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95章 少年心事

第2395章 少年心事

有贡院就会有文庙。

过年期间文庙依旧是香火鼎盛,无数读书人或是他们的家人在虔诚的祈祷着。

香火的味道从里面传出来,冯霖觉得不好闻,但却对读书人有着本能的敬畏。

“你考中秀才了吗?”

冯霖觉得土豆肯定是读书不成的,而原因很简单,但凡是读书有成的,都不可能会拳脚。

“我上次见过一个读书人,还是举人,被人一吓就面色惨白,你肯定是想进武学吧?”

“武学也好,他们说进去了就是天子门生,泰宁侯肯定就不敢动你。”

包子脸的女孩在嘀咕着,神色渐渐平和,甚至有些雀跃。

“你以后多立功,说不准能封爵呢!到时候泰宁侯见到你还得行礼……呀!想想都觉得解气。”

女孩的包子脸都笑开了,那眼睛微微眯着,那笑意都在眼里,仿佛包不住,就要满溢出来。

土豆看了一眼,然后就偏头过去,说道:“嗯,我会立功。”

他并不喜欢兴和伯这个爵位,不,不是不喜欢,只是不愿意。

兴和伯这个爵位历经三朝,上面铺满了战功和文教功德,以及无数圣眷。

他不愿意坐在上面享受,而且自家老爹身体康健,他难道要在父亲的羽翼下安心的活几十年?

少年心事总是这般无头无尾。

土豆见前方就是冯家,就止步道:“你回去吧。”

冯霖脸上的欢快一下就消散了,土豆微微皱眉,说道:“他家被我吓住了,在没弄清我的底细之前,必然不敢来你家拿人,放心好了。”

冯霖欲言又止,最后说道:“是我连累了你,你要不……”

她没办法了,而且土豆是个男的,也不能带回家去藏着。

土豆见她一脸愁色,就说道:“你快进去,不然拖久了,我担心陈家的人会跟来。”

冯霖一听就急了。

她急匆匆的道:“你记得别出城,要被抓住就说是我干的,然后喊冤。”

土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冯霖三步一回头的往家里去,土豆一直目送着她进家。

他牵马转身,目光由近及远的搜索着,却没看到有人盯着自己。

咦!奇怪了。

土豆觉得陈家不该这么反应迟钝。

从事发到现在,按理陈钟早该得了消息。不管他有多大的胸襟,按照土豆对一般勋戚的了解,这等事他们会不管对错,一定要让那人好看。

可人呢?

陈家肯定还有一些当年老侯爷留下来的家丁,这些家丁都是沙场好手,跟踪一个人不在话下。

他缓缓而行,一路仔细搜索着。

等到了城门处时,他略微有些紧张。

可一直出了城门之后都没看到可疑的人,土豆真的是懵了。

他一路到了家,心中狐疑的在见父母时就隐蔽的观察了一番。

方醒很懒,被无忧拉着衣袖央求着,说是要吃上次做的豌豆粉。

那豌豆粉就是方醒弄出来的,用面粉般的东西做成一盆,然后用刮子刮成面条般粗细的粉条子,加些调料凉拌,很美味。

方醒却不大想弄,但是被闺女这么一央求拉扯,心中一软,就收了懒筋,说道:“好好好,晚些就做,到时候咱爷俩躲着吃。”

他这一逗乐,土豆心中就释疑了。

可无忧却不乐的道:“爹,要一起吃,娘,二娘,大哥二哥都要吃,还有城里的姨娘和弟弟也没吃呢。”

方醒一听就欢喜的道:“我闺女就是大气大方,哈哈哈哈!”

土豆心中有事,就逗趣道:“爹,妹妹做事从不藏私,连宫中的二位娘娘都夸赞呢。”

“哎呀!大哥别说啦!”

无忧被说的脸蛋微红,有些不好意思,但却又有些许小骄傲和小得意在里面,让方醒见了爱煞。

但他随即就收了欢喜,说道:“你妹妹进宫只是去找端端玩耍。”

土豆心中一凛,知道父亲从未把妹妹的未来偏向宫中一点。

宫中冷情,宫中博爱,这是方醒无法忍受的。

想到自家的小棉袄被接进了宫中,哪怕是将成为皇后,方醒依旧是不能忍。

不过无忧比玉米大几岁,压根就不可能。

想到这里,方醒把几种磋磨学生的手段都暂时放下,然后带着闺女去做豌豆粉。

土豆回了自己的地方。这是一座小院,很小,是方醒令人隔出来的。

不过院子虽然小,却被布置的井井有条,花草树木都有,甚至还有一个小小的池子。

池子里有几条鱼,土豆随后撒了些鱼食进去,然后也不管鱼儿吃不吃,就坐在池子边上发呆。

“大哥!”

他一直在呆呆的想着心事,连平安进来都不知道。

他哦了一声,然后继续想陈钟会不会令人去找冯家的麻烦。

平安见他的模样就知道有事,就坐在他的身边问道:“大哥,是不是那画师被拿住了?”

土豆摇摇头道:“不是,只是那画师和陈家闹翻了。”

平安有些意外,他觉得自己的大哥不该是这等冲动和莽撞的人。

“大哥,你可露了自己的身份?”

土豆摇摇头,以手托腮,茫然的看着院墙,说道:“没有,可陈家却没人追踪,很奇怪。”

平安也觉得很奇怪,“大哥,要是你真没露身份,能全须全尾的回来就奇怪了。”

“我不是促织。”

土豆没好气的道:“我也觉得奇怪,难道是陈家觉得自己理亏了?”

平安笑了一声,说道:“大哥,勋戚里面如咱们家这般低调的可还有?哪怕是舅舅家也时有下人欺压百姓的事传出来。而陈家可是武勋,哪会理会什么道理。”

武勋最不讲理,连张辅家的下人都是如此。这也算是一脉相承。若是太过讲理,难免有人说这是在养望。

所以以前和以后都少不了那些大人物自污,借此来表明自己并无野心。而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出征后三番两次向秦皇索要田地的王翦。

土豆有些忧愁的道:“我想去探一探。”

平安虽然不知道他为啥会和泰宁侯闹腾,可却有些担忧:“大哥,今日可动手了?”

等土豆点头后,平安就一巴掌拍在他的肩上。

土豆哎哟了一声,正准备收拾这个弟弟,旋即想到了他的用意,就没好气的道:“我没受伤。”

平安这才放心,就想了想,说道:“陈家不怎么有圣眷,和咱们家比差远了,大哥你又不愿意露出名号,这事儿怕是还有手尾,那画师可跑了?”

得罪了权贵,小小的一个画师不跑还等死啊!

土豆却只是摇头。

“大哥,你难道把事情都揽在自己的头上了?”

土豆还是点头,平安啧啧称奇的道:“大哥,是谁让你这般大包大揽的?难道是女人?”

土豆从差点把自家的童子身丢在秦楼那些女人的身上之后,张淑慧就换了他身边的丫鬟,把原先一个长得漂亮的配给了仆役。

所以平安觉得他是不是想和父母置气,干脆去外面找了个女人。

土豆说道:“没有的事,此事……我占理,大不了最后表明身份,看那陈钟敢不敢再动手。”

平安赞同道:“对,咱们就是要能伸能屈,就算是到时候被爹打一顿,可也好过被外人欺负。”

土豆点点头,心中却把这个念头丢到了天边。

他压根就没有和父母通气的意思,只想和一个勇士般的,单枪匹马去解决此事。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