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92章 冲冠一怒

第2392章 冲冠一怒

“不好连累你,你要不就去外面吧,要是他们动手,你就去我家给我爹说说,让他去找城外的兴和伯。”

冯霖最终还是没答应,却说了一番让土豆都意外的话。

土豆问道:“为何要找兴和伯?”

冯霖看傻子般的看着他,说道:“他们都说兴和伯和这些权贵不对付,而且也不怕他们。你想想,大理寺肯定不敢接这些权贵的状纸,可兴和伯敢啊!上次不是说兴和伯正想为陛下收拾几个权贵吗?”

“那你现在去找啊!”

土豆觉得这姑娘怕是对自家老爹的性子不大了解,以为谁都能上门求事。

可他却觉得心中更欢喜了,巴不得冯霖去方家庄。

冯霖叹息一声,说道:“那是权贵啊!一般谁搭理咱们,只能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去试试,成了就好,不成就认命。”

见土豆还是不解,冯霖说道:“这是隔壁李叔以前说的话,李叔以前出去做过生意,见识多呢!”

听着她压低后显得有些糯糯的声音,土豆不知怎地就冲动了一下,说道:“那我去帮你问问吧。”

冯霖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什么都不懂,蜜水里泡大的吧?走啦!”

她背着个包袱,长长的,大概就是那幅画。

这时斜对面的角门打开了,那个脑门上紫了一块的仆役陈二出来了。

他惬意的打个哈欠,还伸了个懒腰,然后就看到了两双眼睛。

一双苦大仇深,一双冷冷的。

苦大仇深的是冯霖,这没问题,任你再牛,到了这里可就由不得你了。

而冷冷的那双眼睛却是土豆的,土豆是骤然抬头看过来,那眼神从温和一下转到冷漠,却生硬了些,像是杀气腾腾。

陈二被这眼神吓了一下,然后正做着扩胸动作的他一下就被憋到了。

“哎哟!”

岔到气很难受,动一下就疼一下。

陈二一声叫疼,里面又出来一个仆役,见状就怒道:“大胆!可是你动的手?”

他指着土豆问话,冯霖却挡在土豆的身前说道:“是他自己岔了气,咱们还离老远呢!”

“陈二?”

后面出来的仆役知道陈二的心思,可他是奴籍,而冯霖可是良民,怎肯嫁给奴才,哪怕是泰宁侯的奴才也不成啊!

大明的户籍现在有些松动的迹象,军户首先改动,据说以后还要清理奴籍。

可奴籍大多是依靠着主家度日,一旦被清理出去怎么活?

就像是守门的陈二,离了泰宁侯府,不会种地的他真不知道去干啥。

陈二的手举在半空,一往下放就疼。

他龇牙咧嘴的道:“小华,就是那小子动的手,还是偷袭。”

后面出来的仆役一听就怒了,大步走了过去,伸手就去扒拉挡在前面的冯霖。

冯霖知道今天怕是无法善了了,她正准备拍开那只手,身后的肩膀却被人一拨,不由自己的就向左边走了两步。

她心中一惊,担心土豆被打,就喊道:“是我打的!”

她边说边侧身,刚转过来,就见到土豆腾空飞起一脚。

他穿着青衫,身体陡然跃起,左腿在前,身体倾斜着几乎和地面平行,姿态舒展。

这一刻他忘记了辛老七当年的教导,什么腿不过膝,此刻他觉得浑身的力气没处发泄,不这么踢一脚,估摸着会憋出病来。

如果这个小华是个高手的话,土豆顷刻就是扑街的命。

哪怕这小华不是高手,可只要经常打几架,土豆的这一腿都讨不了好,多半要倒霉。

可泰宁侯府的看门仆役哪来的机会打架,如今大明四海升平,陈钟更不可能吃饱撑的去找高手来看门。

再说陈钟自觉自家在外面没啥仇人,压根就不慌,只管安稳度日罢了。

所以就在冯霖那惊讶的目光中,土豆这一腿结结实实的踢在小华的脸上。

小华甚至都来不及惨叫一声,就噗通倒地,身体抽搐一下就安静了。

陈二忘记了自己肋下岔气的事儿,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而冯霖的第一反应就是冲着土豆喊道:“快跑!”

陈家不认识土豆,而且只是打死了看门的仆役,只要他跑了,说不定能隐姓埋名一辈子呢!

土豆落地时为了潇洒就忘记了辛老七教的缓冲,膝盖处一阵震动,然后发热。

他正准备说不碍事,那小华没死,可冯霖却冲着冒出不少人来的角门喊道:“是他先动的手!”

瞬间土豆就傻眼了。

“打死人了!”

陈二到现在才缓过神来,下意识的就惨叫了一声。

冲出来的几个仆役见状都傻眼了,然后有人喊道:“拿住那个小子!”

“还有冯霖,她带人来打死了小华!”

陈二一下就想起了此事是自己和冯霖闹腾出来的,要是侯爷要找麻烦,好歹他也能把罪名都推到冯霖的头上去。

至于以前对冯霖的喜欢,在危机面前都化作了乌有。

“你快跑啊!”

冯霖觉得土豆就是个傻子,呆呆的帮自己打人,又呆呆的不知道逃跑。

“他只是晕过去了。”

土豆皱眉道:“他被踢中了下巴,震荡到了大脑,晕过去了。”

那几个仆役本就担心土豆是个高手而不敢出手,此时就有人过来蹲下,仔细摸着脉搏和心跳,最后还掐了一把人中。

“哎哟!”

小华被掐醒了,见到土豆竟然就在前方站着,就猛的想起来,然后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又重重的落了回去。

没死啊!

有人叹息一声,觉得可惜。

任何地方都有争斗,而看大门也算是一个清闲的肥差,所以难免有人在盯着这个位置。

“管家来了,都让开!”

角门处一阵嘈杂,侯府的管家出来了。

偌大的侯府,管家自然不止一个,这位就是管着些采买的管家,连冯有为的画都是他在交接。

冯霖没想到土豆是个傻的,就过来低声道:“晚些你就说人是我打的,不,我打不了,你就别说话,我来说。”

说完她见土豆只是呆呆的,就嗔道:“听见没有?”

土豆点头道:“好。”

这就是个傻子啊!

冯霖心中叹息,然后就迎了过去。

她解开包袱,拿出那幅画来,说道:“陈管家,小女送来了画,并未误期。”

管家的眼睛眯着,丝丝冷色外露。

他冷冷的道:“我侯府难道是乡下地方?居然敢动手打人,谁家的?说话!”

冯霖说道:“是小女打的。他过来动手动脚,小女就踢了他一脚,把他踢倒了摔在地上晕了。”

管家冷笑道:“冯霖,本来此事就此作罢,可打了咱们府上的人,你带来的这人就准备进大牢吧。”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