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03章 微笑的男子

第2403章 微笑的男子

“签了吧!”

周东的手一松,契约飘落在冯有为的身前。

这就是人在屋檐下,冯有为捡起契约,看了那两个粗壮的家丁一眼,颤颤巍巍的站起来道:“在下要回家商议。”

周东冷笑道:“缓兵之计?冯有为,你太高看自己了。”

冯有为强笑道:“周先生,此事关系重大,在下要和拙荆商议一番。”

“冯有为,别给脸不要!”

周东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目,“你儿子在读书,你女儿在家!”

这是要图穷匕见!

冯有为的身体一直在颤抖着,他指着周东,骂道:“畜生!居然想对孩子下手。冯家何辜?你们难道不怕报应吗?”

周东大怒道:“叫人去!叫人去!马上动手,先拿了冯霖!”

这是压倒冯有为的最后一根稻草。

先前他还抱着周东是在吓唬自己的希望,可当周东身后那个家丁转身走向那匹马时,冯有为崩溃了。

民不与官斗!

而在此刻,周东就是官,他冯有为就是民。

鸡蛋碰石头啊!

“我签!”

冯有为几乎用劲了全身的力气喊出了这句话。

他的身体奇迹般的停止了颤抖,然后麻木的道:“笔。”

周东狞笑着的脸一怔,然后放松的笑了笑,说道:“给他笔!”

有人去门房那里拿笔,周东得意的道:“早这样哪来的麻烦!别说你冯有为,那些出色的绣娘,要么就封针,要么就只能去大户人家为奴,否则你抢了别人的生意,迟早大祸临头!”

“这次算你运气好,侯爷以后要文武兼修,这书画自然是头一项,否则你那手早就保不住了!”

废掉你的手,谁敢说以前那些画都是你画的!

冯有为低着头,渐渐偏向右边。

“进了侯府衣食不愁,你家小子还读过书,说不准以后还能混个管事做做。至于你家闺女,看吧,侯爷那里的女人也不多,你闺女长得还行,若是想,侯爷自然不会少一个女人的……”

周东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跟着冯有为看向了右边。

就在右边不远处,一个少年牵着马站在那里,疑惑的看着这一幕。

周东面无表情的道:“哪家的?赶紧走。”

少年只是看着冯有为,先是一愣,然后试探着问道:“可是冯先生?”

冯有为和冯霖的长相有些相似之处,而且他的脚边落了一卷画,活脱脱一个画师的模样。

冯有为心中正在悲愤和绝望的时候,闻言就说道:“正是。”

少年看看冯有为手中的契约,再看看一脸厌恶之色的周东,就问道:“这是要干什么?”

他边说边走,等走到冯有为的身前时,缓缓把那契约拿了过来。

“全家卖身为奴?”

少年看着契约,抬头看了周东一眼,说道:“还欠了赌债?”

这时去里面拿笔的家丁出来了,随同他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仆役。

那仆役本是笑吟吟的,等看到少年之后,就喊道:“就是他!”

少年正是土豆。

他听到喊声,就把契约放进胸襟里,然后拉着冯有为,低喝道:“冯先生,走!”

冯有为还在发愣,土豆说道:“回头小子自然能解决了此事,可好汉不吃眼前亏,走!”

冯有为正在绝望之时,闻言居然听从了土豆的话。

“什么就是他?”

周东正回头问那仆役,等仆役一脸欢喜的说那少年就是打伤侯府仆役之人时,他就说道:“这是有预谋的,拿下!”

他总觉得用赌债来弄冯家吃相不大好看,现在来了个打伤侯府仆役的少年,正好让他想到了另一个办法。

可等他一转身时,却只看到了两人一马都跑远了。

“追!”

周东一马当先,跑的浑身的肥肉乱颤。

“来人啊!抓住那个凶徒!”

那仆役想起了土豆的双节棍厉害,就回身喊了一嗓子。

顿时整个侯府都沸腾了。

从土豆打伤了仆役从容离开之后,家丁们都被陈钟训斥了一通,难免有些你等蠢笨如豕,只知道吃干饭之类的羞辱。

所以这几天家丁们都在枕戈待旦,就等着机会一雪前耻。

角门处,家丁们拎着木棍蜂拥而出,还有人暗藏着弓箭,这是准备对上那天拦截的大汉时拼一把。

按照陈钟的话来说:权贵不可能为了个画师和泰宁侯府翻脸,而且此事是对方做过了,就算是弄死那个少年和射箭的大汉都不怕。

这话就是定心丸,所以家丁们倾巢出动,呼喊着狂奔而去。

“快跑!”

冯有为的腰不大好,可此时此刻他知道自己再也没了退路,就咬牙跟着土豆奔跑。

等后方传来侯府家丁们的呼喊时,冯有为心中绝望,一边跑一边说道:“你,你快走!”

这个少年应当就是帮助闺女的那人!

冯有为此刻把事情都想明白了,但他却不愿意拖累少年。

土豆的耐力很好,他没有答复冯有为的话,那样会泄气。

两人一路狂奔,身后的呼喊声却突然停住了。

土豆来不及分辨原因,就赶紧让冯有为上马,一路往冯家去了。

他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想办法在不透露身份的情况下解决此事。

他也想过曝光自己的身份,可却担心冯霖和冯家人会就此冷淡下去。

小时候方醒给他们说过那些乱七八糟的睡前故事,其中就有什么灰姑娘和丑小鸭。

可等他们长大后,才知道这些都是骗人的。

在大明,除去皇家之外,灰姑娘不可能逆袭成为贵妇,丑小鸭只会成为猎人的口中食。

太过阶级分明的大明啊!直接截断了那些差距过大的梦想。

冯有为一看就是个倔的,冯霖更是女承父业,他们一旦畏惧了权贵,哪会搭理土豆。

而且家中的父母是什么态度?

方醒上次说他可以有自己喜欢的女孩,但需要父母过目同意才行。

土豆一直在担心父母会给自己找个权贵之女,那样他发誓宁可逃婚,也不会屈服。

……

这条巷子除去另一家的后门之外,全是泰宁侯府的地盘。

而且那家的后门马上也要移到侧面去了,也就是说,以后这条巷子就只有陈家。

巷子幽深,正如权贵的心肠。

过了泰宁侯府的巷子之后,就是一个十字路口,但前方还是权贵家,所以行人都没有。

周东发誓一定要让冯有为生死两难,还有那个冯霖。

这次陈钟肯定不会放过冯家,还有那个水嫩的冯霖……

他心中转动着龌龊的念头,脚下却不慢,跟着家丁们冲了过来。

砰!

前方的家丁突然止步,收不住脚步的周东一下就撞了上去。

他的吨位比较大,哪怕这些家丁都是孔武有力,甚至是沙场上杀人无数的汉子,可依旧挡不住。

前方的两人被周东撞做了滚地葫芦,周东自己反而稳住了身体。

“为何停了?”

他稳住身体问道,然后抬头看去。

前方十字路口的左边,一个男子负手走了出来。

男子身穿青衣,脸上笑吟吟的,看向他们的目光很是亲切。

周东大怒,喝骂道:“为何止步?”

说着他走到了前方,可身边的那些家丁里有人在揉眼睛。

“他好像是……”

最先止步的家丁面色难看,见周东怒气冲冲的走向那个男子,就想提醒他。

可周东却气势汹汹的过去,指着男子喝问道:“你是谁?”

男子微笑道:“本伯方醒。”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