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02章 逼良为奴

第2402章 逼良为奴

“冯有为,画呢!”

冯有为精心画完了那幅花鸟图,然后瞒着说要来送画的冯霖,来到了侯府。

“这呢!”

冯有为拿出画来递给陈钟的幕僚,说道:“这幅画是在下这几年最好的一幅,请指正。”

幕僚随手接过画卷,就像是接过一张擦屁股的纸。

这个态度让冯有为的心一下就落到了谷底。

果然,不过是看了一眼,这幕僚就把画卷劈手扔了过来,怒气冲冲的道:“这是花鸟?你自己看看,那鸟到死不活的,那花和侯府里最丑的丫鬟笑起来一个模样,冯有为,你这是想蒙蔽侯爷呢!”

那幅画落在地上,冯有为伸手徒劳的捞了一下没捞着。

他看着在地上弹动几下变形的画卷,缓缓蹲了下去。

他拉开画卷,一幅春光图就映入了眼帘。

一湖仿佛带着春天气息的水上,一只野鸭带着十余只雏鸭在上面觅食,雏鸭可爱,让人忍不住想养几只。

湖边有楼台,楼台里有人在饮酒作乐,姿态潇洒。

楼台前一株大树上,两只鸟儿交颈纠缠,枝头芽孢半露,生机勃勃。

天色明朗,一切都离不开一个春字。

确实是好画,哪怕匠气多了些,但技法上却没有问题,感情也有所倾注,今日哪怕是皇帝亲来,冯有为也认为他无法指责自己更多了。

皇帝善画不是新闻,所以引得不少想要找到自己那条终南捷径的人改弦易辙去学画,也间接让冯有为这等画师的日子好过了许多。

所以冯有为感激这个时代,可他却不容别人贬低自己的作品。

“这画不差!”

冯有为抬头道:“贵府若是不满意,在下就此罢手。”

幕僚冷笑道:“这是敷衍了侯爷还敢撒手,你好大的胆子。冯有为,按照咱们的规矩,今日是最后交画的时日,你的画呢?”

冯有为蹲在那里,举起那副画,倔强的道:“在这里。”

幕僚本以为他会求饶,于是一下就恼怒了,就过去一脚踢翻了冯有为,骂道:“冯有为,你想作死也别带上一家人!”

冯有为倒在地上却死死的护着那副画,他翻滚了一下,然后艰难的坐起来,把画卷卷好,说道:“就算是在陛下的面前,在下也敢说这是好画!”

那幕僚的眼中闪过厉色,说道:“想用陛下来脱责?冯有为,接了生意就要尽心,别怪我没提醒你,今日画不到,谁都救不了你!”

冯有为知道自己怕是被盯住了,他惨笑道:“侯爷究竟想要在下做什么?恳请直言,在下也好权衡一二。”

幕僚收回了本想踢出去的脚,抚须道:“你那闺女不懂事,带着外面的野小子打伤了侯府的人,冯有为,换做是以前,随便一个罪名就能让你闺女进了大牢。”

冯有为面露恍然之色,幕僚心满意足的道:“侯爷仁慈,我周东走南闯北从未遇到过,所以才心甘情愿的投在侯府。”

周东皮肤黝黑,长得圆圆滚滚的,宛如一堵肉墙。

他突然面露慈悲之色,说道:“要学会体谅侯爷的难处,要学会聪明些,这样才能善终。”

冯有为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凄厉。

周东的面色一冷,“你笑什么?”

冯有为的笑声中带着些癫狂:“侯爷是想要在下一家入府为奴吗?哈哈哈哈!”

周东的眼神微动,冷冷的道:“怎么,你不愿意?”

冯有为喘息道:“这是怕在下把那些画不是侯爷画的事泄露出去吗?在下发誓一定保密,若有泄露,在下愿受凌迟而死。”

“凌迟?”

周东狰狞的说道:“千怪万怪,冯有为,就怪你的画太好了,侯爷拿了十余幅画出去,那些权贵都说好,若是以后泄露了,侯爷的面目何在?”

冯有为举手道:“在下发誓不会泄露,以后也由在下来送画,不假手他人。”

“晚了!”

周东仰天笑了笑,很是猖狂。

这事儿是陈钟随口吩咐让他去办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把冯有为一家子都弄到侯府来。

“侯爷说了,按照供奉的规矩给你,难道你还敢推三推四的?”

这个待遇也算是不错了,可冯有为却只是拒绝:“在下祖辈皆是良民,万万不敢辱没了祖宗。”

良民变成奴隶,甚至会被主家赐姓,那可连祖宗牌位都没脸立了。

祖宗大抵是华夏人最诚恳的信仰,从百姓到皇帝,那逝去的先人仿佛就活在大家的身边,栩栩如生。

所以冯有为自然是不愿的,他哀求道:“周先生,犬子有望科举啊!”

周东冷笑道:“就是趁现在,明白吗?若是你不知趣,你那对儿女怕是……”

“慢!”

一听到对方要动自己的儿女,冯有为就撑不住了。

“在下愿意来侯府居住,至死不出。”

这是最低的要求,我愿意为侯爷继续画画,而且甘愿被囚禁在侯府里。

“果真是慈父啊!”

周东微笑道:“可你也不想想,侯爷会留着把柄在外面吗?”

冯有为一怔,正想诅咒发誓时,周东从怀里摸出了一份契约,说道:“你最近在赌坊里输掉了家产,最后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只得求到侯爷这里来。”

“在下没有!”

冯有为嘶声道:“在下从不赌钱!”

周东愕然看了他一眼,然后走了过来,说道:“毕竟是有些情谊在,所以侯爷仁慈,只要你签了这份契约,赌坊的债务侯爷就替你还了。”

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家丁,说话间器宇轩昂,若非是又黑又胖,多半能博得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青眼。

冯有为只是摇头,他知道这是套,“在下不赌钱,周先生,赌坊的人都不认识在下,你们这是陷害!”

“赌坊会认识你的。”

周东走到他的身前,把契约递过去,说道:“签了它。”

冯有为颤抖着伸出手,刚接触到契约时,像是触电般的又缩了回来。

作为曾经的秀才,不用看这份契约他就知道自家已经陷入了绝境。

不签,那么侯府自然能找了赌坊的人去上门讨债。

但这个冯有为不怕,他怕的是侯府的人冲着他的一对儿女下手。

可若是签了这份契约,代价就是一家老小都变成了侯府的奴才。

对于某些人来说,能成为侯府的奴才是好事,是值得举家欢庆的好事。

可对于冯有为来说,大儿子冯祥在读书,而且颇有希望,这让他如何甘心!

“周先生!”

冯有为嘶声道:“在下是秀才,哪有秀才做奴才的?侯爷难道就不怕陛下雷霆震怒吗?”

周东不屑的道:“等你成了举人再说吧!秀才?秀才有屁用!你滥赌把家产和家人都输光了,这样的秀才还能做?稍后我自然会去一趟,把你的劣迹告知学官。”

这是要把他秀才的功名给革除了。

“你!你们好狠的心呐!”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