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04章 谁想过去

第2404章 谁想过去

春节就是春天吗?

没人知道,南方大抵是春天吧。

但是在北方,春节期间除去气氛感觉是春天之外,其它的照旧是寒冬模样。

方醒穿着青色的棉袍,双手就袖在袖筒里,若是再吸吸鼻子,那妥妥的就是老农模样。

“本伯方醒!”

他笑眯眯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周东有些吃惊,下意识的道:“假的!”

方醒脸上的笑意更盛了,就在周东心中冰凉时,方醒毫无预兆的挥手。

“啪!”

人在冬天的时候皮肤会比较敏感,周东只觉得脸上一疼,然后鼻子里就有热流奔涌下来。

方醒皱眉看着自己的战果,再看看右手,说道:“太油腻了。”

周东抹了一把鼻下,然后收回手,看着上面的鲜血,就呆呆的问方醒:“为何这样?”

那些家丁都止步了,其中至少有五人见过方醒,而且不止一次。

“那是兴和伯!”

“看着像农民般的模样,他居然是兴和伯?”

那些没见过方醒的家丁都惊讶的看着前方。

在那里,周东正在等待着答案。

他觉得哪怕站在对面的是方醒,可他的背后却是陈钟,所以方醒该给自己一个交代。

一个兴和伯,一个泰宁侯。

不提爵位的差距,你兴和伯莫名其妙的打上门来,这事儿传出去可不是跋扈那么简单。

在大清理之后,士绅积怨颇深的背景下,方醒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放大去探究。

在这种时候,方醒怎敢放肆!

“没有为什么!”

方醒的冷淡和倨傲激怒了几个家丁,有人喊道:“平而无故的打上门来,这是在羞辱侯府。”

主辱臣死,这是千古不易的道理。

不懂这个道理的下属自然是做不长久的。

有人就喊道:“拿下他,请侯爷做主!”

方醒的个人武力不彰,这是国朝上下的共识。

所以两个立功心切的家丁就出了人群,准备冒险一试。

如果陈钟兜不住他们,那就是灾难。

但是兜住了呢?

那就是大功啊!

方醒见了却不慌,他笑道:“这是要人多欺负人少吗?”

周东此刻也想通了里面的道道,他退后几步,得意的道:“那又如何!兴和伯,那人负债累累,侯爷好心为了他还债,他却不认账,这事说到御前咱们也不怕!”

方醒平静的道:“可是我也有人啊!”

“谁?”

周东未见过方醒,往日听闻方醒的手段狠辣,但今日一见,却是强行阻拦自己一行人,可谓是无谋。

如果退让了,回头陈钟即便是想忍下来,可也会拿他开刀泄愤。

想到这里,他喊道:“来人了!有人打上门来了!”

嗖的一下,前方的左边和右边墙头上就多了几个脑袋。

而辛老七就是这样走了出来。

他并未佩刀,也无弓箭,就这么走到了方醒的身边。

很平淡的出场。

那两个家丁却止步了。

他们目露惊惶之色,退回来的速度比去时快了许多,就像是逃跑。

周东愕然回头,就见到大多数家丁都是噤若寒蝉。

“你们……”

他怒了,准备回去就把事情栽在这些家丁的头上。

“他是辛老七!”

一声惊呼之后,周东缓缓回头看着辛老七,嘴角抽搐几下,问道:“兴和伯,拦截我等何意?”

你总不能说是没事遛弯吧!

可你遛弯就遛弯,这里是权贵聚集区,你专门堵着我们的路干啥?

方醒没搭理他,目光扫过那些家丁,说道:“都回去吧。”

周东再次问道:“兴和伯,敢问何意?”

方醒看着这些家丁,再次说道:“本伯在此,你们想过去吗?”

周东回身,见家丁们无人敢说话,心瞬时就凉了半截。

他的鼻孔流血的速度放缓了,只是下巴和前襟上全是血,看着有些渗人。

“那就回去吧。”

方醒很平静的说道。

周东觉得这些家丁不会听方醒的,可方醒的话音才落,就有人转身走了。

那人越走越快,最后竟然跑了起来。

周东知道他是回去报信,就回身道:“兴和伯,此事是侯府抓捕欠债的画师,不知兴和伯和那画师是有何交情,不过等侯爷来了,自然会交涉。”

方醒没说话,他转身看着来处。

十字路口四面来风,方醒站在那里,却不肯挪地方。

周东随手摸出手绢,然后把手绢弄成粗绳状塞进鼻孔里,心中冷笑道:这是装什么呢!

自家东主的立场是紧跟皇帝,并暂时蛰伏,所以周东知道自己被扇耳光的仇大概是报不了了。

可恶名呢?

方醒无礼施暴,而且还打上门来,这能激起多少人的同仇敌忾?

这时前方来了一骑,近前后也没下马,来人在马背上俯身对方醒低声说了些什么。

方醒点点头,还笑了笑,好似在欣慰着什么。

稍后管家来了。

“伯爷,我家侯爷有请。”

这是矜持还是觉得方醒理亏?

方醒不以为意的转身道:“带路!”

管家在前,方醒在后,身边是辛老七,三人从家丁的中间走过。

一行人沉默的到了侯府,却没见陈钟来迎。

这个态度很清晰:本候不爽你方醒!

一进门,五个须发斑白的老家丁出现了。

他们的目光冷漠,仿佛世间再无可留恋之处,看向方醒的目光中并无半点变化。

等他们看向辛老七时,那眼神骤然一变。

连方醒都感受到了浓重的敌意。

他侧身看去,看到那五人都微微弯腰弓背。

这是遇敌的反应。

而辛老七只是站着,看着仿佛没有一点戒备,只是目光已经锁定了这五人。

管家见状就干咳一声,说道:“侯爷在等着呢!”

那五个老家丁中的一人冷冷的道:“侯爷要见的是兴和伯,他难道也能进去?”

管家觉得也是,正准备说话时,辛老七却平静的道:“我家老爷在哪,我就在哪!”

一个老家丁冷笑道:“后生小子也敢在爷爷们的面前放肆吗!”

说话间,一股沙场百战的惨烈气息袭来。

方醒微微眯眼,说道:“老七,发信号!”

“慢!”

这时边上的门房侧面走出来一人,却是陈钟。

两人多次在朝会上相遇,不过陈钟和方醒不是一路人,而且他继承爵位之后并未有实职安排,算是个空头爵位。

空头爵位如果再不知道去钻营,那用不了几年,整个侯府大概就要被从皇帝到百姓都给忘了。

所以陈钟当然要去钻营。可他交好的那些权贵和方醒大多不对付,两边冷淡的很。

这是两人第一次面对面,更是第一次交谈。

“兴和伯!”

陈钟的面色微微苍白,却不是生病,只是最近的年酒多了些,昨天又宿醉,所以精神不大好。

他拱手的时候还带了笑意,哪怕那笑容很假,可也算是待客了。

“见过泰宁侯。”

大明的候伯在政治上的待遇是一样的,所以方醒无需执下属礼。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