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97章 饱以老拳

第2397章 饱以老拳

张辅此次本不想请客,可那日得了差事之后他就说了些自己对军中的一些看法,很是坦荡。

而皇帝也颇为赞许他的态度,于是就和气的说了些话,说老臣子才是中流砥柱,也不该太沉寂云云。

这话里的态度值得推敲,张辅就让薛华敏去了一趟方家,找方醒出主意。

方醒想起最近武勋的蛰伏和低沉,就干脆说大摆宴席最好,保证最得陛下的心思。

张辅自己也觉得皇帝有拉武勋来抗衡那些准备结党的文官的意思,得了方醒的意见后就干脆大张旗鼓的操办了起来。

娘舅家要操办酒宴,土豆自然是要来帮衬的。

他还未成年,所以张辅就安排他去招待那些官员。

土豆虽然不和这些官员来往,可书院更大,接触的人更多,让他在接人待物上颇有心得。

所以他充当迎宾倒也合适,主客皆是欢喜。

等他终于有了空闲时,正在陪着几位大佬的张辅却见不得,就令他去外面跟着薛华敏学学。

等土豆去后,杨荣就笑道:“兴和伯倒也舍得把长子扔给你摔打,若是再跟随着你去一趟边关,那就是文武双全了。”

杨荣和几位辅政学士才刚来,这也让张辅吃了定心丸,知道方醒没说错皇帝的心意。

所以他也笑道:“德华历来最怕的就是儿子淘气,只对闺女好,哈哈哈哈!”

方醒宠溺闺女京城有名,所以杨士奇也说道:“摔打儿子倒是应当,老夫就把儿子赶回了老家,免得在京城见惯了繁华,自家却没什么学问,以后难免会为了延续这份繁华而铤而走险。”

杨士奇的儿子被他赶回了老家,此事大家都知道,算是个刚正不阿的典范吧。

金幼孜劝道:“孩子虽然大了,可离得远,到时候无人管教,就怕被人拐带着学坏了,到时候悔之晚矣。”

这是很见交情的劝诫,杨士奇并非是不知好歹的人,就颔首谢过,说道:“家中时常来信,犬子每日在家苦读,虽然愚钝,却也让本官安心了。”

这话说明杨士奇派有人在盯着自己的儿子,所以大家都放心了,就转了话题。

而土豆在大门那里跟着薛华敏接人待物很是劳累,却收获不小。

“那些人你要学会看眼神,正人君子和小人都能看出来。”

稍微得了空闲后,薛华敏就教导着土豆怎么看人。

“看看那人,眼神刻板,这便是许多人说的正人君子的眼神,可你再看看,对,看,他是不是在偷看那边的人,这眼神看着晚上都会做噩梦啊!”

“还有这个,笑嘻嘻的看似和善,可你看他的眼神,浅的很,这就是假笑,见谁都这样。这样的人要小心,免得被他在背后捅一刀还帮他数钱。”

方醒并未刻意教土豆两兄弟怎么识人,只想让他们的年少岁月少些烦恼。

但土豆好歹在书院里和诸多秉性不一的同窗朝夕相处,外加在方醒出远门时还得要以长子的身份接待客人,所以眼力也不差。

此刻听着薛华敏的见解,土豆慢慢在心中印证着自己的一些看法,收获不小。

薛华敏见他沉思,心中就赞叹着方醒把儿子教的极好,虽然许多方面的见识不够,看着也不算聪慧,可学什么都快。

稍后土豆记挂着在后院的母亲和妹妹,就抱歉的请退。

有情有义,做事大方,这样的土豆让薛华敏不禁憧憬着张懋那位小公爷的未来。

土豆先顺着左边进了前院,一路往水榭去,想看看自家老爹喝多了没有。

前方就是那一丛修竹,过去就是水榭。

他脚步匆匆,脸上微微红润。

等他过了这段路后,后面急匆匆的跟来一人。

“前面那小子站住!”

这人一心去追土豆,却不防竹林里走出一个男子。

男子一边系腰带,一边挡住了他的路,打个酒嗝问道:“你追那小子干啥?”

来人冷笑道:“那小子可是英国公府的小厮?在外面迎客,可出门却装作大家子弟,回头我家老爷倒想问问英国公府上的规矩。”

男子一听就愣住了,然后问道:“你家老爷?谁?”

来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男子,见他穿着普通,身上玉佩也没有,喝的醺醺的,看模样刚才分明就是在竹林里撒尿。

来人心中不齿,就说道:“我是泰宁侯府的人。”

陈家在京城好歹也是老牌勋戚,而且北平城还是老侯爷当年监造的呢!所以来人说起自家的名号很是得意。

“赶紧让开路,不然老子让你好看!”

来人见男子低头,以为他是被自家的名号吓住了,就换了称呼,居然自称老子。

“你谁的老子?”

男子抬头,目光淡淡的,就在来人愕然时,一个拳头就冲了过来。

呯!

来人被一拳打倒在地上,顿时就想挣扎着起来。

男子上前一步,一脚就踹在他的肩上。

来人不禁惨叫起来,只希望自己的惨叫能吸引些人来。

确实是有人来了。

一个仆役在后面走来,听到惨叫就抬头见到了这个殴打的场景。

来人喊道:“救命!”

那仆役楞了一下,然后竟然笑了起来,从侧面小路走了。

男子踢累了,就气喘吁吁的道:“滚回去告诉陈钟,小心哪日触霉头。”

来人浑身疼痛的翻滚到边上,然后才爬起来。

男子见他神色阴狠却也不急,拍拍手问道:“陈钟今日来了没有?”

这人居然敢直呼陈钟的名讳,必然是权贵,只是不知道来头大小了。

追土豆的这人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就说道:“我家侯爷今日告病,少爷来了。”

“有趣!”

男子仿佛是遇到了什么值得欢喜的事,笑的很是有些恶趣味的味道,说道:“滚吧。”

……

土豆在后院的外面一些站着,等待里面的消息。

娘舅亲娘舅亲,但此刻人多,土豆也不好进去。

那些丫鬟进出见到了土豆都在捂嘴偷笑,有人甚至还给土豆一个妩媚的眼神,可惜却没得到回报。

少女多情,加之土豆的身份显赫,这些丫鬟只恨自己不是土豆的贴身丫鬟,要不然任凭他再羞涩,也能爬上他的床。

土豆见到了这些羞涩的妩媚,也看到了那些野心,却只是冷漠以对。

在方家不说方醒,就说张淑慧在,那些丫鬟就没有谁敢去爬男主人的床,所以土豆长大后知道别的权贵女人一大堆,而自家老爹只有妻妾三人时,就觉得自家老娘果真是威武霸气。

稍后有丫鬟来传话,却是让土豆进去。

“我?不方便吧?”

土豆能想象到内院此刻的情况,多半是莺莺燕燕的让人头痛。

“夫人说了,都是世交,再说姑爷把着您的婚事,没什么可为难的。”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