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14章 那群寄居蟹

第2414章 那群寄居蟹

“大明是所有人的大明,但却又不是。”

“皇帝没了还有皇储,可大明没了还有什么?”

方醒在给土豆说着朴素的国家思想,他不想自己的儿子以后变得和现在的大部分勋戚一个德性,那他还不如全家远遁的好。否则以后若是真有鬼魂,他在坟头上看到子孙被屠戮,那真会成魔。

“陛下说的是对的,帝王和官吏们是种地的农夫,而百姓就是土地,土地没人耕种依旧会植被繁茂,可农夫没了土地会饿死,明白吗?”

这是把君臣们都视为盗窃者。

方醒写的书避谁都不避自己的孩子,所以土豆得以看到不少在外界会引发轰动的书籍,三观大抵和当下的普通人多有不同。

所以他明白了。

可明白是一回事,理解并支持又是另一回事。

方醒见他懵懂,想着孩子还小,就说道:“去吧,过年期间随便玩耍。”

土豆告退,随后辛老七和黄钟进来。

黄钟胖了些,脸上还有油光。

坐下后,方醒说道:“陛下大概是要把勋戚的底气逼出来,顺带让他们看清自己的底蕴,是脑满肠肥还是积极进取,不忘枕戈待旦。此次检阅,弄不好家丁将会是被人利用的工具,老七。”

辛老七起身道:“老爷放心,小的定能护住咱家的威风。”

方醒点点头:“咱们在外面仇敌不少,注意防着被围攻和被阴。”

辛老七点头应了,黄钟说道:“伯爷,才将打下了士绅的特权,陛下又准备拿勋戚开刀,这是不是急了些?”

可不是吗!

外面大部分人都觉得皇帝做事如同身后有鬼在追着,仿佛慢半拍就会坠入无底深渊。

“不急,先起头,好歹让勋戚们知道,并非是站对了位置就可以不拉屎的。”

站队是一门学问,站对了地方,一头猪也能飞升成神。

可要是站错了地方,比如说以前经常和人一起挤兑朱高炽的,在朱高炽登基之后,就慢慢的倒霉了。

勋戚们大抵慢慢的变得骄奢淫逸,而且自家没本事,还一心想出头,这就是蠢了。

除去少数得用的武勋之外,大部分勋戚都被皇帝看做了吵架时的帮手。

吵架也分层次的,市井骂街自然大多只是为些鸡毛蒜皮的事儿,而朝中吵架站队,却涉及到国运。

所以这些吵架高手们自然觉得自家牛笔,暗地里又通过联姻等手段互相连成了一片蜘蛛网,谁敢来挑衅,就网过去,然后慢慢吸干它。

过完年,方醒带着土豆在城外等到了张辅一行。

“大哥保重!”

方醒知道张辅此行还肩负着阻拦追兵的任务。

黑刺的人去解救俘虏,若是成功,哈烈人羞怒之下肯定是要追击的,弄不好还会边墙震动。

所以检阅边墙诸军只是一个任务,更重要的任务就是枕戈待旦。

张辅说道:“那边路太远,除非是想一战决胜负,否则哈烈人必然不敢长途奔袭,所以只是有备无患罢了。”

他既然清醒,方醒也就放心了。

马队远去,溅起些微尘土。

方醒回身,见有几个锦袍年轻人骑马出城,竟然穿的单薄。

那几人被冷的面色发青,却还不忘摆出风流名士的派头来,然后一路打马而去,风中的背影看着有些发颤。

春天的气息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来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庞大的帝国自然也是如此。

开朝第一件事,皇帝就令各地官府要盯着下面,做好春耕前的准备工作,别一心只想当甩手掌柜。

“……若是有那起看到百姓耕种繁忙还要出游踏青,顺便饮酒作乐的官员,就地免了!”

年后的第一次朝会,皇帝看样子依旧是延续了去年的作风,没打算给官吏们留面子。

“读书是本分,可做了官,那就要管事,什么事都不会,都不懂,那朕要你来作甚?百姓辛辛苦苦交了税,养你作甚?那还不如养条狗,至少还能看家护院!”

皇帝越发的刻薄了啊!

不过杨荣却深以为然,出班说道:“陛下,往年春耕时,有些官员五谷不分,就借着劝耕的名头出去游玩,那些百姓见了都背后嘲笑,还编了不少话,实在是没有体统。”

朱瞻基忍住了更刻薄的话,说道:“不懂就要学,去田间地头和那些老农学,别怕脏了自己的衣裳,脏了自己的玉趾。”

咳咳!

杨士奇干咳了两声,觉得皇帝对当今的官员意见太大,终究不是好事。

方醒也在,他出班说道:“陛下,都察院和东厂锦衣卫都可以去暗访,还有一个,按察使应当有这方面的功用,可最近一些年,大明的按察使好像就成了摆设,没啥作用了。”

按察司大抵相当于一个地方的公检法,可近些年各地的按察使却落了下风,竟有些变成布政使下属的感觉。

朱瞻基点点头,深以为然的道:“下旨申饬,各地按察司和光同尘,朕深厌之。”

皇帝都不开个头,不说鼓励一番,竟然直接就用了深厌之这话,可见是真的厌恶了那些和光同尘的按察使。

杨荣苦笑着拟好旨意,朝上无人反对,就算是成了,等着散朝后按照程序发下去。

朱瞻基目光转过来,说道:“泰西人被敲打了回去,哈烈人和肉迷人联手自保,大明今日煌煌,武人功不可没!”

年后的第一次朝会,皇帝居然骂了文官,夸赞了武人。

这个很难得啊!

武勋们与有荣焉,朱瞻基含笑道:“除去海上之外,大明许久都未曾征战,诸卿尚能饭否?”

这话问的是武勋。

顿时群情激昂。

不,是激动了。

徐景昌第一个站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和皇帝有默契,激动的差点落泪了。

“陛下,臣几次大战都没捞着,每日在家中操练不辍,只是没有报国的机会啊!”

随即武勋们都开始出班表态,看他们的模样,分明就是恨天无把,恨地无环,只说皇帝没给自家机会,不然定能扬威异域。

朱瞻基听了频频点头,很是受用的模样。

等武勋们消停些后,朱瞻基说道:“过年休息了一阵,诸卿不会懒了筋骨吧?”

又是一阵自夸后,朱瞻基赞许的道:“果真是国朝的栋梁。”

这话让人脸红,但方醒瞅了一眼,连徐景昌都一脸镇定的站着,仿佛自己真是大明的栋梁。

朱瞻基说道:“许久未曾征战,朕想看看诸卿的……子弟可曾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在后日吧,各家的子弟在武学聚聚,朕也会去看看,人嘛………四品以上武将的子弟都去,亲戚们也去,好歹让朕看看他们的成色,好量才取用。”

兴奋宛如潮水般的退了回去,朝堂就像是退潮后的沙滩,一群寄居蟹从寄居的贝壳里伸出脚爪,想找个地方钻进去。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