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05章 我用权势来压你

第2405章 我用权势来压你

方醒和辛老七站在背对大门的方向,而陈钟和一群家丁管家站在面对大门的方向,只有那五个老家丁是站在侧面,而且是对着辛老七的那一边。

陈钟微笑道:“兴和伯今日大驾光临寒舍,敢问何事?”

这话很生硬,不是待客的态度。

不过方醒也不是来做客的。

他平静的道:“冯有为和方某有些交往。”

气氛一下就凝滞了。

陈钟笑了笑,有些讥讽的味道。

他正准备说话时,那周东却抢先说道:“这是谎言!那冯有为和方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陈钟笑了笑,方醒却没笑,反而是冷了下来。

他看了周东一眼,问道:“规矩呢?”

陈钟不禁一怔。

两个权贵在谈话交涉,还没到剑拔弩张的时候,你一个幕僚出什么头?

陈钟瞟了周东一眼,漫不经心的道:“兴和伯怎么说?”

这是没觉得周东犯错,觉得他能和方醒直接对话。

方醒的眼中多了厉色,只是看向了周东。

陈钟心中冷笑,心想我就是用幕僚来和你对话,你怎么办?

这个想法还在他的脑海里残留着,一道身影就闪动了一下。

“杀!”

冲过去的正是辛老七,见他冲出来,五个老家丁都齐齐喊了一声杀,然后就围了上去。

他们不是在追求速度,而是想把包围圈弄的更稳靠一些。

至于周东,压根就不在他们的眼中。

周东只觉得眼前一花,辛老七的的大手就抽了过来。

啪!

如果说方醒的耳光疼,那么辛老七的耳光压根就不疼。

麻木了一瞬之后,就在辛老七回身时,周东一张嘴就惨叫起来。

剧痛延缓了一瞬开始爆发,他的左脸飞速肿胀着,嘴巴张开,血水随着惨叫一起喷了出来。

辛老七回身之后,五个老家丁已经围住了他。

这个包围圈看似松散,可只要辛老七攻击一边时,剩下的四人就会联手进攻。

这五人看着很默契,而且经验很丰富。

辛老七缓缓后退,然后猛的向后撞去。

陈钟和方醒并肩站着,看着这一幕。

嘭!

正在惨叫的周东一下就飞了出去。

是的,就是飞了出去!

包围圈后面的一个老家丁眼睛都没眨一下,在周东过来时闪避了一下,很快。

“围住!”

家丁们以为辛老七想借机突围,就收了一下。

可辛老七却原地未动。

陈钟的脸一下就黑了,不是为了已经扑倒在包围圈外的周东,而是自家的老家丁们吃亏了。

他压下了心头的恼怒,说道:“兴和伯,那冯有为乃是我府上的画师,为本候画画已经好几年了,从未听闻他和你有什么交情,你这是想来找本候的麻烦吗?”

既然要找冯有为当自己的枪手,陈钟事先肯定是做过了调查,所以他笃定方醒就是来找茬的。

你既然来找茬,那对不住了,给不出个道理来,陈某不介意去御前求个公道。

方醒虽然只是伯爵,可各方面的实力比陈钟强大不少,所以两家单独对抗的话,陈钟必然不是对手。

可陈钟觉得自己一是有道理,二是他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勋戚朋友。

而方醒呢?

这人看似很强大,可除去皇帝的信重之外,剩下的那些大多是仇敌。

只要自己站住理,那还怕他个屁!

在宣德朝,勋戚们继续被无视,他们也装了老实模样,看似无害。

可一旦被他们抓到了把柄,那无害就会变成刀枪。

方醒看到辛老七被围之后,就把右手放在腰侧,说道:“老泰宁侯让人敬佩,所以无事我不会来这里。”

这话同样是在羞辱:老泰宁侯在时我尊重他,可你陈钟算个啥!

陈钟心中微怒,说道:“兴和伯都打上门来了,总得给本候一个道理吧,不然本候不介意去御前求个公道。”

他说话时,周围的家丁,以及围住辛老七的那些老家丁都看了方醒一眼。

这种蓄势的手法方醒见识过不少,自己也用过。

“冯有为不赌钱。”

方醒讥讽的道:“冯有为的日子就是画,不是在画画,就是在看画,那是他养家的手艺,除此之外就只有妻儿能让他分心。泰宁侯,别说是赌坊,就算是美女当前,本伯也敢打赌,他冯有为会盯着看,但却只是想着怎么找到她的神韵,然后画下来。”

陈钟瞥了依旧从容的辛老七一眼,说道:“那是我的生意,兴和伯,你不嫌自己的手伸的太长了吗!”

“那又如何!”

方醒坦然的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准备用权势来压住冯家,可对?”

陈钟侧身看着他,眼神渐渐凌厉:“那又如何!”

边上的管家和保护陈钟的几个家丁都听出了火药味,管家退后一步,准备到时候指挥人动手。

而那几个家丁却近前一步,虎视眈眈的盯着方醒。

方醒的右手自然的放在腰侧,侧身过去,看着陈钟,很认真的说道:“你既然要用权势来压他,那方某现在在此,可否用权势来压压你!”

叮!

就像是一根细细的弦被拉断了,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方醒。

管家几乎要疯了,主辱臣死,他现在只想一把掐死方醒。

而那些家丁们渐渐的狰狞起来,只等着陈钟的命令就动手。

别怪他们太大胆,打个比方,若是朱高煦在方家庄造次,方醒大怒要动手,家丁们可不会管你是谁。

陈钟微微退了半步,眼神如利刃般的盯住了方醒,冷冷的道:“兴和伯,你想要什么?你的权势都是陛下给的,你以为自己可以代替陛下吗?”

方醒的手已经探进了腰间,他的身体微微前倾,目光温和,语气却意外的坚定。

“你是侯爵,我是伯爵,你以权压人,我以势压人,你,不服吗?”

陈钟只觉得胸口被谁推了一下,呼吸一下紧了起来。

他再次退后一步,面色铁青的道:“兴和伯,这里是京城!”

“那又如何?”

方醒咄咄逼人的向前一步,说道:“你和那些勋戚有交情,方某却仇人遍地,可敢来试试吗?”

陈钟的脸颊在抽搐着,他几次想举起右手,可每次都是才提起来就放下。

几次之后,他所有的努力都化为一句话:“方醒,你莫得意!”

方醒还在笑,陈钟就狠狠地一跺脚!

“缩卵的蠢货!老侯爷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一个老家丁突然须发贲张的喝骂着陈钟,另一人喊道:“杀了他!”

这五人都是当年老泰宁侯留下的家丁,也可以说是亲兵。

他们当年跟着老泰宁侯征战沙场,厮杀无数,堪称是没有官职的悍将。

这些人经过时间的磋磨,如今整个侯府也就只剩下了这五人。

陈钟是半路出家承袭的爵位,而且还不是上一任的儿子,所以不怎么得这些老人的尊重。

所以今日他的表现稍微弱了些,被方醒压住了之后,这些老人积郁的不满就爆发了。

杀了他,说的自然不是方醒,他们也没那胆子。

“杀!”

那话才落,刀光就霍然闪过。

一个老家丁抽刀出来,长刀匹练般的瞄着辛老七的脖颈去了。

“老七!”

方醒大怒,一拳就打倒了陈钟。

你为了一个家丁就敢殴打泰宁侯?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