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99章 儿女是别人家的好

第2399章 儿女是别人家的好

水榭里的歌舞几乎就没停过。

歌舞是英国公府上的歌舞班表演的,大家都是文明人,所以哪怕那些舞女姿色出众,身段妖娆,舞姿让人喷血,可依旧装作了道貌岸然的模样在笑吟吟的观看着。

乐声渐渐的快了起来,那些舞女右手指天,左手贴在大腿上开始了旋转。

香风阵阵传来,陈默不禁陶醉的吸吸鼻子,然后吸溜了一下快流出去的口水。

大冷天这些舞女依旧只穿着薄纱,若隐若现的露出些许玉腿小腹。

这对于方醒来说不算是什么,他甚至在数着这些舞女转圈的圈数。

陈默渐渐的有些喘息起来,他习惯性的去拉扯了一下衣襟,但手刚触碰到衣襟时,他才想起这不是海外,也不是船上。

方醒瞥见他的反应,就拍拍手。

满国公府今日的客人无数,可也就数这里最尊贵,所以才来了一队舞女。

舞女们自然知道这些贵人的来历,所以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只求能被看中,然后贵人向府里讨了自己回去。

所以方醒一拍巴掌,她们马上就停了,然后垂首而立,心中激动。

可方醒却不是看中了谁,陈默以为他是见自己难受才叫停了歌舞,于是心中感激,只觉得自己投到方醒的门下真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了。

“土豆,来,你爹喝多了,赶紧带了回家去。”

陈默正感激着,徐景昌却冲着不远处招手,笑的猥琐。

土豆缓行过来,躬身问好。

方醒笑道:“你这是去了哪里?”

“孩儿刚去问了母亲和妹妹。”

方醒点点头,满意的道:“今日是你大舅舅的喜事,别弄的太拘束,你去找找平安,两兄弟好好玩。”

土豆应了,然后告退。

见他行事大方从容,徐景昌难掩嫉妒的道:“你家这小子知道孝悌,却不呆板,德华,好福气啊!”

方政也觉得方醒有福气,而且据说方醒是把儿子都扔进了书院,自己很少教养。可两个儿子却出落的分外的有出息,让人不得不嫉妒。

方醒打个哈哈道:“只是种好,种好。”

“好个屁!”

徐景昌骂道:“你就是个刻薄的,说什么种好?”

这时内院有丫鬟过来,带来了无忧的嘱咐。

“表小姐让您少喝酒,还说要多吃菜,最后就是让您记得吃完宴席接她回家。”

方醒笑道:“知道了。”

徐景昌故作愤怒的道:“连个小丫头都养的知道孝顺爹娘,德华,把无忧舍给我家如何?”

方政想起自己的儿子已经老大了,而且还定了亲,就遗憾的叹息一声,但还是觉得徐景昌这话一点谱都没有。

果然,方醒似笑非笑的看着徐景昌,缓慢而坚定的道:“我闺女有我这个爹,以后谁想娶了她去,就得过了我的眼,定国公觉得自家的孩子能过我的眼吗?”

徐景昌尴尬的道:“当然能,我家的孩子……”

方醒盯着他道:“别吹嘘,到时候被我收拾了你可别心疼,无忧还有两个哥哥,两个伯爵,无忧未来的夫婿但凡走了错路,那就等着头破血流吧。”

徐景昌仔细一想也是,无忧虽然深受方醒夫妇的宠爱,甚至两个未来伯爵的哥哥也对她多有关照,看似一个上佳的媳妇人选。

可压力大啊!

谁要是娶了无忧,看方醒的模样,那就只能和其他女人无缘了。

从一而终说的是女人,可在无忧这里分明说的是男人。

徐景昌笑着打消了那个念头,心中遗憾不能和方醒再亲近一些,就转了个话题。

“今年免税一成,德华,生意好做啊!”

在得了免税一成的消息之后,徐景昌就令人赶去交趾,把那些存着的蔗糖运回来,准备在今年大发一笔。

只是皇帝如今对勋戚的态度变化不小,武勋还好,国戚就得要小心些,别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去触霉头。所以徐景昌准备拉了方醒这个老伙计一起去发财,有事也能帮衬一把。

方醒沉吟了一下,说道:“钱财的话方家不缺,而且我如今身处漩涡之中,无数人想置我于死地,所以多动不如少动。”

徐景昌觉得这人是真的要成仙了,就说道:“可你有三个儿子和一个闺女,儿子以后要成家立业,你得准备好家业吧?闺女出嫁,为了不让她受委屈,你得多给嫁妆吧?哪够了?!”

方醒正色道:“有多少就给多少,至于成家立业,男人就得自己挣。至于闺女,那个不愁,到时候方某翻翻箱子底就是了。”

这话里有强大的自信,让徐景昌沮丧。

“好吧,你那闺女就是太子妃也做得,罢了,你就做你的忧国忧民兴和伯吧。”

方醒笑了笑,硬生生的换了个话题:“南北通道一直在修,往日有些百姓不知道的,生生的破坏了不少,后来各地就派了人去巡查,好歹在干燥之前能保住,如今听说又有人在破坏,还说什么这是始皇帝的驰道。”

徐景昌肃然道:“那些蠢货,前秦若是没有驰道,几十万大军如何补给?难道从咸阳一路肩挑背抬?”

方政也觉得好笑:“这条道修好了之后,南北运输就方便了,而且速度极快。以后海外一旦示警,大明随时都能通过这条路运送兵员和补给,所以这条道堪称是大明的血脉啊!”

三人都知道,这只是借题发挥。

士绅们的特权被卸掉大半,心中的恨意就如同是烈火,几乎能煮干大海。

可他们还有一个权利,那就是影响地方官施政。

随后宴席开始,三人加上一个陈默也不进去,就在水榭这里开席。

吃完酒席,方醒去了内院外面等着,可土豆和平安早就到了。

父子三人站在那里就像是一道风景,知情的都在谑笑,不知情的就在猜测。

等里面的妇孺们出来后,见到方醒父子也在笑,不过却是艳羡的笑。

“爹!”

等张淑慧牵着蹦蹦跳跳的无忧出来时,方醒就笑呵呵的迎过去,然后问她们在里面吃了什么。

无忧就过来牵着他的袖子,然后认真的数着宴席的菜品,哪些菜好吃,哪些菜不好吃。

张淑慧说饭后该走走,再说今日来的妇人不少,国公府的轿子不够用,就拒绝了安排,跟着方醒步行出去。

“爹,我困了。”

走了一半路,无忧就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方醒抱起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一家人低声说着话,偶尔看看景致,气氛温馨。

他们走的是后院,一路上很少遇到人。

等从后门出了国公府后,方醒看看左右,然后把妻女送上马车。

辛老七对方醒点点头,方醒心中有数了,就说道:“回家。”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