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96章 下官是兴和伯的人

第2396章 下官是兴和伯的人

张辅年后就要去视察边墙,而他近些年很少出远门,所以府中有些生疏,难免折腾准备了些日子,缓到初五才开始宴请那些亲戚朋友。

英国公蛰伏多年,一朝得了皇帝的信重,居然去视察边墙。

这个自然算是好消息,所以不少人趁着过年都送了礼物,算是提前烧个热灶。

陈默在礼部任职的时间不短了,可随着方醒南下一趟之后,回来又觉得陌生了些,于是难免要四处钻营一番。

英国公张辅虽然被帝王忌惮,可重要时刻帝王第一个想到的却也是他和有数的那几个重臣。

所以这等武勋若是能巴结上了,以后自然受用不尽。

所以他巴巴的从自己的窖藏里弄出一块形状像是牛的狗头金来,然后吩咐人去买了个好看的锦盒,这才换了官服,急匆匆的骑马去了英国公府。

到了英国公府后,门外接待的管家却不认识他。

陈默在记账先生那里把锦盒放下,然后报了名字和官衔。

“礼部主事陈大人道贺。”

等记账先生记录了礼物之后,有人就喊了一嗓子。

陈默有些失望,他觉得这块狗头金该是宝贝,可那记账先生和收礼物的小厮只是看了一眼,神色不见波动的就收了去。

没眼力见的奴才!

陈默在心中呸了一口,鄙夷了一番堂堂的国公府,却没有一个有眼力的下人,心情渐渐的就好了。

只是他的官职太小,薛华敏等幕僚却没来迎接,只是一个仆役恭谨的带着他进了前院。

哪怕是才将年初,天气寒冷,可国公府中却颇有些花树可供一观。

而小桥流水,亭台水榭更是少不了。

国公府请客自然不能漫无目标,也就是以送礼的人为准,外加一干亲戚朋友。

陈默多年在海外,见多了大海的磅礴和原始森林的幽深,所以难免多看了几眼国公府的温柔景致。

国公府的仆役自然不简单,见陈默东张西望的看风景,就微笑道:“陈大人且放心,到了地方之后,若是想游览一番,自然可以叫人带路,前院除去书房之外,都可一观。”

陈默知道自己有些失礼了,就说道:“本官却是有些好友在,见了面自然要叙叙旧。”

仆役忍不住就偏过脸去笑了笑,心想谁不知道你这位洗澡主事啊!还说好友,你一共在礼部待的时间就那么点,然后就跟着兴和伯出海了,哪来的好友。

不想他短暂的笑意被陈默看见了,陈默就不忿的道:“本官和兴和伯可是多年的交情,你笑什么笑?”

方醒是国公府的姑爷,陈默这话说的理直气壮,可仆役却只是嘴里应承着,面色却有些不虞。

姑爷可是陛下最得用的重臣,你一个小小的洗澡主事,也敢胡乱攀附吗?

他准备带着陈默去了地方后就去把这事禀告给薛华敏,好歹不能让人蒙混过去。

两人话不投机,随后就沉默相对。

好在国公府的景致不错,陈默倒也不寂寞。

才赞完一丛修竹,眼前就出现了水榭。

这湖却是人工湖,湖面无波。

湖边一道栈桥通到水榭,有几个丫鬟正端着木盘过去。

陈默看了一眼里面,却看到了方醒。

和方醒在一起的是徐景昌,还有一个却是前段时间身处弹劾风波中的方政。

带路的仆役瞥了陈默一眼,意思是你不是和我家姑爷多年的交情吗,那还不赶紧打个招呼。

可那边是两个权贵,方政迟早也会封爵。

三位权贵在那边,陈默有些怯了。

仆役忍笑继续带路,陈默悻悻的觉得今日万事不顺,准备明日去庆寿寺请那位高僧明心看看。

想起明心那双仿佛带着神力的眼睛,陈默的心情好了些。

“陈默!”

就在此时,水榭里有人喊了一声。

陈默正在低头想事,闻声看去,顿时那右眉就挑起,只觉得胸中一股子热气上涌。

就在水榭里,方醒正微笑着招手。

那仆役也没想到是这样,等陈默得意的看过来时,就恭谨的道:“小的怠慢了大人,大人请。”

陈默端着脸道:“本官自去了。”

仆役也觉得自己看差了,所以恭谨的应了。

陈默的得意洋洋只是到了栈桥,然后就变老实了。

“见过兴和伯,见过定国公,见过方大人。”

这厮眉眼通透的先向方醒行礼,方政自然没什么意见,可徐景昌却难免有些发酸,就问道:“陈默,西洋使团又来了,你没去陪着他们?”

这话有些尖刻了,但方醒却没管,只是含笑看着陈默应对。

而陈默却非常清楚这里面的道道:徐景昌是看在方醒的面上才和他说话,否则哪会冲着你一个礼部主事发酸!直接无视完事。

所以陈默正色道:“定国公的话下官定然记在心头,只是那些使者经历过了兴和伯指挥的海战,都奉大明为神灵,没敢造次,都很老实,下官这才得闲过来。”

徐景昌不置可否的道:“西洋诸国是大明的藩篱,上次听德华说这些藩篱的作用不大了,你觉得如何?”

徐景昌平日里看着是纨绔,可却不动声色的在为徐家经营。

而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笼络关系。

看到有前途的官员就去结个善缘,等以后对方发达之后,自然是一个助力。

这些权贵家族的算盘方醒门清,但他却没阻拦,甚至在想着陈默要是拜在了徐景昌的门下,那会是什么场面?

他觉得肯定会是逗逼遇到老纨绔,然后成为国朝的开心果,哼哈二将。

这种类似于考教的场面方醒没啥兴趣,就举杯和方政喝酒。

陈默却只是楞了一下,然后就表明了态度,“兴和伯说过不管有没有用,总得要留着,下官深以为然。”

这是正经版的陈默。

可他用方醒来推脱招揽,让徐景昌有些下不去台,就冷冷的道:“你在礼部就学了这些?”

别看徐景昌和方醒相处时一副老纨绔的模样,可当他冷着脸时,权贵的气息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可陈默却挑了挑右眉,那猥琐的气息散发了一下,说道:“国公爷说笑了,下官亏了兴和伯的厚爱才进了礼部,进去也是今日洗澡明日饮酒,我们大人若非是看在兴和伯的面上,怕是早就拿了下官的短处,直接去了官职。”

这话居然是难得的井井有条,而且还委婉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咱可是兴和伯的人,怎么能朝三暮四呢!

徐景昌面色难看,但方醒知道这厮是有些下不去台,却也不安慰,反而是指指桌子上的酒杯。

居然能有幸和这三位大佬一起喝酒?

陈默拿起酒杯就激动的一饮而尽,然后说道:“对不住国公爷了,下官是兴和伯的人。”

“噗!”

方醒一口酒就喷了出去。

“咳咳咳!”

方政也是被呛了一下,然后咳嗽的就像是得了肺痨。

“哈哈哈哈!”

徐景昌突然大笑了起来,他笑的前仰后合,等消停后,就指着陈默对方醒说道:“德华,这是你的人?赶紧带了回家去。”

方醒面色发黑,说道:“揪着个错处有什么意思?来吧,喝酒,看谁先倒!”

徐景昌被陈默下了面子,可方醒却隐隐有护住陈默的意思,所以心中不爽,就举杯和方醒邀饮。

而陈默却只是在边上憨笑着,专门为他们斟酒,却也不觉得谄媚。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