来了,行礼后上马,比先前徐显宗更迅捷的速度,不管是马速还是射速。

嗖嗖嗖三箭之后,方醒看着箭靶上的箭矢,说道:“藏拙了吧?这下脸丢大了。”

徐景昌低声道:“丢什么脸,都是亲戚还害怕丢脸,莫非是所谋甚大?”

方醒懂了,于是就看着那些‘年轻人’出来展示自己的箭术。

中原对草原,只要有战马,有悍勇之士,草原异族几乎都是亡命奔逃的命。

这种展示个人武勇的手法很节约时间的,没多久,没出手的就只剩下一半人了。

那些勋戚子弟在磨磨蹭蹭的,朱瞻基的耐心也好,甚至还俯身问了玉米,然后叫人带着他去马车里方便。

等了一下,孟瑛见依旧没人出来,就吩咐人去让他们抽签。

这才是真正的校阅!

朱瞻基神色淡然的坐在那里,有子弟在下面没出手的勋戚都心中发颤。

“等什么呢?难道是担心朕过于欢喜了吗?”

朱瞻基刻薄的道:“让他们放心,朕的身体好得很!”

这话一出口,就再无回旋的余地了。

徐景昌出班建议道:“陛下,要不还是用木刀木枪比试一番吧。”

朱瞻基没点头也没摇头,等下面抽签结束后,他只是静静的看着。

射不中不是问题,大不了说是疏于操练。

可当那些子弟连弓都拉不开,甚至有人手臂受伤的时候,朱瞻基的脸就和煤炭一个颜色。

不过他脸上的肌肤本来就黑,倒也看不出来。

第五个拉弓拉伤了手臂的勋戚子弟出现后,朱瞻基霍然起身,然后牵着玉米就走。

大家都傻眼了,看着贾全和沈石头带着侍卫们,护着皇帝父子上了马,然后一溜烟就走了,不禁面面相觑。

这个……下面还怎么玩?

皇帝生气了!

那些没出手的勋戚子弟都苦着脸,知道自己的名字一定会在稍后被送到皇帝的手中,等承袭了爵位之后,就别想捞到差事。

现场开始嗡嗡嗡的嘈杂起来,孟瑛大声的说道:“各家的家丁也可以试试,若是有好的,也可以推荐进军中来。”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