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01章 玉米的启蒙老师(为盟主‘大官人到此一游’贺,加更!)

第2401章 玉米的启蒙老师(为盟主‘大官人到此一游’贺,加更!)

“爹!”

冯霖终究还小,有些无措。

而赵氏却说道:“夫君,妾身去敲登闻鼓吧!”

若是土豆在的话,大抵就该知道冯霖的秉性是随了谁。

冯有为苦笑道:“哪有什么登闻鼓,几十年就敲响了一次,再说侯府说是生意,咱们用什么理由去敲?到时候反而落个诬陷的罪名,全家都得坐船去海外,哎!”

赵氏瞪眼道:“怕什么,当今陛下是明君,咱们写些状纸在街上散发了,到时候看他陈家怕不怕。”

冯有为说道:“这是鱼死网破的手段,做了之后就再无回旋的余地,陈家兴许会偃旗息鼓,可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咱们躲哪去?”

以往冯有为痴迷于举业时,正是赵氏一人养活了丈夫和两个孩子,可见她的能干。

可这年头女人出去赚钱总是要受欺负的,于是赵氏的强悍和泼辣就起了作用。

可此刻泼辣强悍的赵氏却也没了主意。

冯霖见父母沮丧,心中就懊悔不已,觉得是自己的错,给家里带来了大麻烦。

冯有为见她懊悔,就微笑着说道:“此事为父自然会去周旋,你安心就是。”

可听刚才侯府家丁的话和语气,这事儿哪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侯府分明就是想玩死冯家。

猫戏老鼠最解恨,可我冯家没得罪侯府吧?

冯有为心中悲愤,面色却不显,就说去书房画画,晚饭前别打扰。

不说愁云惨淡的冯家,方醒此刻正在接待客人。

这位客人最近在朝中比较沉寂,却是方醒的老朋友,也算是半个对手。

来人是朱瞻基的老班底,大理寺卿杜谦。

杜谦依旧是温文尔雅,意态闲适。

两人见礼后,杜谦就说了来意。

“陛下刚才令人下了旨意,让本官年后担任大皇子的启蒙一职。”

杜谦微笑着,看着很亲切。

他是朱瞻基的老班底,可方醒和朱瞻基的关系更密切。

一个团队里也得要争个座次吧?

何况座次还关系到皇帝的重视程度,所以杜谦隐忍多年,今日特地来了一趟,当然不是来交好方醒的。

他端起茶杯,微微嗅了一下,赞了一声好茶却不喝。

“启蒙?”

方醒却没他那么多心眼子,习惯性的忽略了杜谦对自己的威胁,说道:“让杜大人来启蒙,这个有些大材小用了吧。”

杜谦的面色迅速一红,然后又白了一下。

这话梗人啊!

什么叫做大材小用?

若是别人说,杜谦可以当做是嫉妒,或是吹捧。

可方醒这厮却是皇帝钦定的皇子老师,等他启蒙完之后,方醒就要粉墨登场了。

启蒙的老师当然算不得帝师,顶多算个缘分罢了。

杜谦顿时觉得心中被灌进了一壶老醋,他忍着委屈和难受说道:“事关国本,本官倒是不觉得什么大材小用。”

国本都敢说,这个倒是让方醒对他刮目相看了。

感受到了方醒的情绪,杜谦说道:“大皇子乃是中宫所处,中宫母仪天下多年,自然是不二人选。”

这是要准备政治投机。

朱元璋在时,那些臣子也在投机,最后黄子澄等人投机成功,只是自己太烂,反而带累了朱允炆。

而朱棣时期的投机也不少,朱高炽三兄弟都各自有一帮人在帮衬着,后来以朱高煦退出和朱高炽继位为终结,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倒霉。

朱高炽时代却少了投机的机会,就是因为朱瞻基的地位太过稳固。

可现在呢?

中宫胡善祥虽说无错,可哪比得过皇帝心中的朱砂痣。

小孙妹妹为皇帝生了一对儿女,皇帝虽然知道分寸,可私底下对那对儿女也是疼爱非常。

这就是现成的机会啊!

投机在孙氏的孩子身上,现在看来有些风险,但是随着皇帝的年岁增长,说不定那些风险都会转化为机遇。

可要投机孙氏的话,就得和眼前这人做了对头。

杜谦看了方醒一眼,知道这位是玉米和皇后最大和最坚定的支持者。

他并未后悔自己当初的沉寂,因为他也找不到向皇后投诚的机会,一动不如一静。

“兴和伯可有要交代的吗?”

杜谦放低了姿态,竟然用下属的语气向方醒讨教给玉米启蒙的方法。

方醒一下就提高了警惕,想了想里面是否会有圈套,然后说道:“此事陛下肯定有交代,本伯却不能置喙,杜大人还是回去琢磨一番吧。”

别想给老子挖坑!

给未来的太子启蒙是何等的重要!一旦错了半分,那就是给皇帝上眼药。

要是把皇子教导成了和皇帝的观念截然相反,那皇帝可不会吝啬于刑罚,一刀就收了你全家。

杜谦见方醒不上套,就说道:“本官倒是想一观兴和伯的为师之道,可惜无缘,奈何!”

这是真话,前面是挖坑,同时也想窥探一番方醒的为师之道。

方醒的嘴角抽搐一下,就当是微笑了。

“书院的教材现如今到处都有,至于教导学生,大皇子还小呢!万万不可当做成年人指导。”

这同样是方醒的真心话:你们别把玉米当做是成年人,或是把他当做是什么龙子龙孙来教导,那会出问题的。

杜谦微笑道:“本官自然知晓。”

这是觉得方醒干涉了自己的职权,更是忘记了刚才自己说是来讨教的话。

人就是这般,所以客套话听不得,当不得真。

方醒当然没当真,所以杜谦给了软垫子让他下台。他平静的看着杜谦,说道:“那是国本,若是出了岔子,不说陛下,本伯就会让那人付出无法承受的代价。”

杜谦有些暗怒,然后心中冷笑,觉得方醒的威胁来的虚假,格外的色厉内荏。但他却依旧云淡风轻的道:“本官自然知道厉害。”

方醒微微点头,然后两人之间就冷了场。

杜谦了解了方醒的立场,随即就告辞了。

方醒也没送什么方家的招牌卤菜,含笑送他出了大门。

“伯爷,这人野心勃勃啊!”

杜谦虽然看似君子如玉,可在黄钟这等老鬼的眼中,那野心几乎是掩饰不住。

方醒回身道:“谁没有野心?臣子有野心是好事,只要帝王能控制住,反而会成为国家的助力。”

黄钟也觉得是这样,两人缓步进去,在前院溜达。

“杜谦现在是想上尚书吧,可目前没出缺,蹇义那边倒是随时可能致仕,可还有一个郭璡在等着接班呢!所以他大概会同时盯着辅政学士的位置。”

方醒分析道:“辅政学士并无名额的限制,如今就只有三杨和金幼孜黄淮,再多一两个不是事,再说辅政学士现在都有加衔,这看着像是中书门下一般,在过去就是宰相,以后前途无量啊!”

黄钟想了想,觉得杜谦这人的城府确实是够得上深了。

“伯爷,杜谦是陛下潜邸时就追随的老人,陛下对他也有几分香火情在,他做了大皇子的启蒙老师,和您的关系怕是会有些微妙啊!”

方醒点点头,“是啊!杜谦以前和我就有些不对付,只是没有利益冲突,所以才相安无事到现在。陛下把他提起来,大概是不放心那些所谓的饱学鸿儒吧。”

黄钟看到了小刀正带着儿子在前方转悠,想起他最近和春妹的纠葛,就笑道:“陛下减少了粮税,那些人没地方发泄,杜谦去打头阵,怕是会成那些人的眼中钉。”

方醒却不认同这个:“和杜谦比起来,我才是他们的眼中钉,拉一个打一个,别以为那些人不懂这个道理。”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