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391章 少男少女不知愁

第2391章 少男少女不知愁

土豆没叫家丁跟着,他去禀告了方醒和张淑慧,说是进城寻同窗说话。

这年头没什么娱乐活动,所以朋友就是必需品。

方醒和张淑慧都同意了,等土豆走后,张淑慧就让方醒派人去跟着。

方醒没答应也没拒绝,说道:“这事你别管。”

张淑慧才将哄了无忧午睡,闻言就嘟囔道:“是啊!妾身都老了,傻了,最好什么事都别管。”

方醒把身体扔在躺椅里,吱呀声中,懒洋洋的道:“咱俩不是近亲,土豆傻不了。”

张淑慧呸了一口,说道:“夫君,土豆可是渐渐大了,就怕他认识了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到时候跟着学了一身的习气,那可难改。那些败家子可都是这么过来的。”

说完她觉得兆头不好,就不好意思的道:“咱们土豆必然不会的。”

可等她侧身一看,顿时被气得不行。

屋外寒风劲吹,屋里烧了个铁炉子温暖如春。

炉子上有个水壶,水壶里的水微微开着,水汽渺渺。

而方醒就躺在躺椅里睡着了,神色安泰。

一室寂静。

……

从初一到十五,京城几乎是金吾不禁,连五城兵马司的人都会对许多事情睁只眼闭只眼。

所以一年里最自由和欢乐的时刻就是现在。

城中人流不绝,那些大姑娘也出门了。她们结伴走在街边,往往对面就是一群年轻男子。

“小芸,这边有刚出锅的锅贴,要吃吗?”

一个穿着灰色新衣的年轻人冲着左边的那群大姑娘喊道。

那群大姑娘都发出一阵谑笑,然后一个女孩被推了出来。

“你们自己去吃吧,我们先走了。”

两帮子人都笑着走了,留下了这对年轻男女。

土豆在看着,他看到那个女孩低着头,脚步缓慢。

而那个年轻男子也有些难为情,但还是走了过去。

两人低着头说了些什么,然后一起去了右边的小店里吃锅贴。

土豆牵着马从这家小店走过,看到那个年轻男子在殷勤的找来了抹布擦桌椅,然后才让女孩坐下。

女孩娇羞,始终低着头。

年轻男子不时看女孩一眼,然后又快速的把目光转移过去。

寒风依旧在吹拂着,但里面夹杂着些许春风。

春天的气息就这么缓缓的夹在寒风里,让人不禁看看路边树木的枝头,想看看新发的芽孢。

可枝头却没有芽孢,依旧萧瑟。

他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去哪边。

左边是去泰宁侯府,右边是去黄华坊。

“爹,那边有糖。”

“好,咱们去看看。”

一对父子从土豆的身边走过,错身而过后,那小子说道:“爹,那人站在街中发呆呢,是傻子吗?”

“别胡说,估摸着是寻人不遇吧。”

寻人?

土豆看看右边,最终还是去了左边。

渐渐看到了那个巷子口,这一条巷子都是泰宁侯府的。

土豆牵着马进去,一直到了大门处。

过年期间大门自然是紧闭着,角门也没开,看着冷冷清清的。

斜对面就是前面一家的后门,土豆牵着马过去,就像是在后门等着谁。

这里没有树,感受不到春天。

墙壁上的砖头看着很坚实,缝隙处的黏合也很牢靠。

土豆伸出手指头在砖缝里缓缓划过,心中有些忐忑。

按照昨日的说法,今天冯家必须要把重新画好的画送来,否则泰宁侯府就会找他家的麻烦。

一个权贵找一个画师的麻烦,那真是太看得起冯家了。按照双方实力的巨大差距来说,陈家只需一个家奴出面,就能让冯家彻底完蛋。

土豆想起了那天那个仆役调戏冯霖的话,然后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那张包子脸。

无忧也是包子脸,土豆见了妹妹就欢喜,也跟着方醒宠溺。

可那是妹妹,而冯霖……

而且一般人的包子脸到十岁左右就该消散了,可冯霖却还是这样。

这是什么缘故呢?

土豆一边扣着砖缝,一边钻牛角尖的想着这个问题。

“你要挖别人家的墙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土豆止住了扣砖缝的动作,他的脸上全是欢喜,然后又极力的收了,做出一副诚恳老实的嘴脸来,这才回身。

身后的冯霖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褙子,双手负在身后,歪着脑袋,那包子脸上全是好奇。

等看到挖别人家墙角的居然是土豆时,冯霖就皱皱鼻子,说道:“又是你,你来这里干嘛?赶紧走,不然泰宁侯府的人打死你。”

这是心善啊!

土豆心中欢喜,就偷瞟了冯霖一眼,正好被她的大眼睛瞪了一下,就低下头,说道:“我……我只是路过,他们要是敢动手,我练过的,能帮忙。”

“你练过的?你练过什么?”

冯霖以为土豆是贪了那幅被污的画后心中不安,这才来这里窥探,就好声好气的说话。

土豆抬头,面色看着正常,可若是有人站在他的身后,就会发现他的脖子后面都红了。

“我……我练过拳脚,一般两三人都不怕。”

说到这个,土豆一脸的自信。

少年人总是喜欢自夸,特别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一分本事也要夸成十分。

这只是本能。

冯霖狐疑的看着他,说道:“这是我的事,你赶紧走。”

土豆一听就急了,说道:“这可是泰宁侯府,而且你家大人怎么没来?让你一个弱女子去和他们交涉,那可是羊入虎口啊!”

冯霖的神色一下就冷了下去,她终究是还不大,能看出那股子委屈的神色来。

“不能说,他们只是说了不给画就赔钱。”

“赔钱?”

土豆好歹也是权贵的儿子,对这些手法多多少少知道些,就说道:“哎!堂堂侯府哪会差那点钱了,再说若是你们常来这边送画,也不该这般限期一日,可见他们是蓄意的,想要对你或是你家下手呢!”

冯霖听了眼睛眨巴几下,看着有些心慌的样子。

但转眼她就鼓起腮帮说道:“这是大白天呢!难道他们还敢强抢民女不成?我只要喊一声,泰宁侯府就要臭名声了,好了,你赶紧走吧。”

土豆哪里肯走,来之前他以为今天会是冯霖的父亲出面,可没想到居然是冯霖自己,可见她是回家撒谎了,没把事情的严重性说出来。

他说道:“我认识个人,就在泰宁侯府里做事,一会儿我看看,如果他们要不讲道理,我就说说那人的名头,看看能不能压下去。”

“真的?”

冯霖又微微歪着脑袋看着土豆,眼神中带着探究。

土豆诚恳的道:“真的,那人当初还和我有些亲近。”

是很亲近,不过是跟着泰宁侯府的人去书院想报名,结果说要考试就不干了,想发飙,土豆就出面呵斥,算是亲近吧。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